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休斯顿洪灾迟早要发生
2017-09-01

(图一)

(图二)

图一取于1986年,图二是2017年。在这些经过处理的图片中,绿色代表植物覆盖地区,而灰紫色为人为开发区。相比之下可见,休斯顿将大量的绿地舖盖柏油水泥,失去其排水作用。来源:Landsat

四级飓风哈维上周登陆以德州休斯顿为中心的地区后造成严重的淹水。五天的倾盆大雨不但导致成千上万的人流离失所,至截稿为止已造成22人死亡。

住在纽约市周边的人们知道,每次大雨后街道上的积水情况。休斯顿局部地区这几天的降雨量已达52吋,比纽约市全年平均的50吋降雨量还要多!灾情的惨重可想而知。

然而由于休斯顿的地理形势和人为因素,许多科学家和工程师认为本次洪灾只是迟早的问题。

“休斯顿地势很平坦,”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土木工程教授罗伯特‧吉尔伯特(Robert Gilbert)说,“积水根本排不出去。”

哈维破纪录地在休斯顿城市范围内降了3,740亿加仑的雨,超过了河流,海湾,湖泊和水库的承受能力。但专家说,由于该市数十年来不愿面对这个风险,这种结果是可以预测的。

该市的防洪系统应该可以承受百年一次的大洪水。但美国国家工程院成员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土木工程荣誉教授罗伯特‧贝(Robert Bea)称这是一个“100年的谎言”。研究墨西哥湾飓风风险的贝教授表示,当时的百年一次雨量标准是24小时降13吋。但是“在过去27年里,这种降雨已经发生了八次以上,”贝教授说。“所以这里有两个误曲。它不但不反映过去的风险,也不反映未来100年会发生什么。”

跟纽约一样,休斯顿一年的降雨量也差不多是50吋。

由于地势平坦,城市周边的水库没有像坐落在大山峡谷中的水库一样大的容量,而水速缓慢的河流也无法将积水迅速地引走。

根据贝教授的估计,哈维飓风使休斯顿附近的海平面上涨15呎。通常飓风登陆后,失去海水的加持会失去威力。但是这次倒灌的海水使休斯顿原本是陆地的地方变成跟海面没有两样,陆地上的淹水反复补充哈维的能量,而造成破纪录的降雨。

除了气候预测失准,休斯顿的地势还在塌陷。休斯顿大学地质学家舒哈布‧可汗(Shuhab Khan)发现,该市有些地区每年会下沉2.2吋。从地质学角度看,这个速度极快。

有些自然因素会造成地层下陷,如盐积层的迁移。但可汗教授认为人为的从地底下抽水和抽油才是主要的肇因。他指出,本次洪灾最严重的社区之一,Jersey Village,就有严重的地层下陷。

在1930年代,市内的Brownwood地区兴建了一个新的住宅小区,当时是海拔10呎。但由于附近休斯顿运河的抽水,该地在四十年后海拔只剩不到2呎英尺。该社区于1983年在Alicia飓风中被摧毁,现在已改为Baytown自然中心。

城市的另一个长期隐忧是快速的开发增长。休斯顿是美国第四大都会,人口650万人。德州在土地使用的规划上非常宽松,允许该市人口迅速的成长。

唐‧莱利(Don Riley)是前美国工兵工程团的主任。他表示,人们必须认知,他们将家园建立在一个大规模的洪泛平原。历年来,工兵团和地方官员讨论如何通过分区政策以减少铺路面积,使水分更好地排入土壤,同时在新开发的住宅区附近建造蓄水池及防风堤。可是这些土地使用管制的建议均遭遇当地的政客和开发商强烈的反对,莱利先生说。

“无论未来天气如何发展,问题都不会减轻,”莱利先生说,“因为人口只会越来越多。你得放聪明点,知道哪里可以开发。”

专家认为,休斯敦未来的防御可能很昂贵。卡特里娜飓风后,工兵团花费了142亿美元改善新奥尔良的防洪工作。该项目当时的重点是建设堤防和洪水墙。但就在这个月,该市老旧的抽水系统无法应付大量的降雨,再次遭遇洪水。

当年卡特里娜过境后,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说,新奥尔良的防洪设施是有名无实的。贝教授认为休斯顿的系统也是一样。

灾后休斯顿的前途非常不明朗。不但善后重建的工程将耗资数百亿,地方政府能否痛定思痛,下决心改善土地政策仍然是个未知数。除此之外,城市的居民可能面临巨大的财务压力。

根据保险信息研究所2016年8月的数据显示,休斯敦所在的哈里斯郡160万家庭中只有15%拥有洪水保险,而其中“高风险”地区只有28%的家庭有洪水保险水。

罗伯‧摩尔(Rob Moore)是自然资源保护组织的水资源问题专家。他说没有保险的人“将有资格获得少量的灾难援助,但那远不足以帮他们重建家园、迁移到更安全的地方、或者提高他们房子的地基… 这些人处于没有人要处于的境地。”

2005年,卡特里娜在新奥尔良造成1,833人死亡,财产损失超过1,000亿美元。相对上,新奥尔良是个小城市,也很贫穷,灾前只有45万人口。该市的一些社区在灾后没有复苏,现今的人口仅存不到30万。

作为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枢纽点,休斯敦扮演更重要的经济角色。它在2015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9%。专家认为该市的基础建设应该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居民的韧性将在灾后遭受重大的考验。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新研究:穷人不是次贷危机的祸首

    下一篇: Why Cuba Would Launch Sonic Attacks on US and Canadian Diplom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