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孔子学院网站文章的点评
2019-01-03

(大纪元)

作者∣柏川

我在墨尔本某大学孔子学院网站看到过一篇研究文章《Chinese Culture and The Law》——这篇文章以儒家思想的名义,讲述的完全是共产党的理论和实践,并试图把中共社会的腐败现状、社会信任危机和道德危机解释为中国的文化与传统,以便让人们“尊重”和接受。

如果澳大利亚学生在学习中,把上述这些不良内容当作中国传统文化现象来接受,甚至引用到自己的社会实践中去,我担心可能危害到澳大利亚的道德与价值观、社会信任、政治与公义。甚至有些孩子可能被中共利用,成了其海外利益的代言人,而自己却不知道。

这种伪装的言辞如此巧妙,可能也存在于孔子学院的其他授课内容中。我担心我们的大学、中学和小学,可能在不清楚的情况下,以孔子的名义,把中共的政治宣传当作了中华文化,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篡改。下面,我尽可能的指出文章中每一点值得质疑的地方。

第一页:第二段(1)

“Chinese people hold...a weak sense of legality.”

【译文】“中国人有著……薄弱的法律意识。”
这是错误说法。虽然中华历史是长期的皇权政治,但是早在2500年前的春秋时期,郑国和晋国就“铸刑书于鼎,以为国之常法”,即颁布了成文法。而中华文化也讲“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是对法律公正的明确描述。在中共执政之前,中国人非常强调“天理”、“公道”和“王法”,只有在中共执政之后,中国才丧失了公正的法律。

第一页:第二段(2)

“In the Confucian tradition,...This leader is likely to make decisions on behalf of the group...”

【译文】在儒家传统中……这个领导喜欢代表群众做决定。

这句话在刻意的混淆政治与文化,意图用传统文化解释中共领导代表集体的做法,“领导代表集体决策”是中共社会的特色之一,与孔子或中华传统无关。
历史上,东西方都有过皇权政治的时代,但是皇权在政治和决策形式上,都是受制约的。制约皇权的力量包括:道德传统、宗教信条、国家法律、决策审议机构等。皇帝并不能为所欲为。

如今,西方社会进入了民主政治,并保留了很多历史与文化——其中很多都来自皇权政治时期,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当今西方社会的民主政治。所以,把这句话用在描述中国文化的文章中,是在为中共的极权统治寻找历史依据。

第三页:第二段

“The influence of Confucian ideology has meant that China's legal system remained under-utilized and unsophisticated well into the twentieth century.”

【译文】“儒家学说的影响,导致了中国的法律系统直到二十世纪仍然低效和不成熟。”

这个说法完全违背了历史事实。儒家学说对中国社会的普遍影响,在1950-1970年代,经过中共的历次毁灭文化的政治运动,已经被消灭殆尽。中国的法律系统崩溃也是中共这些政治运动、以及相关的全社会大规模动乱导致的。

1950年代以前,中国的合法政府是“中华民国”政府,中华民国是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既继承儒家传统文化,也学习西方民主制度,政治与法制的变革与发展速度,超过亚洲其他国家。而发展到今日,如果中国的法律系统仍然不完善、不成熟,那只能归结为中共的治理阻碍了法律系统的发展。这与儒家学说无关。

第三页:第三段

“Quanzi and Guanxi(personal relationships)have great influence on daily life in China.With an historical absence of astrong and transparent rule of law,Chinese have come to trust and rely heavily on their personal networks.”

【译文】“圈子”和“关系”对中国的日常生活有著重要影响。因为历史上缺乏强力和透明的法律监管,中国人变得极为相信和依赖个人关系网。

确实,当今中国存在严重的道德缺失与信任缺失,并因此产生了很多社会问题和现象。但这并非某种传统,而是中共在长期、持续的政治运动中,破坏了中华传统文化,连带著消灭了中华民族的道德传承导致的。尤其信任缺失,是在中共的政治运动中,父子反目、夫妻告密,人们不敢公开表达意见,也不敢私下吐露心声,这给中华民族留下了难以承受的心理伤害从而产生的。

而在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各个朝代,法律是明确的,无论是立法还是修法,都要昭告天下的。执法和监管的阴暗面,哪个朝代都有,西方的历史上和现代也都有,但都不是大规模的、社会潮流一般的存在。在西方,社会的阴暗面并没有导致中共社会那样深重的政治腐败、司法腐败和管理腐败。在中国,同样不能把中共掌权的当今社会里的腐败现象归结为历史原因—更何况中华历史与文化传承已经在上世纪的中共政治运动中被彻底清洗过。

