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计划被曝供出300人 应对调查有心计
2016-02-27


近日令计划任职中共中办主任时期的数名旧部被去职,有海外媒体披露,面对中共当局的调查,令计划有自己的应对策略,但他也供出了约300人,这些人多数还在任职,手中握有实权。

令计划供出300人

海外明镜新闻2月26日引述消息人士披露,在落马后,令计划应对中共当局调查有自己的策略,既不是沉默对抗或嚣张顶撞,也不是恭顺配合调查。而是采取了“软中带硬,守中有攻”的策略。

令计划的策略可归纳为三点:认错,不认罪,不承担责任。

在调查过程中,令计划非常详尽检讨反省自己参加工作以来在各方面犯过的大小过错,尤其是参与和执行中共中央决策中的错误。但令计划非常坚定否认犯有任何以权谋私、权钱交易、拉帮结派、图谋不轨等违法犯罪行为。在专案组工作人员提出的很多指控问题时,令计划非常明确清晰推卸责任,甚至将责任推给他的上司胡锦涛,以及某部门、某省的主管官员等。

消息人士透露,令计划供出了约300人。其中有人已落马,有人已受到中共党纪和司法处理,但多数人还在担任官职,手中握有实权。

报导称,专案组人员投入很多精力和脑力来破除令计划的心防,致使令计划供认的事实越来越多。令计划案件也是中共当局反贪腐运动的重点任务之一,查清令计划供认的线索,以及供出官员涉案程度和罪证。经过核实后,有的安排“软着陆”,有的要严肃处理。

令计划旧部5人去向不明

根据大陆媒体近日报道,中共原中科院副院长赵胜轩、原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王仲田、原中联部部长助理丁孝文、原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卓松盛、原中纪委驻国家卫计委纪检组组长陈瑞萍、原中央纪委驻交通运输部纪检组组长李建波等6人,先后去职,除了李建波担任交通运输部纪检党组成员外,其他5人去向还不明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这6人中,赵胜轩和王仲田曾在令计划手下担任中共中办副主任,丁孝文曾任中办调研室局长,卓松盛曾任中办调研室主任,陈瑞萍曾任中办秘书局副局长、毛泽东纪念堂管理局局长。

法广2月24日报导,上述官员应该是被视为令计划余党而被拿下,目前为止,中共中纪委或中组部尚未公布他们是否被双规,或是受到处分。

令计划曾多次传出“疯讯”

路透社6月12日引述消息人士透露,令计划似乎出现精神崩溃。一名不愿署名的消息人士称:“令计划所承受的压力太大。他未曾走出丧子之痛。他将自己的失势归咎于家族成员。”

另一消息人士说:“令计划毫无缘由地不断高喊其父母的名字。精神科医师被要求鉴定他是否装病。”

香港《动向》2015年5月号披露,在接受中共内部审查期间,令计划大玩心机。在审查初期,经常有意出现不正常的言行和精神状态,自称“大脑一片空白”,希望即可死亡等。在正式落马后,令计划曾先后3次“入住”中共武警总医院精神病症特别病房。中共专案组工作人员曾怀疑令计划是故意以装疯卖傻方式对抗审查。

审查工作人员还发现令计划经常观察监管人员的行踪,并选择时机假借梦话来表示不满:“我没有罪,是被冤枉的,是被周永康拉下水。”

香港《争鸣》2015年8月号消息,2015年6月初,经过医院专家会诊后确认令计划已经“康复”,出院继续被看管。7月15日,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向令计划作最后通牒式谈话。“这两年多时间,你扮演、演戏够伤脑筋,伤元气,不要戏演多了,扮过头了还不休息,下场是惨的。”令计划听后直冒冷汗,跪求中共中央能宽恕。他又表示,看在他已经去世的父母的份上,给一条生路。

据悉,令计划做了4次交代,请求当局宽恕,不移交司法处理。报导称,令计划交代了违反中共的党政纪律的问题;没管教好家属;自己生活腐化堕落,与多名女性有婚外情等。

但令计划每次都刻意回避收受巨额贿赂,以及为其妻、家属谋取利益的问题。因为令计划明白他所交代的问题,最多就是被“双开”。但受贿问题却会让他“终老”在秦城监狱。

香港《动向》2015年9月号报导,2015年8月下旬,令计划的“精神病症”又复发。29日晚被送往武警总医院医治。白天,令计划经常哈哈大笑,叫着原来同事名字;晚上,他放声歌唱,也会叫着兄弟姓名等。
    来源: 文琮东 责编: Kitt

    上一篇: 孙海英微博被封 网友质疑公民权被剥夺

    下一篇: 爸妈注意了 千万别损伤孩子的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