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版雷洋事件”全纪录,成年男士必读!(组图)
2016-06-07


2016年5月14日凌晨五时左右,市民金先生正在位于杭州江干区景芳某小区的家中睡觉,杭州江干公安分局笕桥派出所的警员钱某按楼下单元电控门,谎称自己是小区保安,钥匙没拿,要求帮忙开门。当金先生打开电控门并开了自己家门探询时,钱某随即上楼,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擅自进入金先生家的客厅,并且要求金先生出示身份证。此时钱某没有出示任何搜查、传唤、拘传等法律文书,也没有出示自己的证件,甚至连自己是哪个单位的也没有说。

金先生向钱某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钱某接过身份证看了看,对金说:“你知不知道啥事情?”金回答说不知道。随即又有四个身穿便衣,满脸横肉的家伙跟了进来,后面还有一个年轻的妖艳女子扭着屁股跟着,一起闯进了金先生的住所。钱某问金先生:“你认识不认识这个女子?”金回答说我不认识。钱某回头问那个女子:“是不是他?”那个女子回答说是的。之后这个女子马上被其中一个便衣人员带走了。

此时钱某对金先生说:“到里面去讲话”。随后钱某与身穿便衣的另外三个人将金先生带至金的卧室里。钱某又问:“你现在还没想起来啊?”金回答说,我一下子想不起来。钱某说:“我提醒你,这个女子是水墩村足浴店的,现在被我们抓住了,把你交代出来了。你现在总晓得什么事情了吧?”金先生说,这个女的我不认识的,我也没有什么嫖娼的事。钱某马上恶狠狠地说;“我们笔录都做好了,我们不是针对你的,我们主要是针对这家足浴店的老板娘的,要抓她去坐牢。这个女的交代说你玩过她两次,带回家来玩的,每次四百元。”金先生愕然道,根本没有这回事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钱某目露凶光地说:“你还不讲?”随后转过脸对三个穿便衣的协警说:“你们来问他吧”然后就自己一个人离开金的卧室,下楼走掉了。走之前,钱某朝其中一个协警努了努嘴,那个家伙马上谄笑着点头,表示自己心中有数了。

钱某一离开房间,刚才那个点头的协警(二十七八岁左右,外地口音讲普通话,看上去是几个穿便衣的人当中为首的)马上对金先生呵斥道:“你还不讲?你的事情讲清楚是蛮轻的,我们已经审了一个晚上,事情都问清楚后才到你这里来的。你再不讲要给你吃苦头了。黄海波的事你知不知道的?他拘留以后还关了半年。你不交代,信不信我也把你关个半年。”此时,金先生还是没有承认自己有嫖娼的行为。

这个为首的男子后来就恶狠狠地说:“给你面子你不要面子。”随即转过头对一个站在边上的同伙说:“把手铐拿出来,把他铐上。”那个同伙应声从身上拿出一副手铐,想从前面把金先生的双手铐上,这时,为首的那男子大声说;“给他反铐。”那个同伙听从指示,把坐在床沿上的金先生双手反铐起来。这时候,为首的便衣男子走到金的身边,大声吼道:“你这么不老实,老子现在就给你上上刑。”他随即叫两个同伙一左一右按住金先生的肩膀,死命往下压,自己则转到侧面,用力将手铐往上提,金先生的手腕和肩膀刹那间感觉到剧烈的疼痛,痛得大叫起来“我痛死了。”那个为首的便衣男子又吼道:“你现在说不说?是不是四百元一次带回来发生性关系,一共两次?”金先生此时已经痛得无法支撑了,只能违心地说:“我承认我承认,我痛死了,你赶快把我放下来。”为首的便衣男子依旧用力向上提着手铐,一点都没有放松,嘴里还说:“你这么不老实,不给你吃点苦头你是不知道的。”又过了些时间才把手松开,继续将金先生反铐双手,让其坐在床沿。

后来这个为首的便衣男子让金先生站起身,走到客厅和卧室交界的门边,用手机给金先生拍了一张照片,再在卧室里和客厅里拍了总共四五张照片。接下来,此男子让金先生找出自家的房门钥匙交给他,随后将反铐双手的金先生带出住所,然后这三个便衣男子锁上门,一起离开。金先生下楼后,被带上停在楼下的两辆汽车中的一辆,车上赫然坐着警员钱某。

钱某朝金先生看了几眼,然后对为首的便衣男子说:“他有没有交代?”为首的便衣男子得意地说:“都交代了。”钱某满意地点点头,示意动身离开。为首的便衣男子开着这辆汽车上路了,后面还跟着另外一辆载有那个足浴店妖娆女子的汽车。路上,钱某假仁假义地问金先生:“你有没有钞票的?”金害怕再次吃苦头,忙不迭回答说,我有的。钱某马上假惺惺地说:“我等会和头儿商量一下,只要你老实交代清楚,好罚款的话就对你罚款,不拘留你了。”汽车开出约十分钟后,钱某突然说:“刚才照片忘记拍了,我还要回去拍几张照片。”随后钱某让汽车停下来,从一个便衣那里拿了金先生家里的钥匙,问金先生:“哪一把是电控门的钥匙?”金先生告诉他是小的那一把。钱某就走下车,登上了跟在后面的那辆汽车,掉头返回,去金先生家里拍照片了。因金先生并不在现场,所以此次钱某二次非法进入金先生住所后到底做了什么事,金先生并不知情。

