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媒体集体失准说起
2017-02-02

文/欧篷尔


「You are fake news.」「CNN的所有人都是骗子,你应该感到羞耻。」这是大选前川普对一边倒的支持希拉当选总统的主流媒体的论断。昔日被媒体嘲笑的川普,今天是正宗民选的美国总统!令世界多少政客名流跌破眼镜!美国主流媒体的集体失准,亦堪称尴尬之极。

倾斜的媒体
早前曝出「希拉一来就又要谈人权问题、又要谈高智晟问题,还向我们要一万个亿。我们清楚她要什幺,出手就给了八千亿。那女人拿到钱后,第二天,什幺人权问题高智晟问题,连提都不提了。」近日又曝出希拉出卖盟友,默许他人吞并台湾……也许还有更多没有曝出的桌子底下的政治交易。

然而,在川普与希拉竞争总统的赛事全程中,美国主流媒体这些关于希拉的负面消息只字不提。而对于川普,各种负面消息像流行病一样在报纸广播电视中蔓延。

为什幺老是看川普的明疤,却不敢揭希拉莉的暗疮?当自由的媒体们,以统一的角度倾斜,发出的统一的声音,不免令人感到诡异。

「似乎你看到了许多报纸,其实你只看到了一种报纸;似乎你听到了无数声音,其实你只听到了一种声音;似乎你想到了无数,其实他们只给你一个。如果需要,他们会把所有人改造成一种人,他们拥有这种强大的力量。」这是中国女作家张抗抗对媒体被政治操纵的现实描述,用来形容这次美国主流媒体在大选报导中的表现,似乎也不为过。

是反省 还是开脱
大选后,川普胜出,媒体失准,面对尴尬,《华盛顿邮报》玛格丽特·沙利文说:「媒体很固执,从不相信美国可以接受一个嘲弄残疾人、性骚扰女性、有厌女症、种族主义、反犹太人的总统,就一厢情愿认为这不会发生。」「因为记者大多有高学历,有本科或硕士毕业的学历,居住在华盛顿、纽约这样的大城市,或是民主党根据地――西岸,所以记者对于大选的感知出现了局限性。」

与其说是反省,毋宁说是一种开脱。而这样的开脱并未消减尴尬。

《纽约时报》看起来要比《华盛顿邮报》更坦诚些,因为《纽约时报》Jim Rutenburg说了一句大实话:「我们已不再是记者,而成了啦啦队长。」这句话道出了一个令人担忧的现实:主流媒体正在忘却作为媒体,当为正义发声的「独立」精神。

自由媒体的「昔非今比」
在自由的美国,媒体拥有「无冕之王」的美誉,是因为美国的自由与正义,乃是来自昔日媒体之贡献!《华盛顿邮报》从不畏权力的黑暗中崛起,CNN从枪林弹雨中冲出……美国新闻界不乏为揭露真相舍身取义之举,媒体正义不只是在简单的体现民意,而是用真相在领引民意!

然而,媒体的自由公正没有按即定轨道越发进步,而是每况愈下的「昔非今比」。

我们看到,当政治随道德的堕落而堕落时,在自由民主的表象下,政府可以与没有人权的国家进行贸易,放纵企业到迫害信仰的国家投资,以牺牲道义换取经济利益视而不见。而在美国本土,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学校男女同厕之强制法,亦假自由之名,实则违背人伦天理。对于这些,主流媒体的鞭鞑力度如同轻描淡写。对于中共迫害信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虽然美参众两院的正义之士屡次呼吁停止迫害,惩治元凶,但主流媒体的发声却微弱无力,甚至装聋作哑。而此次美总统大选,主流媒体伪造民意,一边倒向希拉,是因为被政客所迷惑,还是已沦为政客的工具?

人们不禁怀疑昔日客观独立、正义敢言之媒体精神今天还剩多少?甚至更为直接的断言说,「这显示传统媒体已经日落西山,不再代表民意」、「如果不是受益于互联网社交群自由信息的传播,今天在台上的就是希拉而不是川普」、「媒体控制总统选举已有时日」

媒体监督总统 神在监督媒体
美国人民一直自豪的认为美国是神眷属的国家,在她短短两百多年的历史上出现了不少伟大的总统,他们追求真理与正义,为世界人民开创了民主、平等、自由的时代,媒体在每一次总统选举中都扮演体现民意的正面角色,而这一次似乎显示媒体和政客沆瀣一气了!

也许,川普确如此前主流媒体们所描述的,具有种种人性弱点,然而,老天最终选择了川普,不是因为喜欢他的人性弱点,而是因为更不喜欢违背道义的「骗子」,唯利是图的「政客」。

同样,媒体会被神选择,受到神的青睐,不是因为媒体没有弱点,而是因为媒体能够坚守最基本的道德正义。当主流媒体们渐渐丧失媒体所应秉持的传统的道义时,就会渐渐失去政治的敏感度精准的判断力。没有神的眷顾,如何能长保「无冕之王」的荣耀?
  
从大选结果看这真是一次神对美国的保佑。与其说是大选结果给了媒体一次教训,不如说是神伸出了手,摘下自由媒体昔日的桂冠。这里无意反对《华盛顿邮报》记者对做美国总统个人品行的要求,但是不要忘记,媒体在监督着社会的时候,神也在监督着媒体,只有回归正义的立场,从道德良知出发,坚守公正与客观,才能得到神的认可,保持正确的方向,从新获得民心。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塞申斯在参院司法委员会表决中险胜

    下一篇: 蒂勒森宣誓就任美国国务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