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战争系列文章(八)终克武汉 北伐军击溃吴佩孚主力
2017-07-24

1926年8~9月,李宗仁指挥第四军、第七军、第一军刘峙第2师三次攻打武昌,士兵们正在挖战壕。


武昌城垣坚固 第一次攻城失利

吴佩孚在接连汀泗桥、贺胜桥两场惨败后,率残兵败将逃到武汉。他一方面继续从北方调兵南下增援,一面命刘玉春、陈嘉谟等率3万余人坚守武昌,刘佐龙守卫汉阳,自己坐镇汉口,决心死守武汉三镇。

1926年8月31日黄昏,李宗仁率领第四军和第七军先头部队到达武昌城下。李宗仁拟趁敌军喘息未定时,先发制人,便下令攻城。

当晚,北伐军携民间征集的数百架木梯,呐喊冲向城墙,攀梯而上。不料武昌城垣甚高,坚实无比,城外护城壕沟水深没顶。敌军早有准备,城上机枪林立,灯火通明,而北伐军征用的民间木梯太短,勇士们纵然不惧牺牲,攀登到木梯顶端,与城头有相当距离,遭到城头居高临下的敌军扫射,无法攀上城头,第一次攻打武昌城失利。

敌军火力过猛 攻打武昌再次失利

9月1日,第四、第七军主力全部抵达武昌城下,黄埔第一军刘峙第2师也奉蒋介石之命,正在赶来武昌增援的途中。

9月2日,李宗仁、唐生智、陈可钰以及各军高级军官举行军事会议,决定以仍由李宗仁任攻城总指挥,第四军副军长陈可钰任副总指挥,率领第四军、第七军一部和即将到达的第一军刘峙第2师攻打武昌;唐生智指挥第八军攻打汉口、汉阳,截断敌军对武昌的增援。

总指挥李宗仁重新作出攻城部署:第七军胡宗铎部负责武昌中和门、保安门、望山门的攻击;第四军负责进攻忠孝门、宾阳门、通湘门;第一军刘峙第2师向武胜门前进。

9月3日凌晨3时,北伐军向武昌发起第二次进攻,李宗仁亲临指挥督战。这次事先准备了用毛竹扎成的三四丈长的云梯,每一云梯配备奋勇队(敢死队)队员12人。

进攻开始后,奋勇队员在炮火掩护下奋勇向上攀登,不料遭到敌军在武昌城头、蛇山、龟山和江中军舰的重炮、机关枪猛烈轰击扫射。终因敌军火力太猛,第二次攻城又告失败。李宗仁终于明白,以北伐军目前的攻城器材和装备,强攻武昌城,成功机会渺茫。

北伐军缺乏重炮 第三次攻城失利

9月3日夜晚,蒋介石得知攻城失利的消息后,偕白崇禧、加仑、唐生智等人到达武昌余家湾车站。蒋介石、白崇禧、加仑等人并到洪山麓观察。第二天,蒋总司令召开紧急军事会议,要求趁敌人立足未稳,限48小时攻克武昌。

蒋总司令决定,第三次攻城仍由李宗仁任攻城总指挥,陈可钰任副总指挥,一切部署仍按照第二次攻城计划实行。

蒋介石另调黄埔第一军刘峙第2师接替第四军在忠孝门的防务,命令刘峙在拂晓带头冲锋,各军再跟著冲上去。蒋总司令命令每个师都组建一个攻城营,前锋部队携带短枪和手榴弹,在奋勇队后,取50—100米距离齐头并进,奋勇冲锋登城,并颁布悬赏令:最先登上城头的长官200元、士兵100元、部队3万元。

9月5日凌晨3时,北伐军发动第三次攻城,敌军枪炮齐发,更为猛烈,第四军和第七军将领率部奋勇冲杀,奋勇队多次冲到城下,但都被敌军密集火力击退,伤亡很大。激战中,忽然军中谣传刘峙师已攻入忠孝门,第四军和第七军闻讯大为振奋,益发奋勇争先,结果整连整排牺牲。

