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劳改营幸存女子亲历黑幕:以老鼠为食(组图)
2015-02-08
Ji-hyun Park 曾被判关押在朝鲜的劳改营进行改造。在历经沧桑的一年后,Ji-hyun 向人们揭秘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朝鲜黑幕:犯人被迫用双手去清理堵塞的马桶,饥饿的人们为了生存不得不以老鼠为食。Ji-hyun 向人们诉说了朝鲜这个神秘国度的真相:“这真的是很难以启齿。你甚至可以认为朝鲜简直就像一个大型的监狱。人们在这样的国度里食不果腹,每日仿佛都在为该如何生存下去而绞尽脑汁。如今,他们现在可能连老鼠、蛇或者野生植物都没得吃了。”



 Ji-hyun Park在被中国以“经济罪犯”为由驱逐出境之后,曾在名为Chongjin的劳改营呆过一年。在这一年内,Ji-hyun被迫不停的劳动做苦力



如果违背纪律,Ji-Hyun则会被勒令去用双手去清理堵塞的马桶

  勇敢的 Ji-Hyun 决定还是要将自己在朝鲜所遭受的一切折磨公诸于世。如今 Ji-Hyun 已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国际特赦组织并拍摄了一部名为《另一场刺杀》(The Other Interview)的短电影。这个名字是根据索尼影视集团在去年所拍摄的喜剧电影《刺杀金正恩》命名的。朝鲜在得知了这一电影时,曾立刻勒令索尼删除这部电影,并威胁说这很有可能会引爆起“一场战争”。在14年12月,索尼的邮箱库曾被黑客进入,成百上千的不堪入目的邮件被曝光。据当事人的回忆,Ji-hyun曾成功逃离了90年代晚期正在闹大饥荒的朝鲜。据估计,在此次大饥荒中死亡人数已高达400万。对此 Ji-hyun 回忆道:“在1996年到1998年期间,有很多人都已命丧黄泉了。火车站台上尸横遍野。”



回忆起90年代朝鲜的大饥荒,Ji-Hyun说道:“在1996年到1998年期间,有很多人都已命丧黄泉了。火车站台上尸横遍野。”


 当Ji-hyun回忆起这惨痛的过去时不仅声泪俱下,“这真的很让人难以启齿。不过你可以认为如今的朝鲜就类似于一个大型劳改营。”

  Ji-hyun 曾经付钱给一名司机乞求他将自己和妹妹一同带离朝鲜,逃离这犹如梦魇般的大饥荒,因此 Ji-hyun 也不得不抛弃下自己命已垂危的父亲。但是就在Ji-hyun 逃跑到中国境内时,有人将她给举报了,Ji-hyun 最终被遣返回朝鲜并被判入名为 Chongjin 的劳改营中。在这仿佛大监狱一般的劳改营内,Ji-hyun 和其他犯人被迫称呼守卫为“老师”。她回忆说道,“我们必须工作的比畜生还要勤快。每天早上4:30 就必须起床,并且他们不给我们任何食物。如果是夏天,白天更长的话我们则必须得工作到晚上8、9点他们才放我们回去休息。日复一日,每天不是到了夜黑时刻他们不可能让我们休息。那时候我觉得白天漫长的仿佛永远不会结束一般。在所谓的‘用餐完毕’后,我们则需要将我们‘感恩的心’用行为表现出来,还要朗诵员工守则、学习歌曲。那时候,每天都得折腾到半夜大家才能回去休息。”’



成百上千的劳改犯人被迫称呼守卫为“老师”

在贫瘠的山地里工作数十个小时之后,饥不择食的妇女开始抓老鼠挖生土豆吃,这一切只是为了能够顺利活下去

  在服刑期间,Ji-hyun 曾被送入山里去做苦力,狱长要求犯人们用双手去清理山里的杂草从而开发出梯田。饥饿不堪的妇女不得不生吃刚从地里挖出来的土豆。由于她们实在是太饿了,就这样连带着泥土一起生吃下肚。因为犯人们都太渴望活下去了,所以也有的人饥不择食的将动物的粪便中掏出一些种子、狗吃剩下的狗粮甚至乌鸦作为食物。我们就这样用双手去清理土地。有时候四个妇女得托起一辆牛车,两个人在前面托另外两个在后面推这样,载着无比沉重的的泥土在田里奔波。而且我们还不能用走的,我们必须得再这样的重负下奔跑着拖运。”在 Ji-hyun 其他痛苦不堪的回忆中,她还说道:“如果被发现你正在清洗沾满血迹的卫生巾,你就会被命令将它戴在头上,任由着鲜血从头顶滴落并哀求着长官的宽恕。”