1980年代,中国曾出现“民主”、“反腐败”和“惩治贪官”的社会思潮,并延续到1989年的天安门集会。而中共的选择是军队镇压—“六四天安门屠杀”。这说明,中国民众希望的是“民主”、“司法公正”、“政治廉明”,而中共不愿改变。

1990年代,中国流行过“法轮功”—这是一种源自佛家的气功,强调修炼心性,只有做到“真善忍”,成为一个好人,其身体锻练才能达到效果。至1999年,中国已经有上亿民众修炼法轮功,这说明中国民众希望找回信仰与道德。而中共的选择是“镇压法轮功”,其持续时间之久、投入国家资源之多,受迫害人群之广,都已经骇人听闻。这说明中共不愿改变。

所以,无论是道德缺失、社会信任缺失、或司法系统不健全,都与中共的直接选择有关,并无关于中华文化的传统,也不是中国民众的选择。

第三页:第四段

“Non-Chinese,withashort history of commercial operation in the mainland,may consider their underdeveloped networks asignificant hurdle to business dealings.With local joint venture partnerships still amandatory part of doing business in China in certain sectors,many multinational firms have assumed they will be able to benefit from their local partner's networks.”

【译文】“外国人因为在中国大陆的经商历史比较短,可能感到他们的不发达的关系网成了做生意的壁垒。而且在中国的一些特定领域里,合资仍然是强制性的,许多国际公司都认为他们内地合作伙伴的关系网很有用。”

在中国,司法、执法、行政,都掌握在中共的手里,孔子学院也是中共的机构。为什么中共不去面对自己治下的社会腐败,反而以“局外人”或“第三者”的语气来劝说海外投资者去适应与接受?
另外,这里宣传“合资”的好处,好像要做投资生意,必须依靠中国合资者的社会关系,不能依据中国的法律和公平竞争。可是,中共常年通过合资来窃取外资公司的商业机密和专利技术,已经是公开的事实。所以,孔子学院这种“鼓励合资”的说法,其用意值得推敲。

第四页:第一段(1)

“Responsibility is shared,limitedaccountability.Confucius promoted the stable properties of the collective and the perceived possible social outcomes that resulted from maintaining harmonious relationships with one's neighbours.”

【译文】“分摊责任、有限问责”。孔子主张的稳定,是集体的稳定,以及可能达到的社会稳定,这要通过跟邻里保持和谐来达到。

“分摊责任、有限问责”这是共产党搞“消灭私有制”和“社会主义”的典型做法之一,这不是儒家学说。强调集体、忽视个体,这也是典型的共产党执政态度。儒家学说,是以人为本的,是重视个体的。孔子的理想是大同社会,是和谐的,但并非通过牺牲个体来实现,而是每个人都实现自我价值,以此为基础,使社会高度和谐。

孔子在《礼记‧礼运》中提到的“大同”与“小康”概念,常被中共窃取来修饰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暴政。但不同的是,孔子希望的是每个人充分实现个体价值,从而达到社会和谐,而社会和谐同时也保障著个体价值;而共产党要求的是牺牲个体价值,来维持一种社会的表面和谐形式,这种表面的社会和谐有利于保障共产党的极权统治。

第四页:第二段

“In daily life,Chinese are striving to‘getahead’and are accustomed to firmly standing up for themselves in all transactions.Westerners who have recently arrived in China are often surprised at the frequency of argument and debate.”

【译文】“在日常生活中,中国人努力争强,并且习惯于在所有的交易中时刻维护自己。最近去过中国的西方人,经常被无处不在的吵架和争辩所惊呆。”

这种现状是真实的,但是它的起源是中共的政治运动、以及共产党的“斗争哲学”。这种社会现象开始的年代,在1950年代至1970年代期间,中共不断的宣传“阶级斗争”,并发动政治运动,强迫中国民众相互斗争、相互告密,之后才形成了这种现代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真正的儒家思想,鼓励人们“温良恭俭让”,“修身”从自己做起—这在当今中共社会里,已经罕见了。

结论

根据各方调查,我认为,孔子学院是中共为海外学生制定的一套洗脑方案。在教学中改写中国历史,潜移默化的灌输中共的意识形态、以及符合中共利益的观点。学生一旦深度接受了,就会用得到的体验和接受的说辞,来抵抗外界对中共的质疑与不同说法。

基于澳中在国际贸易、地缘政治、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关系,以及澳中社会的价值观差异,我觉得孔子学院的教学,正试图将中共的思想与文化归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这不但在误导社会,还会影响澳大利亚的下一代人的价值观,并且危害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可以说,《Chinese Culture and The Law(中国文化与法律)》所阐述的东西与中华民族的五千年传统文化或儒家学说无关。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时事热议】对付绑匪 要靠法律的威严

    下一篇: 电商法开始实施   代购业受到重创


    相关新闻

    一周点击排行
    过往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