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老板自杀:政府4年3折腾致厂破人亡
2016-01-22
曾经是中国“改革开放”最早的一批企业家,浙江“标兵企业”──衢州市天杭人造板有限公司(下称天杭公司)老板单金浩,自2011年,经历政府持续四年的三次“工改商”的折腾后,公司陷入绝境,2015年8月3日凌晨,单金浩最终选择在公司办公室内上吊自杀。

单金浩遗书:“人在干,天在看”

据大陆媒体报导,单金浩自杀当天,除了给微信朋友发现短信外,还给政府留下了一封内容详尽的遗书。上面赫然写有六个字:“人在干,天在看”,并“敬送柯城区政府”。

就在单金浩离世一个月后,中共柯城区法院印有2015年9月22破产的通知书,仍旧贴在了天杭公司门口的墙上。

单金浩的自杀及天杭公司破产给他的家庭带来了灭顶之灾。2015年9月26日深夜,单金浩46岁的长子单翔在处理公司后事期间,突然猝死在家中。一个多月后,10月30日,单金浩90岁的母亲因无法接受亲人的离世也郁郁而终。

白手起家

单金浩是杭州人,18岁当兵转业后,到杭州西湖区物资局工作。1988年,辞去公职下海经商,成立了浙江省内第一家私营不锈钢贸易公司。数年经营后,他成为国内多家国有钢铁企业的浙江总代理。

2002年,浙江省提出让杭州、宁波和绍兴等沿海城市,将一些产业转移到衢州和丽水等山区城市,同时也希望沿海城市的资本积极向这些城市扩张,藉以加快这些城市的经济发展速度。

单金浩幼子单翊回忆,当时父亲决定去衢州投资,家人都反对,但是单金浩还是筹足8,000万元到衢州双港开发区,买下了155亩土地,投资一条人造板生产线。

单翊回忆,经历一番磨砺,公司成为柯城区十强工业企业,担任总经理职务的单翔当选为中共衢州市政协委员。

此后数年,公司的销售额逐年增加。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天杭公司遭遇挫折。此时,单金浩次子单翊接替单翔担任总经理职务。经过调整更换产品,企业重迎生机,公司成品率逐渐提升。

“工改商”企业停产

单翊称,2011年6月初,衢州经贸局局长称衢州正在推进“工改商”政策,天杭公司地段优越,是政府“工改商”考虑的首选地块,单翊表示支持。

此后,单金浩获悉,政府希望在天杭公司的地块上,建造开发区行政商业服务中心。将天杭公司155亩的工业用地改商业用地,并将地块纳入到招标流程。

2011年11月,公司停产。停产前,天杭公司的产值在1.4亿元(人民币,下同)左右,产品利润在1,000万元左右。若年景好,公司年利润能接近2,000万元。

“工改商”一波三折

天杭公司借资500万,用来清退员工,但此后,“工改商”却陷入死机状态。从2011年12月起,再也没有政府部门前来接触洽谈此事。2012年4月,柯城区区委书记告诉单金浩,“工改商”有点困难。

此局面使此前已借款社会资金清退工人的天杭公司没有回头路。不仅如此,停产后,还需要支付数千万元贷款的银行利息,公司财务压力突然加大。

单翊说:“每个月财务成本上百万元,而且还在持续增加,根本无法停下来。”

2012年8月,时任双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再次向天杭企业传达“工改商”精神,第二次“工改商”成为公司救命稻草。

此时,一些银行也准备对天杭公司缩贷,单金浩还将自己和亲戚的房产作抵押,家庭成员全部签名。这意味着若公司破产,家产也要赔光。

但是天杭公司持续一年停产时产生的民间借贷让“工改商”过程再度遇到挫折。天杭公司被银行告上法庭——天杭公司与其它企业互保,产生连锁反应,2012年4月,一家地方银行将天杭公司的资产查封。

2013年1月7日,衢州经济开发区双港管委会和衢州市柯城区土地储备中心联合向天杭公司发函,认为天杭公司涉及法院资产查封和资产抵押,希望天杭公司处理好债务问题。第二次“工改商”就这样再次落幕。

半年后,2013年8月,衢州市政府出台40号文件,将天杭公司第三次推到“工改商”面前。

这次“工改商”根据文件精神,天杭公司所属地块,每亩可获得25万元到30万元的补偿,天杭公司155亩土地又获得接近5,000万元的增值,单金浩决定背水一战。

单金浩提出,把天杭公司的所有资产都交给债权人,只希望能保全自己2002年之前所购买的私人房产。未料2014年10月,衢州市政府发出2014年50号文,对实行仅一年多的2013年40号文进行废止。
 
厂破人亡结局

单翊回忆,从40号文件废止后,天杭公司陷入绝境。

单金浩自尽后,家属曾在天杭公司设置灵堂。单翊说,一段时间后,管委会工作人员进入现场,将灵堂拆除。随后天杭公司大门上锁,关闭至今。
    来源: 网络 责编: Kitt

    上一篇: 山东副省长辞职 曾为晋升隐瞒绝症

    下一篇: 中纪委披露吉林官员落马前劣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