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善意值多少钱
2016-03-27


1、2010年,我独自来到西雅图念书。一切都是新的,语言,饮食,用拥抱蹭脸表示你好和再见,以及在开学前,上学校书店自购课本。

课本按学科分类。书店很大人很多,我右手环抱一个文件夹,取书放进怀里,转身碰见熟人,寒暄着同路回家。

进了寝室才发现书还在手里,大约因为被挡在文件夹后,躲过了人们的视线。

我发了会儿呆,连忙查看定价。飞来横财啊,净赚175美元,一个KS手提包,本学期开门大吉。

又马上皱起眉头。

这种事未免掉人品,恐有报应,搞不好会碰上一个变态教授,或者出门丢钱包。如果再不幸点儿,所有的课上都碰不到一个美少年,那我就要哭了。

我左思右想,神情恍惚。出门吃午饭,没走两步,便险些撞上电线杆。

报应来得太快了。

我抓起那本书,一路小跑回学校书店。

“真对不起,我刚刚在这里遇到熟人,光顾着聊天忘了手里还有书,结果没付钱就走出去了。我不是故意的,书还给你们。”

柜台前,收银员接过书,连声道谢,谢得我脸红得都想逃了,她又说:“请等一下。”

便转身与同事交头接耳起来。

不一会儿,她们一齐回到我面前,手里多了一张卡片。

“昨晚来了个老奶奶,丈夫刚刚去世。这张赛百味代金卡是老人生前没用完的,她希望我们把它送给一个善良的人。我们达成共识,你配得上这份礼物。”

她们用了“deserve”一词:值得,配得上。

我接过卡片。

它旧,但被保存得很完好,上头附有一张黄色小纸条,我对英文连体字还没有辨识能力,琢磨了几遍,勉强读出最后一句话:Thank you for your random act of kindness.(谢谢你不经意间的善举。)

我眼前飘过一排KS包包,红色款橙色款黄色款还有格外别致的宝石绿款,一阵脸红手抖心虚。

而店员还意犹未尽,窃窃私语。

“谁说中国人素质低爱贪小便宜,真是信口开河。”

这一句入耳,已经起步走人的我脚下一顿,心头有什么东西动了一动。


2、几个月过去,学校甚至城市的地图在脑袋里渐渐清晰,我开始习惯每天排队乘公交车,习惯满街的大麻味,习惯把“谢谢”挂在嘴边,还在校日报社做起了记者。

有一天我去市中心做采访,结束后天色已暗。眼看快到黑人流浪汉出没的时间了,我加快脚步,却还是被一个黑熊一般巨大的黑人乞丐挡住了去路。

我吓得脸色惨白。

他伸出手:“我肚子很饿,你能给我点儿零钱买东西吃吗?”

我摇头。

我确实没带现金,只能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一笑。

“Well, thanks for your brilliant smile.”(“那谢谢你明亮的笑容。”)他说罢,侧身让路。

“不用谢。”

我说完,小跑几步加紧离开。忽然想起卡包里那张赛百味代金卡——我禁不住又停下来,转头看向那位巨型黑叔。他的黑衣服和黑脸在半黑的街头化作一团不太明显的黑影,一种寂寞与无助的存在。

我从包里翻出代金卡,跑回去递给了他。

他连声道谢,在我转身离去时叫住我。

“Young lady, it's not safe out here. Are you taking the bus? How about I walk you to the stop?”(“年轻的女士,这里不安全。你去搭公交车吗?我和你一起走到车站如何?”)

我们拐过路口,一小群黑人映入眼帘,围绕在公交车站附近,大声说着语调夸张的英语,看着我从他们面前走过。

那之后一段时间,我还经常想起那张代金卡,然后猜测它的余额。

是的,我并不知道它里面有多少美元。它属于我时,我要么把它遗忘在卡包里,要么在拿出的一刻忽然舍不得使用。

我祈祷不要太少,否则对不起“黑叔”陪我走路的好心;也不要太多,否则我就亏大发了。

那么,我的回身递卡,和他那句:“How about I walk you to the stop?”又分别值多少钱呢?

