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赏析:汉代五言诗「行行重行行」
2016-09-19

“古诗十九首”是“汉代”五言诗的代表作。东汉以前流行的是四言诗,《诗经》绝大部分就是四言诗。评论诗文的《诗品》,把“古诗十九首”列为诗中上品,并赞美为“惊心动魄,一字千金”。以下是“行行重行行”的内容: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人世间男女的情爱,在不停的波动中,才能展现迷人的光彩,聚散离合,在在撩人心弦,也在历史上谱下了许多动人诗篇。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但送到路口,和送君千里,情深、情浅自然不同。“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送过千山万水,难割难舍之情已经跃然纸上。屈原离骚的名句说:“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说的就是这种硬生生的分别,心中有着百般无奈,却又不得不分开。己经种下日后,苦苦思念的种子了。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人离开了,空间的距离加大了,道路又艰难险阻,大大地增加了相会的难度,也提高了思念的密度,相见也就更遥遥无期。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来自北方的胡马,总是靠着北方而站。来自南方的越鸟,筑巢每每向南,连鸟兽都时时眷恋着故乡,人岂可不思念故人呢?此处有深深的期待,也有婉约温柔的责备。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分别的那一天,在记忆中已逐渐远去,思念也逐渐的加剧,以致消瘦得衣带日渐宽松。光辉的太阳,有时也会被浮云遮敝。你这位天涯游子,或许也被浮云遮蔽了回家的去路。把游子久留不归的责任,推给了第三者,而对薄情的游子,却不忍苛责,还百般的回护,有如母亲在回护不成材的儿子,用心良苦,也充分表现出古代妇女温柔宽厚的美德。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这四句感人至深。“我本将心照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女主人的殷殷期待,却唤不回天涯的游子,空闺独守,形销骨瘦,青春岁月已经向晚,却还是无怨无悔,连最后一点倾诉不平委屈的念头都割舍掉了,百般无奈中,只好自解自宽,努力加餐饭,多保重自己,最后什么都不再提起了。看似心如止水,其实未必。“努力加餐饭”的“努力”二字,已透露出心中的秘密,寻常三餐,何须努力?“努力”二字掩藏了无尽的千言万语,“努力”二字,道尽了难以割舍的千丝万缕。难怪,诗品要称赞古诗十九首是“一字千金”了。

虽然是这么好,这么温柔宽厚的人,总还是苦。苦的是人的心,苦的是人的情。总希望人世间的聚散离合,都能如自己的心愿。岂知所有万事万物的分合,都有它背后的因缘关系啊,只要顺应自然,那么就可以聚,可以散,都是好的,都是自在的。

(新唐人电视台)(http://www.dajiyuan.com)
    来源: 新唐人 责编: 奥莉薇

    上一篇: 丐妇效孝 Beggar Lady Imitates Filial Piety

    下一篇: 古诗词赏析:李白「清平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