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一梦证太极 因色悟空诫世人
2016-06-20


诗曰:

红楼一梦好了歌,相反相成荣到穷。

世人皆重名利情,几人大观得悟空。

话说这《红楼梦》的道性天机是曹雪芹内蕴在声色歌舞场里的密码,它当然不是那些红学家瞎子摸象的妄谈。正是作者自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

传统文化中的一切精粹都在回答亘古永恒的玄问:我们是谁?从哪里来?来这里里干什么?世法应怎样度过?最终到哪里去?怎么去?以及世法中的生活价值和世法本身的实质究竟是什么。

《红楼梦》力图以天衣无缝的故事回答以上全部问题,同时回答的方式非常特别:不说教,不正谈,恰恰是灯红酒绿肥,荣榭燕子归。那些豪门琐事,旮旯心肠,以曲笔情事娓娓叙来,竟如华幕掩台,雾里看花,非得精光四射的眼,得了道法,历了劫波,暗了名情才赫然照见这部大着的底纹:那里镌着一句棒喝:众生,尔等迷于幻起灭之名利情,错把他乡作故乡,甚荒唐啊甚荒唐,到头来黄土陇头埋白骨,到头来为他人作嫁衣裳!

《红楼梦》通篇运用暗喻,以“反证法”的形式,无形的启迪众生看清世法的真象,以生起出离之心寻得解脱。按古希腊、古印度觉者所述,世法主题:爱欲、利益、正法(道德)、解脱四维而论,《红楼梦》不是直接说教让众生看空名利情,而是渲染造就世上最引人向往的俗世生活版本:那权倾朝野、富甲天下、关系通天、名色荟萃四大家族盛衰轨辙;那居处之雅洁、方式之丰富、使人如云、用钱如雨的朝歌夜弦生活,都奈何不了因果俱在,时光必然。

事到头来,运去金成铁,权门成丧门。《红楼梦》本名《石头记》,说的正是这块石头的历史,也是影射世人石头般愚顽,非得碰到走投无路,非得入于玄空之门, 才能得见本来,回得初见。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著作开篇一僧一道,虽然篇中着墨相对很少,但却是《红楼梦》的关键:下面大戏排演,佛道众神去看戏也。答应这块弃石要历一场玄幻,于是暗将因缘安排,以合于天数。

世法中名利虽难破,色更甚名利,故尔中段当贾天祥正照风月鉴,癞头和尚与疯癫道人解阐色欲之机,也给出一个协制之方,然而世人于色,岂惮驱驰,终究命丧黄泉,亦暗含作者一叹!

到后来石头能够回去,也是缘满得佛道之助,洗尽铅华,终于淡去归“无己、无名、无功”之浑朴,只是多了一个经历,偿了一段相思,更珍惜当下空寂罢。

《红楼梦》一百二十回,暗含人世十纪(一纪十二年)一个小轮回,这贾雨村、甄士隐,当然是假(借)语村言(小说这种体例是民间喜欢的故事形式),将“真事”隐去。用红尘情语讲一场“好了”道法,铺排一个宏篇巨构。

到最后“甄士隐详说太虚情,贾雨村归结红楼梦”。一场有头有尾的大戏落幕,在其剧终的后面,隐隐写着“因果”二字。那秦可卿“情可亲”,那甄英莲“真应怜”,还有“金陵十二钗”,这胭脂梦缘里的徜徉,一路走来竟是让人这般无可奈何、垂头丧气。恰当地说明了欲望的本质:终成残灰。以反证之法,助人觉悟。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借用著名的〈好了歌〉来说明《红楼梦》底蕴: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功名、金银、娇妻、儿女都是世人放不下的东西,可是人却很不愿意去想,这些执着本质终会成空。所以,修行者看《红楼梦》,把它看做一个世法方程,把自己投入到其中去代换一下,会悚然惊心,鉴己回头。

那么红尘的意义在何处呢?在于经验,在于偿愿,在于反证,在于借鉴。

且看甄士隐对〈好了歌〉的解注: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为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已归来丧?训有方,保不住后来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昨怜破棉袄,今嫌紫蟒长;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这就是世人的宿命罢了!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连智慧如作者曹雪芹也都不能够究竟得知。在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寞时”也只把“这悲金悼玉的《红楼梦》”来遣伤怀,泄心衷。 为什么呢?都在迷中等着千古圣缘,好结束这红尘伤程,回家!

这不禁让人想起近代西南才子锺云舫在成都望江楼崇丽阁楹联:

“几层楼独撑东面峰,统近水遥山,供张画谱;聚葱岭雪,操白河烟,烘丹景霞,染青衣雾。时而诗人吊古,时而猛士筹边。最可怜花蕊飘零,早埋了春闺宝镜;枇杷寂寞,空留着绿野香坟。对此茫茫,百端交集,笑憨蝴蝶,总贪迷醉梦乡中。试从绝顶高呼,问问问,这半江月属谁家物?

千年事屡换西川局,尽鸿篇巨制,装演英雄;跃冈上龙,殒坡前凤,卧关下虎,鸣井底蛙,忽然铁马金戈,忽然银笙玉笛。倒不若长歌短赋,抛撒些闲恨闲愁;曲槛回廊,消受得好风好雨,嗟予蹙蹙,四海无归,跳死猢狲,终落在乾坤套里。且向危梯俯首,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

回望历史,烧饼世事,轮番烧烤的生命,久远矣,人的心都快烤煳了,但是如何解局?真是“落在乾坤套里”的“跳死猢狲”,哪一块云是我的天?又如何回去?这时真正的英雄智者无不发出“江山信美,终非吾土,何时是归年”(元诗人王恽词句)的祈盼!

正是:

观红楼,鉴当下,悚然心惊快寻普度大道;

通人情,悟阴阳,翻然知返确见机缘难得。

 

众生,醒来!

 
 
    来源: 大纪元 责编: Kitt

    上一篇: 二千年前造业 预言家看到轮回转世还业债!

    下一篇: NASA给神学机构捐110万美金 研究宇宙生命 组图/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