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会所涉黄内幕火爆 成政变基地?当局严防
2016-07-12


北京作为中共政治中心,地位特殊,近年反腐曝光了北京城成为贪腐大老虎权钱、权色交易重地。其中商人所设私人会所不但是供高官权贵淫乱的地方,也成为有政治野心的高官大员和富商交集地。近日官媒披露北京城整顿清理会所的情况,称“严防死灰复燃”,不过从官方此前多个信息显示,一些有背景的会所仍在运营。

屡禁不止 官媒称北京对私人会所“严防”

中共《人民日报》7月11日发文称,北京市在严防私人会所死灰复燃,指北京城近期整治会所,公园里的私人会所、高档餐饮场所拆除、关停,市属公园内的14家会所和高档餐饮场所已经全部完成整改转型。

报导说,本次整改之前,在北京市属公园内,属于高档次经营餐饮场所有6处:北海的仿膳、乙十六御膳堂、上林苑饭庄,北京植物园里的素菜馆,紫竹院内的问月楼,玉渊潭公园的确园;属于私人会所性质有8处:颐和园内的霁清轩和益寿堂,中山公园的长青园和二号院,香山公园的洪光寺和兄弟楼,北京动物园的畅观楼,紫竹院公园的友贤山馆。

其中提到位于颐和园万寿山东路山坡上的益寿堂是一处典型的四合院住宅式建筑,始建于光绪年间,以前从未对游客开放。后来,颐和园与某公司合作,将部分房屋用于该公司内部办公、接待。整治后,颐和园与合作公司解除合同,将院落收回并重新规划利用。

报导还说,为严防会所在公园卷土重来,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要求各个公园对外签订合同都“一年一签”,还建立了公园出租场所台账,对原来上报的14家私人会所和高档餐饮场所进行监管,也对公园其他出租房屋和经营场所进行彻底排查,严防新增私人会所和高档餐饮场所。此外,北京市还新出台办法,禁止占用公园内公共资源设立私人会所搞封闭经营。

据中共官方规定,所有实行会员制、仅少数会员出入的会所或者不对公众开放的餐饮服务、休闲娱乐、美容健身等场所,全部界定为私人会所。甚至包括躲避监管,将私人住宅改造成所谓“家宴”的特供餐饮、娱乐活动场所,进行不正当利益交易和输送,也属于私人会所。

官方报导显示,私人会所整治成效轻微。中纪委《中国纪检监察报》今年5月2日曾发表文章称,中共官员存在出入私人会所享有高档消费服务的奢靡之风,并在此进行权权交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文章并称中纪委要严查。在去年中秋节和中国新年来临之际,中纪委也均通过其官网向党官发出有关违规出入私人会所的禁令。

其实早在2013年12月22日,中纪委就发出通知抨击一些地方将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变为私人会所的现象要求整治会所。

但据香港《星岛日报》报导,在习近平在2014年新年前曾要求整治“会所歪风”及出台“八项规定”后,一些隐蔽私人会所被证实依然可以悄然奢靡。比如位于北京天安门菖蒲河公园内的“茅台会”,虽然已经被“摘牌”,但实际仍在暗中运作,服务员声称“要先入会才可以用餐”。

多家海外媒体披露,“茅台会”实际后台是中共前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

京城会所被证实是中共高官秘密淫乱地

中共官员对商人开的私人会所趋之若鹜。在官方通报的落马官员罪名,如中共前洛阳市市委书记陈雪枫、外交系统“首虎”张昆生等等,都有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和权色交易等同类内容。

官方媒体《廉政瞭望》杂志微信公号4月14日就报导称,一些贪官好住商人特供的色情会所。前江苏省委常委赵少麟和其子赵晋在北京开有豪华会所,特供前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前天津市公安局长武长顺、前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前济南市委书记王敏等人进京时居住、玩乐。

《财新网》报导说,赵晋在北京建有的高级会所。有如赖昌星之红楼,不仅为官员提供会所服务,还提供色情服务,各路显达寻欢鬼混,一律被录音录像作为要挟证据。据说,济南原书记王敏正是被从视频中认出来的。

《澎湃新闻》引述接近赵晋的知情人士披露,赵晋在北京的私人会所不止一处,都不对外开放,只用于内部接待。王敏曾出入赵晋位于北京北京高档小区缘溪堂的私人会所,购置和装修费用耗资1亿元。

海外博闻社曾引述爆料称,已被抓的中共前央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在北京巨额投资装修秘密会所,并在舞蹈学院,电影学院艺术学院等高校招聘美貌女大学生,专门侍候省长部长与银行行长,以换取利益回报。

