韩湘子十二度韩愈(12)金銮殿上显神迹
2016-11-18


韩湘祈来大雪,唐宪宗龙心大悦,要封赏湘子。韩湘进殿面君,只见他既不高呼万岁,也不跪拜,立在金銮殿上,不行君臣之礼。宪宗怒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为天下之主,上自卿相臣僚,下至苍黎黔赤,见到朕无不嵩呼拜跪。你只不过一个游方道人,生养在我大唐境内,怎敢如此无礼!”
韩湘说道:“贫道身住阆苑蓬莱,不居王土;口吸日月精华,不食人间烟火。我不求闻达,不恋名利,既不是天子的臣民,也不是诸侯的朋友,陛下为何还要贫道嵩呼祝拜,行这人间俗礼呢?”

宪宗说:“你在天坛祈雪,庵观栖身,而今又站在金銮殿上,怎么能说不居于王土?”湘子笑说:“要贫道不立在地上,这有何难?”韩湘挥手一招,霎时飘来一朵彩云捧住了韩湘,湘子腾空而起,对皇上说道:“请问陛下,贫道还是你的王臣吗?”宪宗见湘子站在虚空说话,顿时惊得面如土色。急忙走下龙床,招呼湘子:“师父请下来,朕愿意做你的弟子。”

韩愈见状连忙奏道:“陛下,这道童也只是施了一点法术,就来惑世欺民。料他也不是什么真仙。陛下对他执弟子之礼,岂不是长他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宪宗说:“想我大唐大旱两年,万物焦枯,幸得他祈来大雪。朕适才出言不恭,看他立于虚空,若非神仙,如何能有这般手段?”

韩愈说:“久旱必有雨,这是天道之常。想必是这道童略晓天时,乘势占了先机,凑巧罢了。这腾云驾雾,想必也不过是障眼法,现在取些猪狗秽血往他身上一洒,这道童马上就会跌下来,有什么稀奇的?”宪宗一听,立刻呵止了他:“爱卿,朕自有处分,你且下去吧!”

被宪宗赶出金銮殿,韩愈羞愧满面,窝著一肚子的火气,愤愤不平地走出大殿。

唐宪宗对韩湘说:“朕想求得长生,应该怎么才能做到?”韩湘说:“想要长生不死,就要抛弃家缘,割舍恩爱,躲进深山穷谷中,朝修暮炼,方得长生不老。陛下乃大唐国君,以四海为家,以万民为子,只要正心诚意修身,足以保护龙体,裨益斯民!”  宪宗说他身体不好,药石也没有疗效,恳求韩湘赐他一粒金丹,以保身体无恙。

韩湘子就又对他说:“陛下日夜泛舟于爱河欲海,早已疲神精散。陛下想借金丹以求补益,这就象以皮囊贮藏黄金,每天拿铁来交换,时日久了,黄金耗尽,而皮囊贮满了铁,这能有什么用处?”韩湘劝谏皇帝,应当清心寡欲,养气存神,日后会有异人来自西土,保圣躬于万祀,绵国祚长久不息。

任凭宪宗苦苦挽留,韩湘还是说完便驾云而去,留下宪宗独自感伤,自叹与神仙无缘。@#

(未完待续)
    来源: 杜若 责编: Sarah

    上一篇: 饿鬼忠告:忏悔必须在活着的时候!(图)

    下一篇: 白居易看见自己的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