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采访“巧克力女孩”事件 甘肃三记者被抓
2016-01-19


最近,中国甘肃省三家媒体驻武威市的三名记者突然失联,警方称三人因涉嫌“敲诈政府和个人”被刑事拘留。有分析认为,这三名记者因为深入报导“巧克力女孩”事件,影响甘肃“两会”期间“维稳”而被抓。究竟是警方滥用权力还是媒体人以权谋私,民众议论纷纷。

1月15日微博认证的《市场信息报》记者谈春平在微博上发消息说:“《兰州晨报》、《兰州晚报》、《西部商报》等甘肃三家都市报驻武威市站记者,失联好多天,失联的兰州晚报女记者雒焕素电话也好多天打不通了,有线索者可私信。”

财新网引述谈春平的博文称,一名自称是武威公安局凉州分局刑警陈虎的人,曾多次致电要求他删除微博。据谈春平提供的通话录音显示,陈虎称此事与“巧克力女孩”无关。后财新网记者联络陈虎,被其以不能分辨记者身份真伪为由挂断电话。

1月17日,法制媒体记者王镡在其认证微博发文称,武威公安凉州分局对此事回复表示,1月9日,三家记者站的三个记者因为在武威采访时互相配合,涉嫌敲诈政府和个人,被刑事拘留,已告知报社和家属。具体案情还在调查之中。

事发后有分析称,此三名记者都曾深入追踪报导12月28日发生的“巧克力女孩”事件,被抓恐与此事有关。

2015年12月28日,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一名13岁的初中女生,因在某超市内偷了几条巧克力,被超市营业员发现,对其进行体罚、恐吓、威胁并通知家长、索赔,后又被母亲责骂、推搡。该女孩疑似不堪受辱从广场高楼跳下身亡,家属到超市讨要说法,此事件不断发酵,引发万人聚集涉事超市。

而此事件发酵期正值甘肃“两会”邻近之时,通常在此“政治敏感期”,中共都会强调“维稳”,将“一切不稳定因素压制下去”。

1月15日政协甘肃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在兰州举行,拉开2016年甘肃“两会”的帷幕。而两天前,1月13日,甘肃省“两会”新闻宣传部门召开会议强调,各新闻单位要有步骤、有计划地做好会前、会中、会后的报导。

近日,甘肃媒体正“抱团”聚焦两会。目前,《兰州晨报》、《兰州晚报》和《西部商报》都未对此事做出官方通报。有媒体人士认为,即使官方有通报,也得等到两会后,要确保“万无一失”。

是记者敲诈还是被噤声?

此事到底是记者敲诈还是被噤声,舆论纷纷猜测。网民“梧桐雨-V”留言说:偏向性报导应该治理治理了,不过以敲诈政府的罪名恐怕不能服众;杨学林律师则认为:访民敲诈政府,记者也敲诈政府,政府如此软弱可欺,如何为人民服务?有网民感叹:律师、记者原本是受人尊重的职业,现在竟成了一对难兄难弟,一个颠覆政权,一个敲诈政府。

中国大陆确实存在媒体记者进行敲诈勒索的现象。去年10月,中央巡视组也曾点名批评党媒《人民日报》下属媒体及《求是》杂志存在新闻敲诈的情况。

河北资深媒体人朱欣欣1月18日接受自由亚洲采访时表示,如果警方所说属实,三记者“敲诈政府”确实成立,那也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中共的政府部门以及一些官员的劣迹令他们存在大量“被敲诈”的空间,加上中国的新闻并不独立,背靠党政机关的媒体所拥有的权力令一些道德缺失的记者索性以权谋私,获取利益。但她也表示,不排除三名记者因报导而遭到当局的打击报复。毕竟在中国敢言记者被打、被抓的事件屡见不鲜。

2015年10月16日《南方都市报》记者刘伟因报导王林案被江西警方以“涉嫌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为由刑拘。

2014年6月《亚洲周刊》前记者王建民、呙中校被大陆公安抓捕,其办的杂志曾曝光中共350人的大型间谍案。

2013年10月《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湖南长沙警方以涉嫌损害企业商誉的罪名跨省抓捕并刑事拘留,因为他发表了10篇有关上市公司中联重科“利润虚增”、“利益输送”、“畸形营销”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评性报导。

保护记者委员会日前发布2015年的报告称,中国是2105年全球关押新闻记者最多的国家,关押记者人数占全球关押人数的四分之一,也是连续第二年成为关押人数最多的国家,超过埃及和伊朗。

据该机构1990年首次发布此报告以来,中国关押记者人数的纪录最高,而且仍呈现连年递增趋势。2015年大陆被关押的记者为49名,2014年44人,2013年为32人。

自由撰稿人、前武汉《中国》杂志社记者刘逸明则表示:“中国缺少新闻和言论自由实际上由来已久,从江泽民时代一直到现在,每年都会有一些有良心的记者因为发布一些真实的报导而被抓捕,而且这个现象一直在持续,虽然国际上一直对这一现象持续关注,但是一直没有改善这个问题。”

对于中共当局打压记者的目的,刘逸明认为是为了遏制真相的传播。他说:“为了杀鸡儆猴,打击被关押的记者本身也是警告其他记者要以官方的意志为导向,不要有与官方步调不一致的思想和动作。”
    来源: 周慧心 责编: Kitt

    上一篇: 大陆民航局前局长周来振严重违纪被双开

    下一篇: 任志强发大陆地产去库存炸药论 智库学者提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