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脱欧谈判准则 欧盟强势通过
2017-05-06

在4月29日一场突显欧盟强硬且团结的特别峰会上,欧洲联盟各国领导人仅用了4分钟的磋商时间,在一分钟时间内一字未改地迅速通过英国脱欧的战略方案— —“英国脱欧谈判准则”。

会上27国领袖一致同意,唯有英国同意保障双方公民权利、支付脱欧费用,以及北爱尔兰重返欧盟等三条件后,欧盟才会启动与英国未来的贸易协定谈判。欧盟同时还在西班牙的游说下,将英属直布罗陀的地位议题直接纳入谈判准则。

谈判首要保障  双方公民权利
欧盟英国脱欧事务首席谈判代表巴尼尔表示,保障生活在海外的450万欧盟与英国公民的权利,是本次谈判中最重要的考量。这其中涉及双方公民于对方领域的教育、就业、居住权及社会保障。他表示:“确保他们作为欧洲公民的权利,长期而言,将是我们这场谈判首轮就要追求的优先任务。”

对此,特丽莎·梅表示,她希望优先处理此事,同时坚持解决方案应互惠互利。这项谈判对英国脱欧后的劳动市场影响颇大,因为在英国的欧洲公民将就此决定是否辞去英国公司职务返回欧洲。

至于英国脱欧所需支付的费用,巴尼尔表示,没有所谓的“脱欧费”,只是要把帐务“算个清楚”。他表示,欧盟以6850亿欧元帮助各地经济及基础建设,这些计划都经过包括英国在内28个国家同意,而今英国既要脱离,这些款项当然要算个清楚。据估算,这些费用高达6百亿欧元。

公民权利与脱欧费用并不是英国脱欧所需面临的最严苛挑战,苏格兰、北爱尔兰,甚至远在西班牙伊比利半岛南端的英国属地直布罗陀等三处领土可能的分裂,才是英国至为头疼的议题。

西班牙推波 苏独再起
苏格兰独派虽在前次独立公投败下阵来,但在英国提前大选的诱因下,再次蠢动。特丽莎·梅虽坚持不再办理公投,但大选的结果,才是决定与否的关键。不想被英国拖著离开欧盟的苏格兰首席部长斯特金在今年3月表示,预计在2017年底至2018年间争取第二次脱英独立公投,当时的民调显示,支持苏格兰独立的比例达46%,不但超过2012年发起独立公投时的23%,更创下自1999年来的新高。

至于当初为避免加泰罗尼亚省拉高独立姿态,而坚决反对苏格兰独立并加入欧盟的西班牙,此番却来个发夹弯的大转变,表示若苏格兰合法独立成功,将不会阻挡苏格兰加入欧盟。而值得玩味的是,西班牙同时成功说服欧盟当局,将300年来自始想收回的南部英属直布罗陀议题,纳入了谈判准则。

英属直布罗陀     恐遭西国染指
据BBC报导,准则中表明,谈判所做出的任何涉及直布罗陀的决定都必须得到西班牙政府的同意。具体内容是,“在英国脱离欧盟之后,欧盟和英国之间达成的任何协议在未经西班牙和英国共同认可的情况下都不适用于直布罗陀”。这形同强迫直布罗陀变成脱欧谈判对象。直布罗陀位在西班牙南端,紧邻直布罗陀海峡,为地中海连接大西洋的出口,1713年割让给英国。

在英国脱欧公投中,直布罗陀96%的选民选择留在欧盟。英国前外交大臣斯特劳表示,留欧,该属地的决定权在英国手中,一旦脱欧,命运就操在27国的欧盟领袖手中。虽说西班牙要让3万2千名该区的英国公民对其归属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两年的谈判过程变数太多,谁也说不准。

西班牙与欧盟的手段,让英国至为不满,英国前保守党领袖霍华德勋爵甚至发表强硬谈话表示,英国愿意以35年前保卫福克兰群岛的方式保卫直布罗陀。1982年,阿根廷派兵占领英属福克兰群岛,铁娘子撒切尔夫人下令出兵,远赴千里之外的福克兰驱逐阿根廷部队,收复失土。在那场战争中有655名阿根廷军人和255名英国军人丧生。

直布罗陀地方政府首席部长皮卡尔多表示,直布罗陀不该成为英国脱欧谈判的筹码,“直布罗陀属于直布罗陀人,我们愿意留在英国”。他同时向图克斯提出要求,从谈判指导中去除有关直布罗陀的内容。不过分析指出,这根本上是欧盟对苏格兰可能独立的未来预作铺路的前提下,与西班牙所达成的交换条件,图克斯未必搭理皮卡尔多的要求。

英国或欧盟 北爱难分舍
紧接者,将会是面临北爱尔兰出走的议题。欧盟29日公布的正式谈判准则明文规定,如果北爱尔兰之后选择与已是欧盟成员国的爱尔兰统一,北爱尔兰能够直接成为欧盟的一部分。这无疑是鼓励北爱脱离英国与爱尔兰互结连理,为英国脱欧再添一道难题。

不过这也不全怪欧盟,因为早在1998年,英国、爱尔兰和北爱尔兰各党派历经协商后,英国与北爱达成协议,在耶稣受难日那天签订了所谓的《受难日协议》(原名:贝尔法斯特协议),让北爱公民在未来有权利举办公投,以决定自己未来的地位。同时,欧盟当初为了德国统一议题,订下《东德条款》,让合并后的东德自动成为欧盟一部分。“英国脱欧谈判准则”的北爱条款,就是根据这两则协定而来,就连英国也不得不接受此一现实。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就致函北爱亲欧政党表明,后续北爱一旦与爱尔兰统一,加入欧盟一事,理当由欧盟议决。

北爱民众虽并不是那么热衷于统一,但主张留欧为多数。北爱尔兰去年9月民调显示,有63%当地人倾向留英,可却有近六成主张留欧。今年3月初,主张统一并留欧的新芬党才在投票率破30年纪录的北爱议会选举中夺下第二大党地位,仅差亲英的第一大党“民主统一党”(DUP)一席,也因此让北爱出走议题变得格外醒目,而新芬党也正挟此优势鼓吹尽速办理北爱与爱尔兰统一公投。

工党盘势趋坚    特丽莎·梅未必获利                
英国前首相卡梅伦的脱欧公投政治盘算不但失策,恐还让英国输个彻底,甚至要将一个国家搞到分崩离析。如今保守党特丽莎·梅为获得举国支持脱欧谈判的政治筹码,挟保守党高人气提前6月大选,看似精明,却未必挡得住政治现实。扬言杯葛特丽莎·梅脱欧谈判到底的工党民调,目前已突破30%,双方差距已经缩小至11%。而值此之际,早已退出英国政坛的前首相布莱尔(Tony Blair)5月1日投下震撼弹表示,为了对抗脱欧,他决定重新投入国内政治。

布莱尔表示,欧盟脱欧协议渐渐明朗之后,选民应该要有机会改变心意。据中央社引述他对《每日镜报》的说法:“英国脱欧这件事,给了我直接参与政治的动力。”、“你必须弄脏手,而我会这么做。”这位热衷欧洲、曾在1997年连续担任10年首相的英国前工党党魁表示,他知道宣告重回政坛,大家必定会极力批评,但他愿意这么做。

布莱尔的魅力是否依旧,要看后续民调才能有所评判,但清楚的是,特丽莎·梅的政治前途势将面临严峻的考验。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韩国复兴汉字 中国尴尬

    下一篇: 修宪公投后 土国逮捕异议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