港媒《动向》杂志2015年4月号报导,商人郭文贵拥有的京城神秘“空中四合院”也是涉黄会所,且“进院的要人都是副国级与正国级的,正部级的连门也摸不着”。让那些高官权贵不寒而栗的是,圈子里的要人都被录像,被拿到把柄随时要挟。据说,前中共常委李长春也在郭的视频名单中。据称有现任常委也被录了。

6月29日,中共网信办主任鲁炜被免。港媒《苹果日报》援引新华社内部人士披露,鲁炜当年被指有份参加企业招待的“人奶宴”。该丑闻最早由新华社记者周方2013年7月在新浪博客揭露,指有宣传部门高官当年参加一位大老板在京城某高档会所的宴会时,不仅跟着喝人奶,而且还做了“很过分的事”。传闻卷入的就有现任常委、长期掌控中宣部的刘云山和刘的手下、时任北京市委宣传部长鲁炜。

此外,涉周永康案的曹永正,近日被判刑7年。据《新京报》报导,昔日曹永正控制的隐秘政商帝国北京年代公司的总部是北京前马厂胡同60号院。该院子前方为2号楼据称是客房,曾有多位美女服务员,接待形形色色的官员以及希望接触官员的人。而因为周永康人称“百鸡王”,曹永正的这一私密场所引发联想。

京城会所变身大老虎政变基地?

先后被关进秦城监狱的周永康、令计划等人均被指有政治野心,并相互勾连。在2016年1月15日的中纪委全会公报中,曾罕见称查处周永康、令计划案,“消除了党内重大政治隐患”。

赵少麟之子赵晋有北京开设的高级会所,被曝是周永康、令计划等人的政治结盟地。

自由亚洲特约评论员高新2015年10月20日撰文称,“江苏帮”重要成员赵少麟之子赵晋也加入了令计划的“西山会”。而赵晋在北京所设的涉黄会所其后更成为令计划“西山会”勾连周永康“政法系”和江泽民“江苏帮”的交集地。

文章披露,中共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是周永康与令计划“结盟”的牵线人。周、令“结盟”初次会面地点正是在周本顺夫妻干儿子赵晋在北京的会所。

另一个疑是政变基地的是郭文贵的“盘古会”,也即是前述的京城“空中四合院”。

4月16日,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其与政泉控股幕后老板郭文贵密切。据腾讯《棱镜》曾报导,郭、张两人与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等藉“盘古会”,建立庞大政商网络。

香港《动向》2015年4月号披露,郭文贵拥有一神秘会所(指盘古会),其核心部分是极为隐秘的四合院。据称进出该四合院的要人都是中共副国级与正国级高官,“正部级别的连门也摸不着”。但郭文贵的政商合伙人、原中共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以及马建政治仕途“伯乐”都可自由进出四合院。

综合外界报导,围绕权力与财富的勾连,盘古会逐渐汇聚的一批政商显贵,成员包括马建、张越、车峰、林强、高辉、曲龙、李友等人。其中马建是国安部副部长,张越执掌河北政法系统,车峰是戴相龙的女婿,林强是原公安部一局局长,高辉是马建手下亲信,曲龙是郭文贵台面上的代理人,李友是北大方正集团高管且有令计划的背景。此外,前国安部长许永跃等也自由出入“盘古会”。

而透过张越在河北期间与做过周永康秘书的省委书记周本顺、省委秘书长景春华等,“盘古会”亦有周永康和令计划的烙印,并间接通向江泽民曾庆红。

前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去年7月29日撰文披露周本顺涉政变。据称,在周本顺被查处的前半年,周秘密起草了一份《河北政情通报》,由张越直接呈送给曾庆红,并进而转呈江泽民。报告攻击习、王反腐“已经走上邪路”,被江曾认为可以作为在北戴河会议上对习、王发难的“政治核弹”。不过消息提前泄露,在北戴河会议前,周本顺被抓。

香港《凤凰周刊》曾援引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观点,间接佐证,拿下周本顺涉及北戴河会议安全。

有观察人士指,中共内部卷入反习政变的江派势力,或正是在赵晋、郭文贵以及车峰等人在京城开设的神秘会所中完成了结盟和准备了野心勃勃的计划。
    来源: 李文隆 责编: Kitt

    上一篇: 湖南广播电视台落马女副台长长啥样?(图)

    下一篇: 中方军队进入“一级戒备”?陆媒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