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的一天:当皇帝也是有纪律的 2
2016-02-23

据清代学者震钧所著《天咫偶闻》记载:每天午夜十二点,吏户礼兵刑工六部,每部院一名办事员到东华门外。他们跟着外奏事处的值班官入紫禁城,到干清门广场东侧景运门内的值班房,把装奏折的匣子和各自衙门的印片,交给奏事官登记。奏事官根据折上内容的轻重缓急排了先后,送干清门内的内奏事处,再由内奏事处的御前大臣或太监转送皇帝。内奏事处收件的时间不超过凌晨两点。

外省奏折除了通过在京衙门,相当于今天的驻京办事处专差递送进宫,也有的经驿站系统速递到京,交兵部捷报处,再由兵部司员送到干清门。奏折速递如注明“马上飞递”,按规定日行三百里,更急者可要求日行四百、五百甚至六百里。

干清门外,办事员送完奏折并不就走,因为前次送皇帝批阅的奏折将从凌晨三时起陆续发下。干清门石栏的白纱灯如果移上台阶,朱批的奏折就快出来了,各部院办事员再领回自己单位。

经皇帝亲笔批示的朱批奏折,具有法律和行政效用。雍正时规定,得到皇帝御批的奏折必须缴回宫中储存。军机处设立后,朱批奏折必先交到军机处抄录副本存查,称为“奏折录副”。回缴宫中的奏折和军机处抄录的副本,成为今天重要的清史档案。如《乾隆宫中奏折档》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而军机处奏折录副,存于紫禁城西城墙内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朱批内容可能是严肃的政治指令,更多时候是简单的“知道了”“欣慰览”“欣悦览”。台北故宫博物院把雍正的朱批“朕知道了”做成胶带,成为最受游客欢迎的博物馆纪念品。

皇帝面前,写奏折的人怎么称呼自己,满汉有别:自称“奴才”的必是旗人大臣,汉人官吏只能称“臣”。也有汉人官员愿意套近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份雍正年间湖广总督杨宗仁的请安折,杨在里边自称奴才。雍正认真地用朱笔划去“奴才”,在旁边写个“臣”字,并批示:“称臣得体”。


湖广总督杨宗仁以“奴才”自称,雍正朱批:“称臣得体。” (南方周末资料图)

3元旦大朝:三大殿终于有用了早膳之后,乾隆用整个上午处理皇帝每日面对的政务。

清代皇帝理政主要是宫中日常批阅奏章、召见官员。奏折所报事务,如果皇帝自己一时不能定夺,会以次日“御门听政”的方式,召集各方官员会议,一方面垂询相关部院官员获得更具体信息,一方面同宫中智囊一起论证处理。

在养心殿中的勤政亲贤殿批了一上午奏折,乾隆想起还有一批中低级别的官员等着他的接见。清代规定四品以下、七品以上官员,以及部分八品以下乃至不入流官员的任用、提拔、调动和处分,都由皇帝亲见,对官员做面对面的考察。官员的背景履历等等,早由相关部门调查整理,写成引见文书,皇帝引见时一面阅读这些人事资料,一面交谈,形成判断,做出决定。引见官员时,乾隆居养心殿前殿正中宝座。官员见完,已是下午近两点,该传晚膳了。

皇帝一天就两顿正餐,早膳晚膳。晚膳之后,乾隆稍事休息,接着还会阅览一些公文,或召见相关权臣。到下午四五点,一天的政务算是告一段落。

今天故宫当中,外朝部分的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因为建筑体量巨大气势恢宏而聚集了最多游客,但在作为皇宫的紫禁城,这些地方只在节日、重要庆典才派上用场,例如元旦。

在中国还不使用西历的时候,“元旦”是今天说的旧历大年初一。皇帝通常在腊月二十六就封笔、封玺停止办公,元旦的仪式从大年初一零时开始。皇帝起身,先到养心殿内各处拈香行礼,然后在东暖阁行“开笔仪”:桌案上陈设盛有屠苏酒的金瓯永固杯和刻有“万年青”字样的毛笔,皇帝先用朱笔,再换墨笔,写一些吉祥语,祈一年之福。

随后皇帝到宫廷专属的满族神庙“堂子”祭天。祭完堂子,皇帝与皇后去坤宁宫祭神,与王公大臣同吃祭神肉。之后皇帝到奉先殿祭奠祖先,再率王公大臣到慈宁宫向皇太后行朝贺礼。天明时分,皇帝在中和韶乐声里升座太和殿,接受文武百官朝堂贺岁,这叫做“大朝”。早晨八九点钟,大朝结束,皇帝到内廷乾清宫受家人贺礼。

