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25亿山西副市长 700亿曾庆红父子
2015-12-24

12月23日媒体从山西司法机关获悉报导,去年5月被带走调查的山西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已立案移送,据山西省委内部通报、检察院人士透露案情,张中生受贿额超过6亿元,涉案金额高达25亿元以上。张案涉及25亿元人民币固然成为新闻标题,但该案“物超所值”的是让人再次关注曾庆红父子目前两起当局默认的腐败大案。

张中生官位虽小但是巨贪兼涉大案,此前报导涉及的是皆案发于2014年的山西窝案与华润宋林案。

首先简单回顾山西窝案,在2014年山西官场大地震第一波,即落马前十名,排行第一的是吕梁市市长丁雪峰,同列第十的是同日落马的杜善学、令政策,而张中生排名第八,尤其他是整个窝案迄今唯一被查的退休官员,在山西窝案中高度卷入煤腐败。

张中生公开资料,从2003年由中阳转进吕梁任副市长、市委常委,至2013年3月退休,长达十年分管全市煤炭工作,官场生涯与山西经济一起进入“煤炭黄金十年”。期间,山西省煤炭行业兼并重组,权力空前的张中生,成为煤商争相贿赂的头号官员。今次新闻张中生受贿额超过6亿元,涉案金额高达25亿元以上,这数字皆来源于山西官方。

提供媒体此前报导资料参考,在贿款方面,据报,吕梁煤商出手骇人听闻,竟然使用大额承兑汇票,已知有11位煤炭富豪向张中生大额行贿。所以张案受贿“超过”6亿是超过多少?在审批权腐败利益方面,张案涉案金额高达25亿元“以上”,上限又是多少?

据媒体曾经援引案例,在煤炭资源整合中,一位煤老板的2座矿被以评估价半价收购,差价近4亿元,粗糙换算均差2亿元。而据公开的官方资料显示,2008年至2010年,吕梁全市矿井由355座整合为112座,也就是243座被兼并重组,若简单按上述对折收购价换算,有近500亿元的审批权腐败空间。不仅吕梁一市一地,人称“吕梁教父”的张中生,甚至省内异地“一句话就能决定煤矿开闭或兼并”。

再来重点回顾央企华润宋林案,在他2014年4月17落马之前,曾遭多位知名记者以公民身份接力举报,而将举报推上最高潮的是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特别是他的揭密稿件(2013年7月5日,华润电力专案致数十亿国资流失)能在央级媒体的子报刊发出来,披露了华润宋林一手主导的百亿收购案(2010年2月完成)却在山西买回了一堆“破烂”(市值仅约52亿元,且有的停产荒废)。国有资产巨额流失,当地两大煤商得利(受益人张新明和中间人邢立斌)。

另据最早举报宋林的晋媒记者前《山西晚报》李建军,在宋林落马受访时曾向大纪元表示,宋林案已被中纪委列为继周永康案件之后的第三号大案,宋林案背后涉及更大的老虎,某中共退休政治局常委,这也是为什么之前他被举报了四年还调查不下去的原因。

宋林2014年4月17日落马后,官媒接力追问:宋林最初受到公开举报时,高层领导即已批示严查,但据说遇到阻力,被顶了近一年(4月18日新京报)。谁是严查华润董事长宋林的阻力?这个或这些不辨是非、无视法纪、明里暗里和高层领导掰腕子的家伙究竟是谁?他或他们哪来那么大胆子,哪来那么大底气和力气?(4月19日光明网)。

“谁顶了高层领导查办宋林批示近一年?”当舆论点名华润宋林,说的其实是他背后的曾庆红,不仅仅是网上流通不少足证两人于公于私关系密切合影的公务照、私房照,还是国务院直属境外央企的华润,其人事任命由中组部,又因注册地香港,在国资委发改委之外,其集团工作还须受港澳工作组的监督,所以1985年加入、2004年窜升集团核心高层的宋林,不能没有曾任中组部与港澳工作主管的曾庆红的推送。

现在回头看2015年11月9日人民日报刊文“权权交易手段隐蔽 周永康回报蒋洁敏晋升”,只要换个标题,其内容完全可以套用在曾庆红与宋林两人身上。

当然最为重磅的公开抨击是,2014年3月9日两会期间,习近平在地方代表团的一席话成了官媒评论的标题:“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

让习近平有感而发的国资流失,据此前多个不同信源交叉均指是胡温当年欲办受阻、习近平始终耿耿于怀,以及揭发报导的媒体主编胡舒立因此去职的山东鲁能集团私有化,曾庆红的儿子曾伟是幕后操盘手,37亿贱价并购账面资产超过700亿、市价逾千亿的鲁能集团,特别是曾伟的37亿还不是从自己口袋,而是银行融资,抵押品就是一座山西撂荒的煤矿。

目前包括官方在内的舆论皆公认,鲁能案是近几年规模最大的国有资产流失案例之一,而在宋林案爆发后就要再加上央企华润,而近30年华润生涯的宋林也不仅只山西一起百亿收购腐败而已。但不论山东鲁能案或华润宋林案,都已被习当局视为曾庆红父子的腐败大案,何时处理只是时机问题。
    来源: 陈思敏 责编: Kitt

    上一篇: PM2.5增致病风险 去年夺全台6000人命

    下一篇: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喊“闯关” 大变局信号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