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打散四大集团 为何仍面临巨大难题
2016-08-21


习近平上台后,以反腐“打虎”名义打掉了江系盘踞在中共党政军各系统的“团团伙伙”,令既得利益者受到极大冲击。有评论文章称,习近平通过反腐打散了中共官场四大集团的势力,但他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分析认为,不放弃中共体制就不可能解决中共官场的难题。

到目前,现当局反腐“打虎”已拿下逾百个中共副省部级高官,其中大多为江派高官。陆媒曾报导,“十八大”以来查处的省部级及以上官员中,其背后多有一帮官员与之有利益勾连,形成“帮派”、“团伙”。如“秘书帮”、“石油系”等。

去年10月,习近平当局公布的“纪律处分条例”提到“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培植私人势力或者通过搞利益交换、为自己营造声势等活动捞取政治资本的”必被严惩。

习、王上台后,打掉了江泽民集团的“新四人帮”、“四川帮”、“秘书帮”、“石油帮”、“政法帮”、“天津帮”、“吉林帮”及军内“瓦房店帮”等。

海外自由亚洲电台今年8月19日胡少江的评论文章,分析了习近平反腐取得的成绩和现在仍旧面临的难题。

文章说,习近平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地打散中共政治体系中的四大集团,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这四大集团是:以重庆为据点的太子系政治左翼;在江泽民时期开始形成的职业官僚集团;共青团帮;再加上以腐败的职业军人为核心的武装势力。

文章称,政治官僚和职业行政官僚是不分家的,政治官僚往往是由职业行政官僚成长而成。而在那些职业行政官僚们看来,代表他们利益的政治官僚的倒台,不仅失去靠山,还直接威胁他们的利益。因此,这些中共官员们对习近平改变的游戏规则进行反抗。

文章认为,被反腐运动拿掉的只是中共高层政治官员,而各种行政管理层面的职业官员是无法在短期内全部拿掉。因此,这些中共官员们的的消极怠工,对中国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构成新的威胁。

另据报导,早在去年9月,李克强曾在中共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称,要把官员能上能下机制与督查结果衔接,用问责利器祛除不作为的“病症”,让不作为的“太平官”混不下去。并指要加大督查力度,坚决清理懒政、怠政等不作为行为。

对于大量中共官员懒政怠政现象原因何在?大陆财新网曾援引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的话称,特别是中间层的官员大量出现懒政怠政和不作为现象,部分原因在于在中央出台“八项规定”和公务员十五条禁令后,他们原来的很多“灰色收入”和“隐形福利”减少了。

许耀桐称,很多官员觉得油水少了,多办事多跑项目得不到原来那么多好处,甚至还吃亏,所以就没积极性了。而以前多办一件事还可以多收个红包,别人会请吃饭,现在没有了,就能拖则拖,能不干就不干了。

许耀桐还称,中共国务院通过开展大督查的方式,通过审计和监督的途径,来发现和处置官员懒政怠政和不作为问题,虽能起到一定治理效果,但要彻底解决这些不作为问题很难。

在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掌权时期,以“贪官治国”,整个官场腐败成性,中共官员买官、卖官、索贿、受贿、官商勾结等贪腐行为遍地。而国有资源又被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几大权力家族瓜分。

然而,整个中共官场习惯于贪腐多年之后,突然要执行习、王的一系列约束自己行为的要求,对那些官员来说,“好日子”没了,又没人真的有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自然会消极怠工。

外界认为,在当局的强力反腐下,江泽民腐败治国的恶果正在显现。

今年7月,前中共党史问题专家、《晚年周恩来》一书作者高文谦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反腐是好的,但治标不治本,没法从制度上改善状况。如果不从制度上解决问题的话,最后也是一场梦。

时政评论人士唐靖远则分析认为,反腐走到今天,习近平和王岐山已经不可能回头,中共体制已经不可能和他和平共存,只有抛弃中共体制,才能迎刃而解所有难题。 
    来源: 古清儿 责编: Kitt

    上一篇: 大陆清查300家私募基金 上海6家私募被监管

    下一篇: 万科回应股权战 王石郁亮罕见缺席中期业绩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