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李分别督阵上海和东北 或要和江派算总帐
2015-04-15
中共大陆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多项经济指标齐跌,经济形势严峻。中共中央财经小组办公室主任、习近平的智囊刘鹤到上海调研,同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近期到东三省调研,并称对经济数据感到“揪心”,年底要算总帐等。上海和东北分别是江泽民的老巢和重要窝点,

习近平智囊到上海调研

上海媒体报导,4月7日至8日,中央财办主任刘鹤带领中央财办调研组到上海调研。刘鹤被视为习近平的“智囊”。

中财办是中央财经工作领导小组下设的办公室,是中共经济决策的最核心部门。现年64岁的刘鹤被视为中南海的经济智囊,也是习近平“近身智囊团队”的人。

据媒体报导,2014年5月,习近平曾向来访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介绍说:“这是刘鹤,他对我非常重要。”此外,习近平与刘鹤都曾就读于高干子弟云集的北京101中学。上世纪60年代,刘鹤和习近平两人就已经相识。

海外的中文媒体称,与刘鹤上次赴江苏调研类似,这一次调研刘也将重点了解:经济增长怎么样,结构调整怎么样,改革开放怎么样。

今年中共两会期间的3月5日,习近平亲自出席上海代表团审议,就经济发展问题向上海当局发出警告:不能那么任性了,否则靠甚么可持续发展?

3月6日,有记者提问上海的GDP增速目标,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声称,“关于经济增长的问题,我们不是不要GDP,而是不唯GDP,科学认识GDP。”杨雄说,上海在计划报告中明确提出2015年的经济增长目标是7%,还是把GDP作为重要经济参数和指标。

但是,杨雄的话与新华网报导的“1月25日,上海市市长杨雄代表市政府作政府工作报告,只字未提GDP预期增长”产生矛盾。

上海是江泽民上海帮的老巢。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刘鹤此次去上海摸底,不排除是看上海对习近平在两会上的警告落实情况如何,而刘鹤的“经济增长怎么样”也可以诠释为“GDP是多少”。

李克强去东北江派窝点 称要回头“算总帐”

大陆媒体报导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9日至10日于吉林长春调研,现场“督阵”东北经济。

报导称,4月10日的东北三省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李克强语气沉重地说:“你们的各项数据的确让我感到‘揪心’啊!”

凤凰财经发表报导称,李克强为甚么要去东北?原因很简单,东北经济告急!东北三省的经济数据在全国垫底。今年一季度,东北三省的多项经济指标继续走低,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增大。一些媒体报导称其为“断崖式”下跌。

官方报导还说,李克强结语说:“今年年底,我们要回过头‘算总账’,东北三省必须确保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顺利完成。”

中共的“政令不出中南海”由来已久,在胡、温执政时期尤为严重。习、李上台后,江、习斗全面升级。当局在政界、国企、军队内全面展开了反腐、“打虎”运动,江派人马也极力阻挠习近平阵营的反腐运动,习、李执掌的中央政府与江派地方窝点之间的恶斗持续不断。

江派长期把控东三省 “振兴东北”利益落入权贵手中

东北三省是重工业基地,也是江泽民集团的重要窝点之一。黑龙江省委书记王宪魁是已落马的江派高官、中共政协副主席苏荣的心腹。辽宁是江派势力长期把控的地方,江派核心人物李长春、周永康、薄熙来等都先后盘踞辽宁。吉林是江派常委张德江的吉林帮的老巢,也是江泽民发迹地一汽集团所在地。

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的文章对李克强赴东北“督战”进行解读。文章称,今年的两会过后,李克强首次离京考察,便将目的地选在了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吉林长春。李克强主持召开的东北三省经济工作座谈会,参会的包括了央行行长、发改委主任、财政部长、统计局局长等经济部门的大佬们,阵容之豪华堪比出访。

文章分析了东北经济不振的表象,李克强去东北释放了甚么信号等。文章称,东北人口外流情况严重以及国有企业自身长期存在的机构臃肿、效率不高、激励机制不健全、单位管的过多过细等等问题,导致劳动生产率难以提高等。这些问题已形成恶性循环,拖拉东北经济等。

港媒曾引用北京一位资深体制外经济学家说:“若说振兴东北计划一开始就是骗,那确实刻薄。但最后的事实是‘振兴’利益绝大多数被特殊利益集团所瓜分。”

报导还称,东三省近几年经济增长缓慢,但是,社会不公程度却节节高攀,这说明振兴东北的利益大部份为权贵阶层所截流。东三省人口大量外流,颇热的文化名词“闯关东”正在为“闯关里”所改写,国家公布的第6次人口普查数据表明“东三省每年净流出200万人”。

现振兴东北领导小组除李克强、张高丽二人为小组正副组长外,有37名正、副部级高官为其组成人员。报导称,以前这个小组中,也有挂个虚名,但却紧跟江泽民的官员。比如,前政治局委员张立昌被免去天津市委书记后改任振兴东北领导小组副组长,“他一天没到北京办公,最后还是死在天津”。

东三省被爆官商勾结严重

今年4月4日上午,30多名黑龙江绥芬河个体出租车司机因上访无果集体在北京市王府井步行街喝农药自杀。出租车司机被逼无奈自杀折射了大陆出租车行业的黑幕。

大陆各大城市的出租车管理费(俗称“份子钱”)普遍偏高,但“份子钱”偏高的背后是由于出租公司有暗中向政府官员输送利益。此种利益输送大多以“吃干股”形式实现,即政府官员一分钱未投入而成为出租车公司的隐身股东

在东北重工业城市沈阳,年初出现了千余辆出租车空驶的集体抗议活动。抗议表面上是针对市场秩序,本质上是作为老工业基地之一的劳动人员就业极度困难。由于官商勾结模式造成市价偏高,许多下岗失业工人就以私家服务方式“违法”进入该市场。
    责编: Lisa

    上一篇: 周永康为保命或爆猛料  老江怎么办

    下一篇: 叶迎春通风报信 调查员捏碎花盆泥找证据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