战况最激烈时,蒋介石偕李宗仁赴城边视察,流弹在二人左右飕飕横飞,蒋总司令极为镇定,态度从容,具主帅风度,让从排长干起、久经沙场的李宗仁也很钦佩。

这三场强攻,由于北伐军没有重炮,全军伤亡已达2000多人,攻城营伤亡三分之一,却未见进展。

蒋介石亲临战场视察后,也认为强攻无望,遂让李宗仁下令停止进攻。

吴军阵前倒戈 第八军攻占汉阳、汉口

9月6日,汉阳吴佩孚守军刘佐龙阵前起义,唐生智第八军占领汉阳。9月7日,第八军第二师渡过汉水,攻占汉口。至此,武汉三镇已有两镇被攻占,吴佩孚逃往河南信阳,留下2万多部队死守武昌。武昌已成为一座孤城,处于北伐军四面包围之中。

9月10日,唐生智令第八军第3师师长李品仙率第3、第4两师及鄂军第1师向孝感追击溃退的吴军,于16日进占武胜关,切断了吴军退路。

蒋介石决定提前攻打孙传芳

当北伐军围攻武昌时,败退到汉口的吴佩孚催促孙传芳紧急增援,孙传芳知道,倘若继续坐山观虎斗,便会唇亡齿寒,即在江西发动攻势,以一部兵力溯江西上,进犯鄂城,企图解救武昌受围困的吴军;以一部兵力由阳新、大冶斜出汀泗桥,意图切断北伐革命军的后路;又命令福建周荫人部攻扰广东,切断湖北革命军与广东大后方的联系。

针对此一形势,蒋总司令决定提前实施消灭孙传芳的计划,命谭延闿第二军、朱培德第三军、程潜第六军分三路向江西进军,黄埔第一军部分兵力由何应钦率领,警戒福建周荫人敌军,第一军另一部则调入赣作战。9月10日,蒋介石又命令李宗仁率第七军2万余官兵开赴大冶增援,袭击孙传芳部陈调元敌军,并相机进攻赣北。

长期围困 蒋介石下令封锁武昌之敌

9月15日,蒋介石下令以第四军、第八军叶琪师对武昌敌军进行长期围困封锁,待敌军陷入弹尽粮绝,再伺机突破武昌坚城。

9月17日,蒋介石偕白崇禧、加伦将军,亲率第一军刘峙第2师离开武昌,取道长沙赴江西,指挥督战北伐军攻打孙传芳。第四军副军长陈可钰接替李宗仁,继任武昌攻城总指挥。

劳而无功 叶挺指挥挖地道埋炸药受挫

前几次强攻受挫后,第四军决定另寻攻城良策,挖开城墙地基,埋设炸药,炸开城墙。团长叶挺是学工程出身的,被分配负责通湘门附近的作战,并指挥整个爆破工程。

根据叶挺的建议,第四军改装了两辆吴佩孚弃置的载货车厢,四周围上钢板,两侧钻了枪眼,每辆铁甲车装载数十名官兵,然后在夜间用一节火车头推动这两节车厢向东湘门,一批士兵跳下铁甲车挖掘炸药坑,其余人留在铁甲车厢上用机枪等火力掩护。

黄埔军校工兵营也参与了爆破,叶挺指挥独立团负责挖掘工作。但这个挖城墙埋炸药的行动,很快被敌军发现摧毁,第四军第三次攻打武昌也没有成功。

收复武昌 北伐军歼灭吴佩孚主力

10月1日,已被围困40天的武昌城中敌军陷入弹尽粮绝之境,吴军刘玉春部企图突围,被第八军拦截,未获成功。敌军300人冲出通湘门,阻止北伐军挖掘地道,并抢夺城外仓库存粮,经过一天鏖战,敌军大部被歼。10月8日,前敌总指挥唐生智与刘玉春、陈嘉谟等订立了收编吴军的七条协定。10月9日,唐生智与武昌吴佩孚守军河南第三师订立开城条约。

1926年10月10日,武昌敌军河南第三师开放保安门,迎接北伐第四军入城,万名吴佩孚守军全部缴械投降,刘玉春、陈嘉谟被俘。北伐军终于收复武汉三镇,缴获火炮18门、枪支近万余。

自桂系第七军率先入湘打响北伐第一枪,蒋介石统率北伐革命军仅用三个月时间,便在两湖(湖南、湖北)战场彻底击溃吴佩孚主力,取得重大胜利,举国震动。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When the Occasion Calls For Doing Good, Do Not Hesitate

    下一篇: 顾恺之与〈洛神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