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战略表态的台前与幕后    王健林痛失首富 减持资产
2017-07-30


【看中国记者邢亚男综合报导】在历经了6月的股债双跌后,王健林在7月又失落《福布斯》最新富豪榜的华人榜首,财富缩水26亿美元。719日,万达减持资产,出售旗下文旅、酒店专案,交易额达637亿,王健林表态要清偿大部分银行贷款,同时称今后要将主要投资放在国内。而万达不过是这场金融整肃的起点,游刃于商业与权贵之间的富豪们,似乎正迎来他们的黄昏。
 
摔杯、争吵、微笑
诡异交易背后的暗战
 
719日,王健林、孙宏斌、李思廉连袂上演了一出中国商业史上最富有戏剧性的新闻发布会,万达13个文化旅游城和77个酒店分别卖给了融创和富力,
交易金额达637亿元,创造了中国房地产史上规模最大的交易记录。
 
万达、融创、富力三家公司本次合作的背景和发布会现场都颇为诡异。在正式发布消息前,发布会曾两次更换背景板,贵宾室还曾传出摔杯子的声音。靠近贵宾室的一位记者称,听到贵宾室中发出“大声争吵”。
 
延迟的发布会整个过程非常短暂,没有安排提问环节,孙宏斌和王健林在发布会上全程念稿,王健林笑称说这场交易是“三赢”,并称“要立字为证”。
 
这场不合常规交易除了让外界费解,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和惠誉国际(Fitch Group)也均不看好本次交易。标准普尔是第一家对该笔交易提出担忧的主要信用评级机构,称这笔“突如其来和巨额的交易破坏了该公司(万达)的稳定性和可见度”。日前,两家机构先后将万达和融创列入评级下调观察名单。
 
在外界把万达抛售地产看作经济市场风向标的同时,上个月,万达刚刚在昆明、济南拿了大宗地块,用于文旅专案建设。如此短的时间内,完全相反的动作,使这场交易下的王健林更像是台前的木偶,释放的是政治信号。
 
海外并购的模式与玩法
 
5年前,万达展开海外并购版图,大举收购酒店、游艇公司、豪华房产、娱乐产业、体育等泛娱乐公司。
 
2016年,万达斥资35亿美元收购传奇影业,中国监管机构与好莱坞人士都认为价码太高。而这些收购不仅给出了高溢价,还要承担巨额亏损与债务。外界虽无从得知万达是如何为这些投资买单的,但分析师们认为,万达背上了使监管者忧虑的高利率债务。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分析指出,过去几年,很多企业假对外投资之名,行资本转移之实:“这里面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很多企业家身处中共政商圈,对中共的末日危机远比一般人更了解,因此都想赶在中共崩溃之前逃离灭顶之灾;还有一种就是贪官和权贵家族,他们多年掏空国家资产变为私产,利用各路白手套向海外转移资本洗钱。”
 
多项数据显示,中国央行和财政部投放的各种资金没有流入经济实体,大量的资金流入了房地产市场和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还有的在金融体系内进行回圈流动,脱实向虚的情况愈演愈烈,使实体经济不断“失血”。与此同时,万达等海外并购明星企业的身后,是多家金融机构敞口参与贷款,输送真金白银式的资本。
 
依靠“内保外贷”,即境内担保、境外贷款模式,万达和一众并购明星企业在国内背负人民币负债,持有的是海外的美元资产,相当于变相把资产转到了海外,资产大挪移由此完成。而在当前金融反腐的拦截狙击下,“人民币负债,持美元资产”的玩法已不再被允许。
 
万达战略表态
压力来自最高层
 
721日,《财新网》刊登对王健林的专访。这篇专访提到,在出售近700亿商业地产后,王健林对有关部门排查海外投资、关注高负债企业首次主动表态,称今后的战略是把主要投资放在国内。这与2015年他在哈佛大学演讲时的表态完全不同,当时王健林在演讲中称,自己赚的钱,爱往哪投就往哪投。
 
在当局打击海外投资并购、限制资本外流的大背景下,王健林借《财新网》做出“主要投资放在国内”的声明,被认为是政治表态。
 
日前,《华尔街日报》报导称: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政府对国内最桀骜不驯的民营企业集团之一采取的约束行动是得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批准的。这意味著政府对大型民营企业通过借债在海外扩张的大范围整顿是直接来自于政府高层的授意。
 
而《金融时报》称,据看到的会议纪要显示,监管机构在620日举行的一个会议上曾指示商业银行要限制各自对万达的敞口。
 
分析认为,对万达的敲打释放出一个信号,就是没有任何一个商业巨头大到不能被触动,既然万达作了示范,整肃其他企业可能会紧随其后。而王健林的一系列动作很可能是配合当局为平稳降低金融风险做一个榜样,并试图换取自身平安著陆。

谁引来了“灰犀牛”?

在日前的金融工作会议中,首次提出防范金融风险,既防“黑天鹅”,也防“灰犀牛”的概念。“灰犀牛”由美国学者米歇尔•渥克(Michele Wucker)提出,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黑天鹅”则比喻小概率而影响巨大的事件。
 
分析指出,中国目前的房地产泡沫,货币贬值、资金外流,银行不良资产的增加显然是潜藏的“灰犀牛”。
 
2015年以来,万达、复星、海航、安邦几家公司在海外并购的动作和规模令人瞠目,投资额高达550亿美金,相当于4千亿人民币。而在围剿这些企业之前,央行先向国内投放了2万亿人民币以应对金融风险。对比数据显示,这几家企业的海外投资额占本次投放额的20%。
 
与此同时,2015年被带走接受调查的证监会主席姚刚被批股奸,媒体曝光姚刚卷入境外合谋做空A股。不难看出,权钱的结合下,如果掀起风浪,将足以导致金融市场的崩溃。
 
挤碎的泡沫
与继续维持的泡沫
 
过去几年发生的市场震荡让当局对经济的掌控力受到考验。2015年第一次经济政变中股市暴跌,政府救市不力,许多资金流向海外寻找更高的回报,给中国严格控制下的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带来压力。
 
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能够反映人们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但海外并购导致的外汇资本过度外流,已经对外汇储备的稳定造成冲击,进而动摇人民币汇率的稳定。货币维稳的关键在于保住3万亿的外汇储备。在过去5年中,万达的海外投资总额高达2541亿人民币,即400多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外汇储备的1.3%
 
三去一降一补供给侧改革是中国经济下半年的政策主线,未来是否能解决实体经济面临的问题为资金投放的出发点。化解重大风险隐患是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后确定的工作方向之一,目的是为了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所谓去杠杆和供给侧改革,实质是要挤碎权贵资本的泡沫,而化解金融风险是要防止金融市场大幅震荡,维持现有经济泡沫的不破。不难看出,无论是由经济引发的蝴蝶效应还是灰犀牛效应,进而引发的政局和社会动荡,都是当局所不愿看到的。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陆生怒怼老师 为何引来网民点赞

    下一篇: 朱日和阅兵10细节 凸显习近平军中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