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太子党“白手套”徐翔案开审 传涉经济政变
2016-12-06


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本周一、二(12月5日至6日)两天在青岛市中级法院一审开庭。徐翔三人当庭认罪,法庭将择期宣判。

青岛中院今天通过微博公告,徐翔被控通过上海“泽熙公司”实际控制近百人的证券账户。2010至2015年间,依照徐翔、王巍、竺勇3名被告的要求,有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及实际控制人合谋,通过控制上市公司发布“高送转”方案、释放公司业绩、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消息的披露时机和内容,操纵证券市场,并从中获利。

公告称,“三名被告人均表示认罪认罚,并请求法庭从宽处罚。”

戏剧性被捕

徐翔在2015年11月1日被警方带走进行调查。当时的情景颇具戏剧性。

那天是徐翔祖母的百岁生日聚会。驱车前往宁波老家赴会的徐翔,并没有注意到宁波交警在官方微博上发布的一条简单消息:“由于突发流量控制,G15高速公路杭州湾跨海大桥所有出入口已关闭。”

不过,徐翔并没能顺利的为祖母庆祝百岁生辰,上午10点多,他接到了警告:当局准备来找他。

当即离开聚会的徐翔自己开车,上了G15高速路狂奔前往上海,却不知道警方已经封锁交通。穿过奉化河上桥后,他被警方截停,关进了高速路边的公路巡警办公室。当晚徐翔的照片就被放到网上,他穿着白色的阿玛尼外套,带着手铐。

可能参与2015股灾

随后各方媒体挖出的消息显示,徐翔的被捕很可能与2015年6月开始的中国股市狂跌有关。

在这次长达2个半月的市场自由落体运动中,上证暴跌8.5%,创下8年最糟糕记录,5万亿美元市值蒸发,影响蔓延全球,甚至引发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及伦敦富时100指数狂跌。然而在这场股灾中,徐翔及他的投资公司却毫发无伤。

这场股灾后来被习近平等定性为经济政变。外界分析认为,这是江泽民、曾庆红、刘云山家族给习近平反腐搅局的手段。

时政分析人士陈破空曾对《美国之音》表示,习近平法办徐翔,其实是暗指上海太子党,也证明2015年大陆股灾是内鬼引发的,那么还会直接涉及刘云山之子刘乐飞。

刘乐飞不但控制中国人寿保险1万亿元人民币资产,而且身为中信证券实际操盘人。在股灾期间,有上海太子党背景的美邦公司向徐翔求助,徐翔随后与刘乐飞的中信证券合谋,截断习近平当局指定救市的“国家队”资金的15%,注入美邦公司,令该公司股价一飞冲天,而国家队损失惨重。

大陆官媒选择于4月29日在同一时间、同一条新闻中发布徐翔和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被捕的消息,也令陈破空的上述判断更有说服力。

郎咸平也曾在分析了徐翔在股灾中建仓及出逃的时间点等信息后判断,他是部分中共高官及证监会官员借股灾谋私利的“白手套”。

权力的傀儡

19岁就进入了股票市场的徐翔,在表面上被认为是私募一哥、天才股市操盘手,他创办的上海泽熙投资曾被称为中国大陆最成功的对冲基金,旗下表现最差的基金,5年内的回报都高达800%。

但在很多业内人士口中,他是权力的傀儡。

美国智库“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在5月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提到,中共很多官二代,例如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刘云山之子刘乐飞和李长春女儿李彤,都利用私募基金通过与海外离岸金融市场注册的神秘公司合作,圈钱、洗钱。徐翔其实是他们的一个代理人。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博士程晓农曾分析,徐翔操作的基金之所以获得高额回报,不在于在股票低位时抄底,关键在于能够在所持股票处于高位时找到下家接盘。接盘的往往是公募基金。这些基金宁肯投资者亏损,也要高位接盘,显然与徐翔有某种猫腻,很可能涉及内线交易。徐翔通过内线交易获取暴利,干了这么多年都平安无事,显然是有某种保护伞。

郎咸平今年4月曾曝料称,徐翔案涉上海一个著名的“官二代”,还有20多个中共高级官员的家属在买徐翔的基金,所以平常的小民百姓是买不到徐翔的基金的。

《纽约时报》也曾报道类似消息,并说上海这些“太子党”给徐翔提供内幕消息,并对徐提供保护,作为交换,徐翔通过私募基金替他们运作资金,

 

 

 

 

 
    来源: 韩梅 责编: Kitt

    上一篇: 北京官场人事大变 现最年轻黑马

    下一篇: 中南海进入人事布局敏感期 中组部发重磅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