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捞金记
2016-03-11
在大西洋的深处,沉没这价值数百万美金的黄金。而一个现代专业寻宝队大致掌握了这处宝藏的位置。不过想要将这批黄金打捞上岸,目前他们还缺少些装备。


现在是夏季末期,曼彻斯特的Gloucester的海风还十分温暖。城中到处都是前来度假的人们,还有本地人,以及一些开心的划着船的船夫。很多人
都去海边呆上一整天,抓鱼的抓鱼、戏水的戏水、还有些仅仅就是为了享受北大西洋的带有咸味的暖风。故事在一个潮湿的下午展开了,他们将船停到岸边,来到最
火人的酒吧。“给我来一杯”角落传来一个声音。“我是Bones,这是我的真名。”


大约100多年前,或者,大概就是不久前。在1860年,离海岸100英里(161公里)附近,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渡轮之一,开始进水了。幸运的是,SS Connaught的乘客都成功获救了,不过价值数百万美金的金币却沉入了海中。

这是因为这名高大、衣着讲究的Floridian来到他的船上视察。Micah Eldred觉得自己能够找到Connaught的财宝。他是少数知道沉船残骸的大概位置的人之一,他觉得自己能够搞到赏金。

Eldred的船甲板上放慢了各种装备,绞车、线缆、甚至一台水下机器人。看起来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到达目的地将闪闪发光的黄金打捞起来了。如果他们的团队能够成功的从海底搞到些东西,他们将吸引到更多的探宝队伍来。

这是一个关于新时代寻宝猎人的故事,具有高科技声纳、导航系统和机械臂的加持,他们寻找失落在海底的未知宝藏。不过由于各种仪器装备的成本近几年不断下降,入门的门槛越来越低,出现了大量的新冒险者,还有些寻求刺激的亿万富翁和业余爱好者。甚至是臭名昭著的逃犯。


同时,这也是一个十分特殊的海难故事。该故事集时间、巨额财宝、海上救援于一身,最终救援人员历经千辛万苦把这群人从海上救了回来。

Eldred
在Clearwater的sun-kissed海滩长大。在这里,他经常和父亲一起开船从佛罗里达出发,到墨西哥湾附近钓鱼。他还很喜欢潜水,而且常常下潜到沉船上,这是受到电视报道中一些关于Mel Fisher--职业寻宝人的报道的影响。1985年,Mel Fisher在佛罗里达海岸找到了失事的西班牙帆船Atocha号找到了大量黄金,之后闻名世界。

在当时,Eldred 对这些沉浸在海底的宝物并没有太大的兴趣。相反,当时的年轻人对股市的神奇充满向往。并不是怎么炒股赚钱,而是这一切是如何构成的,整个市场。

对我而言,我当时迷恋于搞清楚股市的原理,为什么有些线条上升,有些变绿。躺在Gloucester沙滩的躺椅上,脑中满是关于股票的曲线。我当时痴迷极了。

当时,在临近毕业的前一个学期,他就因为在金融业操大盘一年赚了10w刀,提前退学了。又过了一段时间,他建立了一个自己的公司,当时他野心勃勃,妄图吞下另一个行业,一个名为Endurance  Exploration的集团。也就是搞定这家公司之后,他决定从海里发笔横财,弥补下账户减少的数字。

我才不管,船里是金子还是铜还是什么别的,我可没有淘金热。我更喜欢其中的历史厚重感。而且这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这才是真正驱动我去干的原因。


不过,即便他撒谎说自己并不对黄金痴迷,你也无从知晓。而且他是一名有自制力的美国商人,他会为达到目的制定计划,而不是急功近利的追求目标。

说真的,我的主要动力其实是从中获取些利润时夹杂的挑战和风险。很多人都无法做到这一点,但是这可能就是我最大的动机了。

四年前,Eldred就和他的团队开始搜寻相关的线索。他们希望找到相关的证据来支撑和估算沉船的贵重物品的价值,以此来评估是否值得进行打捞,并且还需要从技术可行性方面分析打捞成功的可能性。由于在未知的海底,一切因素都可能导致打捞失败,或者增加额外的打捞成本。可能仅仅因为太深了,或者海底的地质结构太复杂。而且锁定沉船本身就够难的,他们从1500艘沉船中筛选得到最后的20艘。
来源: 煎蛋 责编: Kitt

上一篇: 中医证实:同时同地存在不同层次的空间

下一篇: 这个世上,最失败的事情是无用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