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由而来的美国总统杰弗逊(图)
2015-07-06
文/张迪

美国《独立宣言》和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案的作者、弗吉尼亚大学之父,托马斯·杰弗逊。(White House Historical Association)

7月4日,美国独立纪念日(Independence Day)也称美国国庆日,纪念美国《独立宣言》1776年7月4日得到英属殖民地十三州议会代表通过。迄今每年这一天,全美各地举办庆祝活动,如节庆游行、放烟火、音乐会等。鲜为人知的是,《独立宣言》主要撰稿人托马斯·杰弗逊恰是于1826年7月4日辞世,恰是《独立宣言》发表50周年之时。

“托马斯·杰弗逊:美国《独立宣言》和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案的作者、弗吉尼亚大学创建人,安葬于此。”美国第三届总统杰弗逊亲自写下墓志铭只有简短的一句,并要求一字不改。也许他提醒世人,他最看重的是这三件事。

“我在神的圣坛前发誓,永远抵制所有企图操控人类思想的极权统治。”
——托马斯杰弗逊,镌刻于杰弗逊纪念馆圆形屋顶上

“I have sworn upon the altar of God, eternal hostility against every form of tyranny over the mind of man. ”
——Thomas Jefferson. Inscribed in the Jefferson Memorial.

美国第三届总统杰弗逊,今天人们更多记住的是他在政治上的智慧和远见卓识。他担任过弗吉尼亚州议员、州长、国会议员、驻法国特使、国务卿、副总统和两届总统。

许多人包括肯尼迪总统都认为杰弗逊是美国总统中最具智慧者,当年他在白宫宴请四十九位诺贝尔奖得主时,不乏幽默地说,历史上在这里就餐的人中或许只有杰弗逊的智慧超过了今天这里聚集的天分和才能的总合。

蒙特赛洛(Monticello),是弗吉尼亚州北部秀美的山城沙罗维尔(Charlottesville)的一个特殊的庄园。每天迎来络绎不绝的美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游客参观。这些人是美国建国元勋、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的敬仰者,蒙特赛洛就是由杰弗逊亲手设计、起名的具有古罗马建筑风格的庄园。他在此居住了四十年。


托马斯·杰弗逊故居,由杰弗逊亲手设计起名,具有古罗马建筑风格。

今天蒙特赛洛庄园依旧保持二百年前的样子,在占地约三千英亩的山地,杰弗逊居住的房子建在山顶平地。每隔十分钟,导游车将一组游客从山底的博物馆送到山上的房子,井然有序同时可有近百人在故居内不同的屋子听不同的导游讲述杰弗逊的故事,让人们体验到他不是政治家的一面:酷爱读书、热爱田园生活,热衷发明,在诸多方面显露天才:建筑、科学、数学、种植业、外语等等。

人因创世主创造而人人平等

当然很多人会肯定杰弗逊写的《独立宣言》是他给人类历史留下的最光辉一笔。“我们认定以下真理不言而喻:人因创世主创造而人人平等;创世主亦赋予其不可被剥夺的权利;这些权利包括生命存在、自由和追求幸福。”(节选自《独立宣言》)(原文: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liberty,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

两百多年来,这开宗明义、言简意赅的文字激励了千千万万世界各国、各民族为天赋人权、为民主、独立、自由而不懈努力的人们。

当然我们也可理解为什么杰弗逊让人们记住他建立了弗吉尼亚大学,它至今仍是全美最好的公立大学之一。杰弗逊一直希望美国能拥有一所真正激发人类自由精神、自由思想的学院,从总统职位告老还乡后,他倾注人生最后十年,致力于创办弗吉尼亚大学,从设计主楼到聘请教授、设计课程一切钜细都出自其手。

宗教自由法案石破天惊

然而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杰弗逊没有提及曾两任美国总统,签署路易斯安那购地文件而使美国的领土增大一倍等等,为什么如此看重他撰写的《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案》(the Virginia Statute for Religious Freedom)。它只是美国一个州政府通过的法案并只在一期的议会间有法律效应。我们如何体会这位美国建国先驱的良苦用心?

1776年秋天,杰弗逊完成了《独立宣言》的写作回到弗吉尼亚州任州议员,他踌躇满志,准备在弗吉尼亚州实践《独立宣言》中阐述的建国之本。不久起草了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案,今天读起来仍觉博大精深。他论述了宗教信仰自由乃天赋人权和政教应分离的理念。1779年第一次在议会中提出后并未通过,七年后的1786 年,已是驻法国特使的杰弗逊说服好友,当时弗吉尼亚州议员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第二次提出法案,在二人共同努力下,终于通过。

我们来看一段选自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案的导言中的精辟论证:

全能上帝创造人类自由心灵;凡欲以世间刑罚、重荷或民间禁锢对其施以影响,势必衍生虚伪卑鄙之习性,则背离神圣宗教创始人的旨意……

(原文:Whereas Almighty God hath created the mind free; that all attempts to influence it by temporal punishment or burthens, or by civil incapacitations, tend only to beget habits of hypocrisy and meanness, and are a departure from the plan of the Holy author of our religion. . .)

