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的镜头下 官员罕见变脸了 图
2015-03-04


柴静的深度调查纪录片《穹顶之下》用一系列“惊悚”的数据唤醒了中国人对环保问题的重视,其中一个罕见地现象引人关注,即接受采访的官员似乎全都出人意料地“变脸”了。镜头前的他们,不再打官腔,不再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且如裹脚布般又臭又长的话,而是用平实的态度、接地气的语言,向外界展示了中共官员们“不同寻常”的一面。官员为何不能好好的“说人话”?中共官场积弊已久,换个角度看柴静的《穹顶之下》,显现的便是政治雾霾的“穹顶”下,官场内官僚气息浓厚导致政府部门的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官场恶习。


除了惊人的调查数据吗,柴静诚意之作最让公众印象深刻的,莫过于接受采访的几位官员颇为坦诚相见的“真心话”。“大面积造假,或者说得更严重一点,全面造假,这是行业内的秘密,90%基本配置都不在”——北京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处处长李昆生;“环保部门肯定是有惰政的嫌疑,这个我承认,肯定是这样,你也没有再追。我现在都张不开嘴,我怕人看见我没牙(因立法缺陷,无明确执法权),环保尴尬不就尴尬在这儿吗?”——环保部车辆污染研究处主任丁焰;“我早就想卸任这个标准化委员会主任了。外面人就说你拐向中石化,中石化就说你吃里扒外,里外不落好。”——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前总工程师、国家石油标准委员会主任曹湘洪。有网民直呼:“他们终于‘好好说话’了!”

是不能也,还是不为也?单就如何说话的问题,显然是不为也。而对于雾霾背后的症结所在,数位官员也是心知肚明问题出在哪里。但是发现问题之后,却不约而同选择了缄默。待到解决问题的环节,也一以贯之地踢皮球,互相推诿。事实上,在中国官场内,官员们官话套话“打太极”的现象频出。2014年的两会上,一向对官员照本宣科“零容忍”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便展现了“铁嘴”本色,他当场“叫停”时任省委书记的王儒林的总结发言,并指着王儒林手中的稿子说:“你说话肯定是说我的发言如何如何重要。我刚才又没稿子,你怎么知道并事先打印出来那么多呢?这不是形式主义么?你不用念了!”

胡温时代“九龙治水,各管一摊”,造成“山头林立”的后果便是例子。有分析认为,之所以说今日中共内部“朋党”严重,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于胡锦涛时代“九龙治水”,九个常委各管一摊,不仅之间留下“政治空隙”,让有野心之人从中钻营,而且底下的人自然也就觉得有机会能够仕途“再进一步”。因此拉帮结伙,不仅能够在政坛自保,更是有可能互相扶持,再登高位。多头管理、职能交叉、权责不一、各行其是等种种因素夹杂,周永康、令计划看似分属不同“山头”,但结为朋党,蝇营狗苟,也就不难理解。
    责编: Amy

    上一篇: 我国科学家发现距离地球128亿光年超亮类星体

    下一篇: 威廉王子戴黑礼帽现身上海 自己背包拉箱子(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