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敬龙案及后续 捐赠?活摘?
2016-12-06

11月19日,大陆上百名维权人士在北京丰台区,悼念被处决的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

他们将贾敬龙视为「抗暴抗黑英雄」,手持「公检法同台共唱枉法戏」等横幅,对中共处决贾敬龙表示不满。同时,众多网民自发捐款为贾敬龙买墓地、立石碑,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也参与了此次捐款。

负责处理贾敬龙后事的林女士接受了《看中国》记者的采访,她表示本月20日见过贾敬龙的父母,贾家人怕遭不测目前已经不在家里住了。

她说:「他家两个姑娘还有敬龙他妈妈都没有在他们那个地方住,你知道吧?也是怕遭到不测甚么的,都是在外边租房子住,租在哪儿我想去,他们也不告诉我们,所以有时候见面我们就说个地方就会见一下面。」

贾敬龙狱中        每月只花50元

林女士透露:「前日他父亲(贾同庆)说今年(黄历)八月十五的时候,给贾敬龙存了1,500块钱,可是到他死以后去收拾衣物的时候,还剩下1,350,3个月他只花了150块钱,1个月就花50块钱。他父亲说到这就哭开了,我也就哭开了。」
她说贾敬龙的母亲,「我临走的时候握着她的手,她手冰凉的,我说你休息一段吧,你岁数也不小了,她说歇着花甚么呀?没钱花。他母亲看着还坚强一点,他父亲不太爱说话。」

不过贾父提到了儿子写的诗,林女士说,「他说没发现这个孩子还能写这个,孩子过去上学的时候学习也不错,也喜欢看书啥的。」

林女士叹息道:「这个孩子从小也是不错的,虽然家里不是多么富有,可是一家子在一起都是很温馨幸福的,这个幸福不是在有钱没钱,就算没钱一家子在一起也是可好了。」

她认为这本是不该处死的案子,「真是不能死,那么多法学教授,一直在呼吁,可是中共它不听,以后会愈来愈暴力了,就说我杀一个也是死,杀二个也是死,我不如多杀,愈杀多了愈好,就形成这个气势了。」

贾敬龙器官或被盗卖

谈及贾敬龙签署器官捐献书一事,林女士表示:「我不知道他这个写的时间,如果时间晚,临近执行,我觉得还好,他写得早,这个就坏了。你知道吧,不死也得要弄死你,我就是怀疑这一点。」

林女士透露自己唯一的儿子没有收到判决书就被当局处死了,而且她在不知儿子已经死亡的情况下,突然被告知去取骨灰,她怀疑儿子是被摘取器官后被焚尸灭迹。她说:「我儿子也死了,没有判就处死了。我儿子还不如他(贾敬龙),他这还有判,知道是死刑。我儿子18岁,92年生的,没有判决书就弄死我儿子了,我们都甚么也不知道,就让我拿骨灰,我儿子死了8个月以后,给补发了一份判决书,定的抢劫罪。所以对这方面我还是深有体会!深有体会!再说孩子也不至于死,18岁还唸书呢!高二的学生,那个没有判决书,他们就敢杀人!」

「石家庄中级法院法官高雷就是我这个法官,1995年的时候,高雷还是『聂书斌冤案』的书记员,到2011年的时候成为我儿子高鹏程案件的审判长了。我怀疑现在这个里头卖器官的链条,他们法官可清楚了我觉得,他们最清楚了!」
林女士哽咽的告诉记者:「我和你说这些我都是含着泪的,我这个泪都出来了。太难了!太难了!……所以这个话题很残酷,贾敬龙父亲,咱两个命差不多,他比我大几岁,我说我儿子也是没有了,我说咱应该知道谁接受了我们的(器官)吧!应该有一个明细帐,应该有个单子吧!我捐给谁了,或者我捐甚么了。光知道捐献,给了谁了?这都是未知数,知道不?」

当局禁家属见遗体  律师谴责

对于未让家人见遗体,就火化了贾敬龙的尸体,林女士表示:「贾敬龙这个事情,是不会让你家人见尸体的,不会!我也曾经找过法律上,法律上也是说让拿骨灰,这一点是应该改的,这个法律不好。」

曾任人大代表的迟夙生律师也在微博表示,家属不能领取死刑犯尸体的规定应修改了。但该条微博下的留言几乎都认为,此法规的出台跟摘取、盗卖器官有关。据大陆媒体报导,贾敬龙前任代理律师魏汝久透露,贾敬龙在二审判决后就签署了器官捐献自愿书。至于到底在甚么情况下签的自愿书,自愿书的细节,以及捐赠器官的去向等细节,贾敬龙家属都不知情。家人问法院,法院甚么都不说,贾敬龙的新律师罗新隆也表示不清楚,不方便多说。

而贾敬龙在见面最后分手时,要交给母亲王香兰一张纸,或许是会透露一些真相的一封信,但也被工作人员截了下来,留下许多疑团。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三箭齐射向重庆“不倒翁”黄奇帆还能躲过?

    下一篇: 谭作人:这个国家 变得非常奇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