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9周年 烛光里的身影和坚持
2018-06-07


【记者邢亚男综合报导】14岁、35岁、59岁……他们生于不同世代,对29年前的六四事件有著不一样的记忆,为什么这一晚,十几万人走到了维园?他们肤色不同,国籍不同,为什么纷纷在这一天对此历史事件发表相同意见?

 

香港维园11.5万烛光

 

八九民运29周年,在乌云密布,不时降骤雨的夜晚,香港的民众再次于维多利亚公园(维园)高举烛光,悼念六四的死难者。大会举办方支联会宣布,晚会参与人数为11.5万人,坐满6个足球场。民众诉求各有不同,有人希望薪火相传,有人要求结束一党专政。

 

14岁的刘俊杰的身影和话语让人感到格外感动,作为千禧后的年轻一代,他觉得应该为国家的民主发展出一分力。刘俊杰表达了这样的看法:“要继续坚持下去,我们要抱著希望,不要绝望,只可失望不可绝望。”

 

蓬佩奥:铭记无辜生命

 

6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强调保护人权是所有国家的基本责任,要“铭记惨剧中失去的无辜生命”。蓬佩奥指出,“我们和国际社会一起敦促中国政府全面公布死亡、遭拘留或失踪的人数,释放那些为了纪念天安门事件而被判监禁的人;并结束对示威参与者及其家属的持续骚扰。”美国驻华大使馆官方微博于4日当天发表了蓬佩奥的声明。

 

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以简体字在脸书上写道:“如果北京当局可以正视六四事件,承认这个事件国家暴力的本质,六四不幸的历史将会转化成中国迈向自由民主的基石。”

 

CECC共同主席、共和党籍新泽西州联邦众议员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表示:“对于那些追求自由和改革而失去生命的人来说,正义没有得到伸张。我们每年纪念天安门悲剧,是因为那是一起重要到无法忘怀的事件,是一起在中国进行纪念是如此危险的事件。”

 

“天安门母亲”的心愿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天安门母亲一行人约十多人,在六四事件29周年的早上,在当局监控安排下,前往北京万安公墓拜祭部分死难者。天安门母亲代表狄孟奇的儿子,当年骑单车经过军队进城的北京木樨地遭枪击,去世时仅19岁。

 

“天安门母亲”及遇难者亲属团体日前致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当局对六四进行重新评价。

 

在这封公开信中,每年的两会、外国政要访华及六四祭日,遇难者的家属都会被监控、监视居住或被旅游。信中称,六四惨案虽然已成为历史,但是带来的灾难并没有终结,伤口也难以愈合。

 

“天安门母亲”团体中,有的已经去世,在一年年的等待中,她们“期盼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亲人昭雪的那一天。”

 

赵紫阳、邓丽君

 

每年六四,还会让人们想起在事件中因同情学生、反对武力镇压而下台的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赵紫阳。

 

在当时学生绝食7天之际,赵紫阳呼吁学生要小心身体,希望他们尽快结束绝食,并表示政府绝不会关上对话之门,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温家宝当年站在赵紫阳身旁。赵紫阳发表完讲话后,被邓小平免去党内外一切职务,被软禁终生。

 

当年还有很多文艺界人士用歌声支持学生。他们创作了<历史的伤口><自由花><为自由>等歌曲。邓丽君当年头绑“民主万岁”的白布条、胸前挂著“反对军管”的牌子,以一曲<我家在山那边>表达对自由民主的支持。邓丽君的心愿是能踏上大陆的土地举行演唱会,但因六四事件,她终生都没能回到大陆。

 

民间记录历史

 

今年,台湾民间出版了新书《天安门杀戮》,由数名海外人士编辑撰写,以珍贵图像记录历史,披露了罕见的军方资料。

 

《德国之声》对“六四”流亡者吴仁华进行了专访。吴仁华表示,自己当年自己亲历了镇压事件,中共军人屠杀学生和市民的记忆仍然还在自己的脑海中,当时在六部口至少有3辆坦克从背后追压学生队伍,压死了11名学生,还有很多学生受伤。

 

吴仁华披露,这些年参与镇压的官兵,39集团军步兵1164的李晓明中尉算是军衔最高的表达忏悔的人。李晓明提到1164部队的许峰师长当时消极抗命,没有按照命令抵达天安门广场参与镇压,最后被军方处理。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周永康警卫秘书获减刑 传曾涉暗杀习近平

    下一篇:   为防止高考作弊 中国采用高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