又过了一阵,我参加公益活动,每星期四上午前往西雅图的苏丹流民区。

他们是战乱时逃难前来的流民,群居在偏远小镇上,当地人怕他们,他们也和美国格格不入。

政府鼓励学生们用课余时间帮助这里的小孩子,我报了名,教他们简单的英语与算术。

事实是,没有多少孩子买这份善举的账。我们提供零食饮料,新鲜劲过去后,听课的人还是一天比一天少。

我是兼职的NBA直播员,以聊篮球,顺便讲算术的方式,留住了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三兄妹,学期结束时,他们的母亲邀请我共进家庭晚餐,送我礼物。

我拆开这位苏丹母亲的礼物,足足愣了五秒钟。

一张一模一样的,赛百味代金卡。

我试着想象这张卡在离开我后所经历的旅程:被巨型黑叔转送给苏丹孩子,孩子交给妈妈?或者,它们原本就不是同一张卡。


3、少年,我所讲述的卡片,就是这张了。

“它躺在我的卡包里,随我来到地球另一边,和我一起在这座小村庄里遇见你。”

大三的时候,我休了“间隔年”,回到祖国,又辗转在广州和上海两地实习。

我跟访一个东莞工厂的女工,随她一起来到了她的家乡。路过这片田地时,遇见了你。

少年,那时候你正在四处漏光的树荫下读书,用树枝在土地上做算术题。我跟着你,看你因为热爱读书被同伴嘲笑,被父母责罚,而这一切都没能阻止你对知识的渴望。

你告诉我,你要考进镇上的初中,城里的高中,然后上大学去。我忍不住坐在你身边,和你一起摆弄树枝,给你讲外面的世界。

你疑惑的眼神告诉我,你并没听懂这张代金卡究竟是什么,你或许认为它很值钱,又或许觉得它和你用废卡纸折成的玩具一样,没什么用。但我依然把它送给你。

生活一成不变也瞬息万变,我看到这对小小的眼睛里,那个充满希望的你,就仿佛看到一个青年的你,拐进美国街头的赛百味店铺,用娴熟的英语匆匆买下三明治,然后回到人流里继续前进。

怎么会突然想起那个村庄和少年呢?已经过去一两年了。此刻我正开车行驶在去往芝加哥的夜色里。不过,我好像走错了路。

我来芝加哥面试,机场到酒店路途遥远,我开着华人中文电台,以防精神不济。

节目主题似乎是“你所收过的特别的礼物”。主持人与嘉宾们在一通接一通的电话里调笑。我听见有男声说赛百味代金卡,心头一动。

“我曾参加‘美丽中国’去山区支教,离开时有个学生送了我一张美国地区的赛百味代金卡,我不知道这张卡是通过什么神奇际遇辗转到了那里,但那个小学生显然很珍惜这张卡,他用布把它层层包裹了起来,轻拿轻放,后来说什么也要送给我,我很感动。”

男生的声音很好听,只是大约不善言辞,故事被他讲得干巴巴的,调频冷场了两三秒,大概连主持人也不知用什么语气接话才好。

而我已经刹了车,翻找起电台号码,我有相似的故事要讲。

高速上夜色深沉,来往的车辆也很少。我坐在车里,许多往事自记忆深处倾涌而出。等我找到号码,调频里早已开始了另一则故事。

芝加哥的夜冷而干燥,车内昏暗暗暖洋洋的。我静坐在车里,心想:就让这张代金卡继续它自己的旅行吧,我原本就是一个传递者,而非拥有者。

我放回手机,转动方向盘,轻踩油门,重新上了路。

作者:另维    原标题:《代金卡》摘自:《我们都是和自己赛跑的人》经北京紫图图书有限公司授权
    来源: 网络 责编: Lisa

    上一篇: 一种自激活“灭火球” 无人在场也能灭火

    下一篇: 活了近两世纪的老龟第一次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