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自实奇遇记

元自实奇遇记

2015-03-04
元家财务洗劫一空

元朝至正末年,山东大乱,元家遭到一伙强盗打劫,财物被洗劫一空。当时福建一带由陈有定据守,局势较为安定,元自实便带着妻儿经由海道奔赴福州,打算投靠缪君。

一家人到了福州,一打听,缪君果然是陈有定的幕僚,且颇有威权,门第显赫。元自实很高兴,但觉得自己一路跋涉,衣裳褴褛、形容憔悴,不宜仓促上门拜访,便先在城里租了一个住所,把妻儿安顿好,再购置衣饰,装束整齐,挑了个好日子前往缪府。正巧碰上缪君外出,二人在门口相遇,元自实站在马前行礼。缪君起初好像不认识他,直到听他说起籍贯来历,又通报了姓名,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连忙道歉,请元自实到家中,以宾主之礼相待。坐了好一会儿,喝完茶,缪君就送客了。

次日,元自实再度登门,仍只是被招待了三杯酒和一些点心,丝毫不见缪君流露眷顾之意,也不曾谈起先前借银两的事。元自实回到住处,屋内一派萧索凄凉的气氛,妻儿都埋怨他说:“你不远万里来投奔熟人,是为了什么?如今被三杯薄酒搪塞过去,一句话也不说,我们还有什么指望?”元自实迫不得已,只好第二天再次拜访缪府,而缪君似乎已有点厌烦他了。

元自实正要开口,缪君急忙说:“过去承蒙元兄借我路费,我一直铭记在心,不敢忘怀,只是仕途萧条,俸禄微薄,如今老友远道而来,我岂敢辜负恩德?还请元兄将借条还给我,我必将钱款陆续如数奉还。”

同乡翻脸不认帐

元自实不觉惶恐道:“我与你是同乡,从小往来密切,因感念这份情谊,一心想要周济你的急难,从来就没有向你要过借条,你今天怎么说出这种话来呢?”

缪君一本正经的说:“借条确实是有的,恐怕是兵火之后,元兄将它遗失了吧?

不过有没有借条,我也不计较了,只希望放宽期限,容我尽量偿还。”元自实无力辩驳,只好应声点头,随即告辞。心中责怪缪君竟如此虚伪狡诈、忘恩负义,而自己亦落得无能为力、进退两难的田地。半个月后,元自实再访缪府,缪君只用好话敷衍他,终究不肯拿一文钱出来。就这样反复推托,不觉已有半年。

从元自实的住处到缪府,途中会经过一间小庵,元自实常在那儿歇脚。

庵主轩辕翁是个修行者,见元自实经常在这段路上往来,便与他搭话,两人因此相熟。

时值隆冬,新年将至,元自实穷困至极,一筹莫展,不得不再到缪家,哭着拜求缪君:“眼看新年就要到了,可是我家徒四壁,无米无钱,妻儿饥寒交迫。过去借你的银两,如今我也不敢再求你归还,只求你发发慈悲,稍微接济我一点钱粮,就算是看在过去的情面上,怜悯体恤我这个同乡吧。”一边说,一边跪地不起。

遭遇再次失信

缪君扶他起来,扳著指头算了算日子,说道:“再过十天就是除夕,你可在家安心等待,我从俸禄中分二石米和两锭银子给你,到时候会叫人快马送到你家,作为过年的资费,希望不要嫌少。”说完,再三叮嘱元自实不要出门等候,在家守着就行了。元自实感激不尽,回到家,向妻儿转告了缪君的话。好不容易挨到除夕之日,一家人翘首以待,元自实端坐家中,派小儿子到巷子口观望。过了一会儿,小儿子飞奔回来说:“有人背着米来了!”元自实急忙出门迎接,谁知那人径直路过他家,头也不回。元自实以为来人不认识他家,追上去询问,那人说:“这是张员外送给塾师的粮食。”元自实只得默然回家。不一会儿,小儿子又跑回来说:“有人带着钱来了!”他又出门迎接,那人还是目不斜视的经过他家门口,追上去一问,那人答道:“这是李县令馈赠行旅之人的。”元自实再次失望而归。一天里,类似的情况遇到了好几次。到了晚上,连一点动静也没了。

放下恩怨

第二天就是新年元旦,元自实被缪君一再欺骗,如今家中连一粒米、一束柴都没有,妻儿相对哭泣。元自实愤恨不已,暗地里磨了一把锋利的刀,坐等天亮。等到更鼓停止,晨鸡打鸣,他便带上刀直奔缪家,打算等缪君出门时刺杀他。此时天刚拂晓,路上没有行人,只有小庵中的轩辕翁点着蜡烛,对门坐着诵经,见到元自实往前走,身后跟着数十个奇形怪状的妖魔鬼怪,有的拿着刀剑,有的持着锥凿,披头散发、赤身露体,样貌十分凶恶。过了大约一顿饭的工夫,元自实回来了。这次他身后又跟着百来个头戴金冠、腰衔玉佩的人,有的举著伞盖,有的握著旌幡,个个和颜悦色、意态安闲。轩辕翁看这情形,还以为元自实已经往生。诵完经立即赶到元家一探究竟,却见元自实安然无恙的坐在家里。坐定之后,轩辕翁问道:“今天清晨,你到哪去了?为何去时匆匆忙忙,回来时却从容不迫?可否说来听听?”(未完待续)
    责编: L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