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记者在青岛看守所密探徐翔的细节
2016-04-23

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总经理(下称泽熙)徐翔因涉嫌从事内幕交易于去年11月被抓后,去向一直成谜。4月22日,有大陆记者披露了徐翔目前关押在青岛市某看守所,并曝光了其秘密探访徐的细节。


大陆记者在青岛看守所密探徐翔的细节

去年11月1日中共官媒报导,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泽熙投资被查封。据报,徐翔的资产达到40亿元人民币,而他管理的资产达数百亿元人民币。

据凤凰网今年4月22日报导,大陆微信公众号“秘闻君”撰文披露,徐翔目前关押在距离青岛市区超过50公里的某偏僻看守所。

4月20日,该记者以探访友人为由,登记进入了这家看守所。这座看守所大概有一所普通中学的面积大小,围栏上用带着锯齿的铁圈环绕,看守所办公区为砖红色,监区有灰色的大门和围墙,监区上方是一座可用以监视的塔楼。

该记者向监区窗口的工作人员称,想知道一名朋友是否关押在这里,对方表示帮忙查看。当记者曝出“徐翔”名字后,引起对方警觉。随后问记者:“你是谁?你是他啥人?”同时称,只有亲属才可探视,并拒绝回答该记者的问题及要求。

文章表示,看守所附近村庄有村民表示,年后有段时间,曾经听说家门前这座小看守所有“大人物”被关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啥大官被抓进来了,青岛市的领导们都过来看。”

当地一名律师经过“查询”后表示,可以确定的是“徐翔”案尚未进入检察院和法院程序,目前应处于公安侦查阶段。据了解,在侦查阶段,除了该案受托律师之外,其他人和亲友都无法会见当事人,也基本上无法为其取保候审。

文章最后说,有司法界人士认为,徐翔案件的审理可能采取的是异地调查,很可能为的是“有效排除、预防审判干扰”。亦有业内人士认为,徐翔一案在青岛审理的可能性比较大。

最近,徐翔的心腹集体从上海泽熙投资公司离职。宁波中百3月21日晚间发布的2015年年报披露了该公司泽熙系高管的最新动向。

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高级研究员史振伟、研究副总监赵忆波、研究员张冰、研究部经理徐正敏、市场部副总监姚佳蓉,已于2016年3月8日终止在泽熙投资的任职。据大陆财新网报导,一名接近泽熙投资的人士称,能被派驻上市公司任职的泽熙员工,都是徐翔的心腹。

徐翔落马后 更多黑幕曝光

徐翔落马后,财新网曾刊文表示,业内人士称徐翔案酝酿着更大的反腐风暴。徐翔案或引发上海金融系统及政商圈新一轮震荡。《财新周刊》同步刊登文章起底已经被抓的徐翔及其公司运作内幕,公开其与曾庆红、江绵恒利益相关公司华润及东方航空之间的合作关系。

去年11月10日,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被查。12月中旬,上海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失联”多日,被曝带走“协助调查”。随后有消息指,艾宝俊落马及郭广昌“协助调查”均与徐翔案有关。

去年11月2日有媒体提到,徐翔早于2003年就在股票圈声名大噪,其援引的是2003年2月15日《中国证券报》头版的一篇报导,该文首次披露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存在“涨停板敢死队”,该涨停板敢死队的“一号人物”就是后来的“私募大佬”徐翔。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时任银河证券投资管理总部的总经理,就是现任江派常委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

去年11月3日,大陆知名投资人、喜投网董事长黄生撰文分析,徐翔的基金不对外开放,只有少数特权阶层能买到,那么,谁提供了内部信息、谁购买并持有了基金、谁高位接盘,只要查这三个问题,将会掀起惊天大风暴。而这仅仅是二级市场的反腐,股市真正的反腐在于一级市场,这个市场酝酿着更大的反腐风暴,也将更惊人、更恐怖。

今年4月1日,《纽约时报》在一篇报导徐翔的文章中透露,业界有传言说,徐翔是在帮富有且腐败的上海“太子党”——中共重要官员的子女做投资。传闻说,这些太子党给徐翔提供内幕消息,保障他的安全,使他免于被起诉;作为交换,徐翔通过私募基金的形式替他们运作资金,这类基金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既能掩盖投资的金额,又不会暴露投资者的身份。

文章认为,徐翔之所以成为了一个非常诱人的目标,并非因为他本人的不当行为,而是因为通过他可以锁定更大的目标——或许是上海的太子党群体。

大陆业界有人评论徐翔时说,与其说是金融天才,徐翔更像是被更大的力量左右的傀儡。

去年6月初至7月份,大陆股市持续震荡。随后不断有报导披露,这次股灾是针对习近平当局的一场“经济政变”,包括江泽民、曾庆红、刘云山家族很多江派大员参与其中。
    来源: 古清儿 责编: Kitt

    上一篇: 贵州查获1.17亿特大电信诈骗案

    下一篇: 浙官愧疚自曝党的丑闻 遭党处分 引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