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退欧迫在眉睫 欧洲统一任重道远
2015-07-19
文╱岳超

希腊的债务危机,由7月12日欧元区各国的财长在布鲁塞尔举行会议,讨论是否接受希腊政府提出的新一轮救助计画。然而经过近9小时的激烈谈判,欧元区各国财长就希腊新一轮援助计画达成协议依然没能达成协议,这也意味着建立仅15年的欧元区即将重组。

阻碍各国财长达成一致意见的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希腊的信誉度已毁。7月5日在齐普拉斯政府组织的全民公投中,希腊全民公投否决了国际救助方案,投否定票的希腊公民高达61%。而富有讽刺意味的是,另一项投票结果显示,希腊全民中有75%的国民选择愿意留在欧元区。这两个相互矛盾的结果表明,希腊国民和现任的齐普拉斯左翼政府一样,既希望留在欧元区继续享受欧元区带来的福利,又不想对欧元区德国、法国为首的债权国偿还债务。这是激怒并促使欧元区各成员国不再信任希腊的根本原因。

因此,尽管齐普拉斯政府在7月3日向欧元区提交对欧洲债权人做出明显让步的改革方案──即对希腊债务不再要求减计(该方案在7月11日已获希腊国内议会投票通过),以寻求获得为期3年总值535亿欧元的救助。但多数欧元区财长仍然对希腊政府的承诺能否真正实施表示怀疑。

德国首先表达了对希腊的提议持怀疑态度。德国财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公开表示:“(对希腊的改革方案)我们肯定不能只看到承诺(还需实施)”。他还表示:“在最近的几个月和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信任已经被一种令人费解的方式给破坏了。”

法国政府则对希腊持同情态度。法国总理奥朗德表示奇普拉斯的计画是“认真和可信的”。荷兰财长则透露,仍有多个国家对希腊能否实施改革,持有“严重的关切”,指一周前希腊拒绝欧盟的提案,是导致这种怀疑态度的重要原因。爱尔兰财长则表示了谨慎的乐观,认为和希腊政府的信任正在重新建立。但最终各国财长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7月13日上午,欧盟28国领导人将聚首欧盟峰会,该会议最终决定欧盟是否援助希腊,更直接的说,该会议将决定是否将希腊从欧元区驱逐出去。

分析人士认为,13日的会议不可能立即达成协议,但希腊的主要债权国德国政府已经做好了让希腊退欧的准备,这将导致这场希腊危机最终将以希腊退欧作为结局。

据《金融时报》报导,德国政府已经准备好进行为期5年的希腊退欧谈判,并承诺在过渡时期给希腊人道主义援助。在德国财政部起草的计画书中明确给出了两个选择:要么希腊政府接受严厉的措施,例如将信托基金500亿欧元的资产售出用来偿还债务,以及布鲁塞尔接管希腊政府的公共行政;要么希腊政府在逐出欧元区的基础上签订一份“暂停”协议。德国副总理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称,除非希腊能够想出更好的替代方案,否则这(紧缩措施)就是它唯一可行的选择。
德国政府的强硬立场,突显了债权人对希腊的严重不信任,也显示出希腊的债权国已经被希腊危机逼到墙角。

据报导,德国的民意调查显示,在希腊齐普拉斯政府煽动民粹主义、举行公投威胁欧盟之后,反对继续援助希腊的德国人高达75%。因此,作为民选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必须优先考虑本国民意来决策是否继续援助希腊。

如果希腊真的被逐出欧元区,将对欧洲乃至全球经济的影响如何?事实上,希腊经济占全球的0.2%,因此希腊本身不会对全球经济产生重大影响。但由于希腊是欧元区成员,其债权国又主要是欧洲国家,所以希腊欠债经济危机,会连累并危及传染整个欧元区,一旦其他的债务国如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效仿希腊,既不还债又不退出欧元区,欧盟19个成员国的欧元区将可能再次出现裂痕。此外英国明年也将就是不是继续留在欧盟举行全民公投,等等,这将导致整个欧元区土崩瓦解,同时波及全球经济。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希腊危机说明,欧元区的19个成员国和欧盟28个成员国,由于各国经济差异完全不成比例,收入、税率、财政政策各不相同,单独实施统一货币化政策,各国又按自己的国情来制定政策,这种理想的“乌托邦”最终是走不通的。欧洲最终的出路,或许应该是建立一个类似美国一样的欧联邦共和国,将各个国家的财政政策统一纳入欧联邦政府的管辖之中,彻底废除希腊政府吃大锅饭式的“社会主义”模式,将其低效的原国有企业彻底私有化,以自由的市场经济来取代原有的国家社会主义经济,由市场来决定企业的优胜劣汰,杜绝奖懒罚勤,这样欧洲经济才能重新振兴,统一的梦想才能真正实现。
    来源: 网络 责编: Lisa

    上一篇: 日币贬 价差高 10大日本热门小家电

    下一篇: IS欧洲购地 设置战略基地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