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江湖 ── 一个人的深圳细节1

此间的江湖 ── 一个人的深圳细节1

2017-04-27


那是一条江湖气息的街。从罗湖口岸出发,经过国贸区。这条街是这个城市创立之初的最繁华地段。名品街、商贸城、星级酒店,几十年下来,灿烂的灯火和华丽的楼宇,都旧了起来。有一种风情,就这样,沉淀著,渐渐蔓生开来。

深夜里,这条不眠的街,灯红酒绿,车如流水。椰叶、榕树的树影将街遮蔽了一半,密集的食肆、粥店,音乐匣子音响店;24小时超市、药店;鲜艳的水果档,从店里拉出来的电灯泡挂在榕树枝头,照著色彩鲜艳的热带水果;方寸空隙生存著勤勤恳恳的烟纸杂货店,炒干货的档口。巨幅霓虹灯闪烁的广场与酒店,后门口呢?那僻静的消防走道,台阶下,开出两套桌凳的小馄饨店,汤锅腾腾的,升起白蒙蒙的水雾;番薯粥在火上翻滚著香甜的米香,有眉目恬静的老妇人,白净著双手,在小桌边包馄饨。小桌上总是坐著人的,有些食客吃完了也不急著付钱、不急著起身,骑在凳子上,操著乡音在打电话。洗头店晾晒的大白毛巾,挂满一条长长的绳子,有人在洗头发、做头发,吹风机烘烘的吹。食肆里高朋满座,宾客喧哗。一些卖花的孩子,背著手站在水族箱前,弯著腰,眼睛贴在玻璃上,看著水里的鱼虾们 —— 牠们在说著甚么,以老气横秋的童真,妄下判断,互相争执对方给鱼取的名字不对。实在是太晚的时间了,凌晨三点钟、四点钟,这些卖玫瑰花的孩子,握著他们卖不出去的玫瑰花,为追逐顾客而奔走了一天的小胳膊、小腿,齐齐站在大水缸前,观赏鱼、蟹和龙虾。蓝幽幽的光笼罩著他们,强调著这群小东西 —— 这会儿,他们是孩子,有童心的、看鱼的孩子。

常常是清晨,我去茶楼喝早茶。此时的那条街,有著恬静的面目,扫过的街道是乌黑的颜色。清晨的好风吹著勒杜鹃的花,老榕树的枝叶铺盖弥远,此时,也在风里翻起了绿浪,沙沙的响,这也是清晨的。踏进茶楼,绿窗下的桌椅杯盘,一律恬静。光灿灿的水晶顶灯,大红织花地毯,桌上的纯色布幔,沏乌龙茶、沏铁观音的一溜白瓷茶壶。

这茶楼是我来熟了的,找得到我第一日来到这城市时,窗下的桌椅和曾经的心情。然而,茶楼在此间的岁月,有几十载了,是老茶楼了,相当于这条街的土地婆婆罢!我喜欢她的脂浓粉腻,仿佛上了年纪的美人,怎样的妆扮精致,每日里焕然一新,都抹不掉面目间的风霜意,然而,那种有阅历的气场,便是她的魔力。熟门熟路的坐下,靠窗的老桌椅是多少故事的发生地,然而,在一个个孤清的南方清晨,它是我一个人的老朋友。老茶楼里的普洱最是香热、顺口,隔著窗,眺得见罗湖口岸外的青山小小。昨夜繁华里,发生过多少的人间故事?又有多少年的昨夜复昨夜,从此间的岁月里流过?这间茶楼,常常出现在我的小说里。

要过年了的腊月,这条街早早的搭起了长棚,张挂著千万盏红灯笼,花艳艳的彩灯,悬悬浮浮一条街。花市开张:福橘、牡丹、风信子、兰花、桃枝、银柳枝,鲜切的玫瑰、百合、康乃馨;富丽的烫金红字对联、囍福字、年画,一层层金元宝叠上去的黄金阁……在岁末料峭的寒风里,无人经过也灯火辉煌、万紫千红,固若金汤,天荒地老。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