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人寻味! 湖南某厅官落马3记者受牵连
2016-09-12


中共最高检今日(12日)上午发布消息,湖南省检察院对中共湖南原省委常委、湖南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原副组长李亿龙涉嫌受贿案立案侦查。李亿龙在今年4月被纪委人员带走时曾轰动一时,其中一位参与报导记者至今仍在狱中,另一记者也被国保人员持续监控。

曾主政过长沙芙蓉区、长沙浏阳市、怀化市和衡阳市的李亿龙,2016年步入了60岁的大关。4月1日下午,他乘坐高铁从衡阳回到长沙出站时,被中共纪委人员带走,已经是正厅级的他,最终在60岁终止了仕途。

单就名气来说,在反腐打下的众“老虎”中,李亿龙默默无闻,他甚至连一只“老虎”都算不上。但若是几件轰动的大事都和他有关,那么也就能理解陆媒为什么对他做出长篇的深度报导了。

提到衡阳,那是中共官场谈及闻之色变的一个名词。2012年至2013年,衡阳发生了中共人大制度建立以来最严重的破坏选举案,56位省人大代表贿赂拉票被剥夺代表资格、518名受贿市人大代表辞职,涉案金额1.1亿元人民币。衡阳市委原书记童名谦因玩忽职守被判5年,李亿龙作为“救火队长”来到了衡阳,据他本人自述,省里很看重衡阳问题,他是临危受命。

李亿龙在衡阳干了3年,他被纪委带走的那一天,也正是他以中共市委书记身份在衡阳的最后一天。

4月9日,《新京报》记者曹晓波随后发表《衡阳原书记李亿龙被查被指作风霸道擅长“造城”》一文,文章披露,李亿龙是一个靠大拆大建起家的官员,他主政怀化提出“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口号,2007年起,怀化开始大兴土木,总投资200多个亿元(人民币,下同),强力推进100多个城市公用设施。他还自夸称“我在浏阳主政期间,7个半月就修好了体育中心,在怀化4个月就修好了一条进城公路”。

“大”和“快”是李亿龙造城的特点,李亿龙主政衡阳用500个亿人民币来造城,堪称“史上最大造城计划”,2015年衡阳市政建设投资总额由2013年的410亿元涨到近千亿元,李亿龙曾说,他想用这种方法提高政绩,打造亮点。《新京报》引述知情人士称,李亿龙的问题就是主政怀化期间的城建问题有关。

然而就在文章发表的两天后,中共衡阳市委宣传部新闻中心主任江勇将曹晓波的联系方式发给某“部长”,并称已将相关信息转给了国安。这则短信被自己女儿错发到了记者的手机,结果事情一经曝光引起舆论大哗,把法广这样的海外媒体都引来了;信息同样被转给国安的还有报导李亿龙被抓细节的澎湃新闻记者蒋格伟。

《新京报》沉默一天后,也表示出了“不能忍”,发微博称,记者正常报道与国家安全何干?不管幕后的风云变幻,只关心宣传官员为何要把记者报道上升到国家安全的层次?我理解官员对记者的戒备心理,但表面的尊重还是要有的。而以敌对思维对待记者,哪怕善意理解也是毫无必要的紧张。

另一位涉嫌报导李亿龙贪腐的原现代消费导报记者、独立撰稿人格祺伟正饱受牢狱之灾。他被以涉嫌“勒索政府”罪判刑6年。格祺伟多次揭发湖南省祁东县法院院长耍特权“开警车种田秀亲民”、衡阳市地税局副局长14岁“卡位”等丑闻;还发表《湖南常宁市卫生局领导班子20人》、《网曝耒阳财政局官员挪用国资2000万》等一系列官员腐败及反映社会黑暗问题的文章,致使一批官员被查。其中也包括李亿龙的“《衡阳日报》在新市委书记上任后五天三换报头”。

澎湃新闻称,格祺伟在看守所表示,他报导李亿龙这篇文章后,李透过衡阳市委宣传部负责人约见自己,询问这个事情是谁让他这么做的,为什么这么做,做的目的是什么,背后是谁在推动?格称自己受到很多举报信,有文字和图片,其中包括手表和艳照,其中最贵的一只手表价值27万元,格祺伟也与李亿龙见过面,并将照片给李看,李表示手表是自己的,但是不值钱。
    来源: 董筱然 责编: Kitt

    上一篇: 央行行长周小川助理受警告处分 网民怎么说?

    下一篇: 4任宁波一把手落马 黄兴国陈同海在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