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修改 未来难以预见的灾难
2018-12-25

文︱紫云

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宣称世界上第一对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消息,在全世界范围内激起轩然大波。众多的科学家纷纷发声,潘朵拉魔盒已经打开,将给人类带来可怕的灾难。


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瀚海基因董事长贺建奎宣布,一对经基因改造的双胞胎女婴露露和娜娜于当月诞生,并称,他通过基因编辑CRISPR技术,修改了这对胎儿的一个基因,使得婴儿可以“天然抵抗爱滋病”。

该消息引发了海内外专家学者的强烈谴责。当晚,122位大陆科学家在“知识分子”微博上发布联署声明,表示这项基因编辑技术早就存在,但介于其存在伦理及巨大的脱靶风险,全球生物医学科学家没有人去做,贺建奎的试验没有任何创新,却致使“潘朵拉魔盒已经打开”。

目前的医学手段,已经可以成功阻断婴儿感染爱滋病,采用基因编辑的方法并无必要,且无法预计其带来的可怕后果。

中国科学院生物与化学交叉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椰林对BBC表示,基因编辑CRISPR技术脱靶效应很明显,“除了目标基因外,还很可能导致其他基因损伤。这种副作用在动物身上经常发生,概率非常高,并不是一个罕见的事情。”

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遗传学家马兹哈尔·阿德利(Mazhar Adli)在接受“生命科学”(Live Science)网站采访时指出,基因并非独立存在,还会不断和其他基因互动。修改一个基因,可能影响其他基因的运作,甚至改变细胞的整体行为,对人的器官和系统都产生严重影响。

德国伦理理事会主席彼得•达布洛克说:“对人类进行转基因的副作用和后续反应,目前既无法预见,更不能进行控制。”基因改造后的胚胎一旦长大结婚生子,被修改的基因就会进入人类基因池,倘若在此过程中引发严重的遗传性疾病,后果将难以控制。
更让科学家和伦理学家担忧的是,原本自然诞生的生命,在允许“自由编辑”后,人类就可能随意修改自己认为不完美的基因,如智力、外型等其他身体性能,这将会完全改变大自然赋予生命的意义。

在胚胎上进行基因改造,并不是婴儿的自主愿望,而是父母的许可、相关机构的许可,被改造的婴儿以至该婴儿下一代生命的选择权,在出生之前就已经被他人代替,而出现的任何后果,却需自己承担。

中国媒体在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研究室官网上发现了针对参与婴儿基因编辑试验志愿者的“知情同意书”,上面写著:项目的主要目标是“生产”(produce)可以免疫HIV1型病毒的婴儿,并表示不承担超出现有医学科学和技术的风险后果。

研究生命伦理的日本北海道大学教授石井哲表示,这是个莫大的人权问题。“无论在国内或海外,都不应该进行这样的人体试验。”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中国地方政府债台高筑

    下一篇: 日媒:大陆“无现金化”带给这三类人极大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