如今,历尽沧桑的Ji-hyu和她的四个孩子与丈夫安全的居住在美国曼切斯特州



金正日(左)是朝鲜的第二代最高领导人,也是Ji-hyun被关押入狱时候的领导者。他的儿子金正恩则(右)是朝鲜的现任第三代最高领导人

  任何因为支持韩国而被抓的犯人都会被送入政治监狱里,这些被抓走的人从此也便了无音信。在与国际特赦组织的访谈过程中,Ji-hyun 说道自己的家人在90年代的大饥荒也搬迁了,她则留下来继续照看着自己年迈的父亲。身陷窘境的 Ji-hyun 记得,“当我的父亲身体每况愈下时,他甚至都没办法开口说话。他多次用手比划着叫我赶紧离开,离开朝鲜。虽然我也于心不忍,但是最终我还是离开了,留下了一碗米和几件换洗的衣服就这样离开了,把父亲留在了那样一个冰冷的小屋里。在父亲去世的时候,我都没能守在他的身边。”Ji-hyun 泣不成声,继续补充道,“我连父亲临终的时候我都没有守在身边,简直就像是一个自私透了的孩子,为了自救而抛弃下了生我养我的父亲。”可是即使 Ji-hyun 逃走了,幸运之神似乎并没有对她有多少眷顾。在逃离到中国两周后,Ji-hyun 被搭载她的司机威胁说必须嫁给一个陌生男子,这样才能确保 Ji-hyun 以及她家人的安全,否则司机就将 Ji-hyun 举报并将其遣返回国。Ji-hyun 曾被司机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小屋里,以便有买家想要来“物色货物”。 Ji-hyun 说:“他们(买家们)与司机讨价还价着我的价钱。这和贩卖市场里关在笼子里的宠物没有什么区别。最后一个买家以5000人民币将我买走了。”



在抵达中国境内时,Ji-hyun不幸遇上了人贩子,将其以5000元人民币卖出

  随后不久,Ji-hyun 便怀孕了并生育下了一个男孩,并被时刻监视着以防她逃跑。Ji-hyun 将自己的宝宝取名为 Chol ,寓意为“钢铁”。因为 Ji-hyun 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坚强地面对这世界无常的一切。



可是好日子似乎并不长,在刚生完孩子没多久,Ji-hyun 便被当地居民所举报被抓入警察局,甚至连最后道别的机会都没有,不得与自己襁褓中的婴儿与丈夫分离,回到了朝鲜。但是由于自己的腿受到破伤风的影响,Ji-hyun 躺在病床上举步维艰,根本无法工作。鉴于社会制度等因素,Ji-hyun 最终还是逃离了劳改营。饱受惊吓的 Ji-hyun 几经周折后,再次来到了中国境内,与自己的孩子团聚。由于害怕再次被举报又被遣返回朝鲜,Ji-hyun 决定连夜带着孩子逃离到蒙古利亚。当她们顺利徒步抵达中国边境,小心翼翼准备翻过铁丝栅栏时,不幸被中国士兵发现了。正当 Ji-hyun 惊讶的手足无措之际,一个神秘男子的出现了!这或许改变了 Ji-hyun 一生的命运,他将铁丝栅栏给剪破,协助母子两顺利逃到了蒙古利亚境内。在随后的日子里,Ji-hyun 与这位神秘男子相爱了。如今,Ji-hyun 也再次诞下三个宝宝,一家四口正安全地生活在美国的曼切斯特州,并打算在近期完婚。


        Kate Allen 是英国国际特赦组织的人事助理,说道:“这正是朝鲜以多种借口所隐藏的不为人知的秘密。朝鲜人民无疑正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就仿佛是梦魇一般。由于惧怕被关入这令人望而生畏的大监狱中,人们都中规中矩的不敢越界一步。成百上千的人民群众在这劳改营里疲劳致死,饥饿致死,被虐待致死。如今,国际特赦组织已经发布了一部名为《另一场刺杀》的电影,全世界人民可以真实地看到朝鲜人民在金正恩的带领下是如何食不果腹的度过惨淡的生活的。这正是朝鲜所极力向世人所隐瞒的,这也是为什么你更应该去看看看这部电影。”
    责编: Lily

    上一篇: 泰国前总理英拉申请出国旅游遭拒

    下一篇: 慢跑过多有害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