杰弗逊在导言部分继续论证:人的思想见解不应属于政府的管辖范围。若我们允许政府官员把他们的权力延伸到信仰领域,容许他们决定某一宗教是正是邪,因而限制人们皈依和传播它,将非常危险,即刻断送全部宗教自由。因为官吏会以其个人见解为准绳来判断此宗教信仰的对与错;对于他人的想法,只看是否符合自己的,而予以赞许或斥责。……历史证明,教会和国家结合,一定会导致暴政和压迫。当宗教成为国家工具时,将威胁自由,因为只有谬论才需要政府撑腰,真理能够独自屹立。

导言之后即法案的正文,字字铿锵:(弗吉尼亚州)议会兹颁布法令,不得强迫任何人参加或支持某一宗教,也不得因其宗教见解或信仰而受强制、约束、骚扰、肉体之劳、财产之重负或其他痛苦;尽人皆可畅言,为维护其宗教见解而争辩,其社会身分决不因此而降低、增加或受影响。

(原文:Be it enacted by the General Assembly, that no man shall be compelled to frequent or support any religious worship, place, or ministry whatsoever, nor shall be enforced, restrained, molested, or burthened in his body or goods, nor shall otherwise suffer on account of his religious opinions or belief;but that all men shall be free to profess, and by argument to maintain, their opinion in matters of religion, and that the same shall in no wise diminish, enlarge, or affect their civil capacities.)

法案的第三部分是宣言。虽然此法案只是被一期议会通过,然而杰弗逊郑重宣布:“我们在此宣告,此法案中所主张的宗教自由权利,是人类天赋之权利,今后若以任何法令取消或缩小此法令之行效,则属侵犯天赋权利!”

弗吉尼亚州议会通过此法案后其他州也纷纷效仿。此文件亦远传到欧洲各国,被翻译成法语和意大利语,尤其在欧洲法律界被传阅。

其后不久,詹姆斯·麦迪逊又以杰弗逊的宗教自由法案为蓝本撰写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被称为《权利法案》,其中第一条写到:“国会不得制定法律确立国教、禁止宗教信仰自由、限制言论或出版自由、限制人民和平集会及向政府伸冤请愿。”此修正法案于1791年通过。

至此,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以宪法保障人民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进入了一个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真正民主的时代,并开始形成一个极具包容性的社会。法国著名思想家及历史学家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于十九世纪三十年代旅行美国观察这个独特新兴国家的民主制度。他非常惊异于“自由精神”和“精神信仰”,在欧洲这两个对立的“敌手”,竟能在这个国家和谐共存!

照亮世界自由之灯塔

蓝天、白云,蒙特赛洛山顶上,了望初夏的层层翠绿,山下碧树中依稀可见由杰弗逊设计弗吉尼亚大学校区主楼古罗马式的圆顶,多么开阔、潇洒的庄园。热爱田园生活,生性安静、不善言辞的杰弗逊只在晚年才有些许时间享受这天人合一之美。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才高八斗的他或许更愿意做建筑设计师、科学家、教育家,然而杰弗逊深知其重要历史使命,从《独立宣言》到《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案》,以远超乎同时代人的智慧远见告知我们:自由,包括精神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并不是政府、政权给与的,而是创造人类的创世主或神赐予的不可剥夺、不可侵犯的权利。

我们看到杰弗逊的富于智慧、洋溢文采的宣言不仅仅是美国民主的基石,也是照亮世界自由之灯塔。美国人有责任继续先贤的理念而引领、推动世界范围的宗教自由,这自由中的自由,是一切其他自由的根本。

199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国际宗教自由法》。根据这一法律,美国国务院建立了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nited State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观察、监督世界是否有违反宗教自由的情况,每年起草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并向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就宗教自由问题提供建议。

1826年7月4日,《独立宣言》发表50周年之时,杰弗逊完成其使命、悄然离去,难道只是历史巧合?他留下的不朽历史文献会一如既往地激励着人们,尤其仍生活在专制下的人们不惜以生命为代价遵循、实践其理念。 

新生网
    来源: 新生网 责编: Lisa

    上一篇: 逾5成美国人相信 上帝偏爱美国

    下一篇: 2016年美医保费恐飙涨 平均增幅2到4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