事实上从雍正开始,皇帝已经很少居住在紫禁城,而是长居北京西郊的圆明园。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和咸丰这几朝皇帝都是在紫禁城里过完年,正月十五前就搬回圆明园住。太后、后妃、皇子、公主等家属,也随着搬进园子。等到入冬后,再由圆明园搬回皇宫。每年两次迁居,当时称为“大搬家”。

宫廷大戏也是节庆的重要内容。乾隆爱戏,各种重大节令和宫内庆典,都要演戏。历史学家翦伯赞在他的《清代宫廷戏剧考》中推算,乾隆时期“南府”“景山”两个宫廷剧团的人数在三千左右。


(农健/图)

4闲暇、宫闱:侍寝时辰一到,太监就来催了下午五点前后,下了班的乾隆皇帝从他办公室——勤政亲贤殿西边的小门进了三希堂。这是养心殿前殿最西侧的一间小室,乾隆在这里独自赏玩最爱的书画器物。“三希”是他最珍爱的三件法书——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远帖》。

乾隆初年,内府收藏的历代书画已超过万件。乾隆命大臣对这些书画仔细鉴别,遴选佳品编目,称为《石渠宝笈》,共45卷。“石渠”的名字,来自汉代宫廷藏书的石渠阁。《石渠宝笈》按照书画作品的收藏陈设地点,也就是宫中各殿座来编排。按照宝笈记载,存有书画最多的地方是乾清宫、养心殿、三希堂、重华宫、御书房以及圆明园、避暑山庄等处。

乾隆酷爱书画,除了鉴赏古画,还常在处理政务之余,到御花园东邻北五所的头所如意馆看宫廷画师作画。

清宫书画古董收藏的来源,首先是进贡。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逢年遇节或是万岁寿辰,各地官员臣子必有贡献。其次是罚没物品。大臣或庶民犯法,皇帝有查抄其私人财产的特权。再就是皇帝出资购买。

三希堂分里外两间,各只有四平方米左右。窗下的外间是真正的三希堂,里间是小歇整理之用的过间。一日忙碌之后步入三希堂,窗前炕床盘坐,玩味古董书画,揣摩古人笔意,几可忘我。紫禁城之大,三希堂区区斗室,却是乾隆皇帝最为宽阔的精神空间。

晚上7时后,乾隆进晚点或酒膳,而后捻佛珠诵念佛经一通,就该沐浴入寝了。

帝王私生活直到今天仍是平常市井所好的谈资。然而由于“内言不出”的儒教原则,所有宫廷正式档案中找不到乾隆私生活的只言片语。真正的清史学者也只能以间接史料、民间说法之类的碎片信息,试图分析和拼凑出对史实的理解。这样的理解自然有各种不同版本。

已经退休的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宫廷史专家苑洪琪在《清代皇帝的日常生活》中写道:“平时皇帝不能到妃嫔宫内过夜,若要哪位后妃侍寝,只能把她们召到皇帝寝宫。晚上召幸谁,则由皇帝在晚膳时翻牌而定。后妃们每人都有个绿头牌,早在选秀女时,应选女子将姓氏旗籍书于竹签牌上,以备皇帝挑选。竹签牌的头上染有绿漆,故名绿头牌。被召幸的后妃,当晚不再回自己的寝宫,但也不能整夜陪侍皇帝,而是在另一间暖阁的寝床上入寝。”

而社科院文博中心主任吴卫国在著作《乾隆一日》中,则记述乾隆皇帝就寝之前,太监呈上“承幸簿”,簿上已划去生病或生理期的妃嫔,余下由皇帝挑选。乾隆用手指在名册上示意,而后太监直奔后宫,把所选妃子背到御榻前。宫中规矩,较低品级的妃子侍寝,必须在一定时间内离开,时辰一到,太监就在窗外高声提醒反复催促,“这无疑是十分扫兴的”。

晚上8点,是皇帝应当就寝的时间。早睡早起是清室家训,为的是“吸天地阴阳之正气”。子时,新的一日将要开始。皇帝已在梦中,六部送奏折的办事员到了东华门等候开门,坤宁宫朝祭上的“萨满太太”,也已经坐着驴车进神武门了。

(本文参考吴卫国著《乾隆一日》及赵广超著《大紫禁城》)
来源: 南方周末 责编: Kitt

上一篇: 每日汉字 看看客字的本义多形象,进入他乡居住,就是客的本义!

下一篇: 悟空的无畏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