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奈何算尽天
2016-12-27

俗话说:「人心再大,大不过天。千算万算,不如天算。」再精明的人,也无法算到老天爷的安排。普天下的人都知道,欠债要还,这是天理。如若是前世的债,今世也要还,还有多少人会相信?

梦菩萨预示前世债

青河县有个王员外,为人和善,一心向佛。一天夜里,梦见菩萨告诉他:「你前世欠了他人的债,这辈子所得,都要用来还债。」

王员外忙问:「我的债主是谁,他叫甚么名字,人在哪里?我欠他多少钱,还望菩萨明示。」菩萨答道:「你的债主叫骑槛生,即将临盆。你欠他九十九缸金。」

王员外还想问甚么,忽然就醒了。回忆梦中情景,他坐起来,把这件事告诉了夫人。夫人听后笑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耐心地等著骑槛生来要债吧。」

王员外膝下无子,只有一女,已经出嫁。听到父亲的梦,女儿嘲笑道:「父亲真是老糊涂了,连个荒诞不经的梦也信以为真。这天底下哪有叫骑槛生的人呢?分明是想儿子想疯了。」

女婿却想,岳父岳母关心的是那个叫骑槛生的人,却没有在意九十九缸金的事。这说明岳父的确有这么多金子,甚至还不止这个数。

信神言员外留债主

一天傍晚,王家佣人正准备去关大门,却见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一下子趴倒在王家的大门门槛上。王员外闻声跑过来一看,这乞丐是个即将临产的孕妇。

王员外赶紧吩吩下人将乞丐抬到偏院中,请来产婆为她接生。当天晚上,乞丐生下一个儿子。在王员外家中住了一个月,王员外每天好吃好喝地款待着。孩子满月后,乞丐便说要走,并请员外为孩子起名。

员外为孩子起了学名,说这孩子还得有个乳名。乞丐说这孩子是我跨到您家门槛上来的,我已经为他取了个乳名,叫骑槛生。王员外心头一惊:这不是债主吗?哪里能让他走呢?于是,王员外就将骑槛生母子留在府中住下了。

王员外的女儿对父亲收留乞丐母子非常不满,但得知那个孩子居然叫骑槛生,便跑回家去告诉了丈夫。

丈夫说:「我怀疑这个女要饭的是听说了岳父的梦,为了岳父的钱财,故意给孩子取了这样一个名字。岳父现在对菩萨托梦的事深信不疑,我只怕他上了别人的当。为今之计,就是把岳父的钱财看管好了。就算他百年之后不给我们,也不能平白无故地便宜了外人吧?」

王员外的女儿说:这简单,把娘家库房的钥匙拿到就能保住财产了。于是,她通过母亲拿到了娘家库房的钥匙。

埋金锭人心空算尽

时光荏苒,这骑槛生母子一直住在王府,王员外还专门请了私塾先生,教骑槛生读书认字,吟诗作对。这一年,他外出参加乡试,拔得头筹,王员外十分高兴,为骑槛生摆酒祝贺。

看到父亲如此对待一个不相干的人,王员外的女儿不高兴了:「爹啊,您难道真要把我们这么大的家业,完全交给一个外人吗?」

王员外叹了口气道:「我这么做,是有打算的。人心向善,他拿了我们王家的好处,将来也不可能亏待你们一家人。」

王员外的女儿忍不住大叫起来:「好,人心向善,你以后就靠那个野种去吧,权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女儿一气,再也不回娘家。王员外心情郁结,不久就去世了。

父亲一死,女儿女婿就回到了娘家。为了保证父亲遗留下的家产不外流,王员外的女儿女婿煞费苦心,将库房里的金子全部熔成金锭,装入一只只大缸之中。还在金锭上面铸了「骑槛生」三个字。心想你骑槛生不是要王家的财产吗?现在我把你的名字铸在金锭上,看你有甚么办法拿走?

金锭装满了九十九只大缸,然后被埋入王家的地底。半年后,王员外的老伴儿也撒手西去。

奈何天金锭归原主
不久,当地闹蝗灾,蝗灾之后又闹地震,王员外的女儿女婿用光了自己手中的积蓄,便回到娘家来挖地下的金子。找到当初标注的地方,深挖下去,夫妻俩傻了眼,九十九只缸不见了踪影。二人气急败坏地将整个宅子的地基全部挖开,仍是一无所获。

年底,新任清河县令赴任,第一件事就是赈灾。可县库房遭就空空如也。那县令在王家老宅附近买了一块地,准备盖房子。挖地基时,意外地发现地下埋藏了九十九缸金锭,每个金锭上还有「骑槛生」的名字,这恰恰是新任县令的小名。正为赈灾一事头痛的县令喜出望外,他下令用这笔钱帮助全县百姓度过了灾难。

这件奇闻以及县令的善举,很快就传遍了清河县。王员外的女儿和女婿也听说后,面面相觑,这九十九缸金的债,居然是真的。他们喟然长叹:人算不如天算,欠了债总是要还的。无论是前世的,还是今生的,天理不可违呀!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人的命运都在天的安排之中

    下一篇: 一夕化渊秦家院 千古成谜五龙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