载有金先生的汽车继续前进,到了水墩村足浴店。在足浴店门口,为首的便衣男子让金先生下车,金先生说,我手铐铐得难过死了,你能不能给我铐在前面?”此时这个为首的便衣男子才一边嘟哝着,一边不情愿地将金先生手上戴着的手铐从背后铐换到了前面铐。接下来,为首的便衣男子让金先生在足浴店门口站好,戴着手铐指着足浴店的门头,此便衣男子掏出手机给金先生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再上车,把金带到了笕桥派出所。到了这个时候,金先生看到了笕桥派出所的门头,才知道来抓他的人是笕桥派出所的。之前,穿警服的钱某和其他那些便衣人员根本就没有向金先生表明过自己身份,出示过任何证件,也没有向金出示过任何书面传唤、拘传证等法律文书。

进了派出所后,笕桥派出所工作人员把金先生带到一个房间里,这个时候才除去金先生手上的手铐,然后让金交出身上的物品,解下皮带,并把金关进派出所的留置室。半小时后,警员王某来给金先生做笔录。当金先生向王某反映钱某指使几个身穿便衣的协警在金的卧室里对其刑讯逼供,虐待折磨,并把自己两个手腕上发肿乌青的部位给王看时,王某轻描淡写地说:“钱某是我叫去抓你的。你说的这种情况不算刑讯逼供的,他们有没有给你坐老虎凳?给你喷辣椒水?如果没有的话,那不能算是刑讯逼供的。”金先生说,你既然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事体也已经过去了。王某皮笑肉不笑地说:“过去就好了,过去就好了,你是个明白人。”做笔录时,王某继续威胁诱骗金先生,要其交代所谓的嫖娼经过。金先生因害怕再次被殴打刑讯,也因为钱某之前承诺过可以不拘留,在王的不断逼迫下,被迫违心地承认自己有过两次嫖娼,在笔录上签了字画了押,之后又被关回留置室。5月14号晚上,金先生被告知因为嫖娼,他被处以治安拘留15天。他对来告知的警察说,我都已经按照你们要求说了,为什么还要拘留我这么长时间?警察狞笑着说:“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都从重处理,钞票都不罚了,你已经签字承认了,这个案子翻不掉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去蹲几天吧,里面的日子过得很快的。”5月15日早上,老实巴交的金先生被送至杭州市公安局治安拘留所执行拘留,直至5月30号才被释放。在里面度过了暗无天日的15天,其中的苦楚绝非外面善良的人们可以想象。

金先生离开拘留所后,越想越憋闷,越想越气愤。他跑去向律师请教,一个资深律师给出了如下的法律意见:

首先,江干公安分局笕桥派出所警员钱某、王某指使三名便衣协警在金先生的卧室里对其违法使用警械进行虐待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暴力取证罪,按照《刑法》第247条之规定,应该对他们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这是一个共同犯罪,由身为司法工作人员的王某、钱某及不具有特殊身份的三名便衣协警一起实施完成。先是王某指使钱某,之后钱某带领三名便衣协警违法侵入金先生住宅,钱某再唆使三名协警,对金先生采用暴力手段,非法榨取用来指控足浴店老板娘容留卖淫的证言。钱某很狡猾,在发出让协警动手暴力取证的指令后迅即离开现场,由协警来实施具体犯罪,因为协警是临时工,万一出事可以随时辞退,将所有过错推到临时工身上。只要是中国人,这种套路没有人不懂的,这里就不赘述。

其次,王某明知没有有效法律文书,仍指使钱某,再由钱某带领多名协警,两次多人侵入公民住宅,还在金先生的住所内对其虐待威胁,其行为也同时构成《刑法》245条规定之非法侵入住宅罪。“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犯本罪的,从重处罚。”这款规定完全适用本案。

最后,三名便衣协警在既不具备司法工作人员身份,又没有司法工作人员在场,并且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违法对金先生实施正铐、反铐等行为,直接拘束他人身体,时间很长,手段恶劣,已经构成了《刑法》238条规定之非法拘禁罪。钱某身为国家司法工作人员,看到手下人对金先生违法使用警械拘束身体,没有采取任何制止的措施,加上之前有唆使协警暴力取证的言行,其行为属于知法犯法,也构成非法拘禁罪,且适用“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刑法238之罪的,从重处罚”。综上所述,钱某、王某及其他多名协警的行为已经构成暴力取证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适用数罪并罚。因本案案情重大,罪名多,涉及面广,适合由杭州市检察院直接管辖侦查,因此律师建议金先生直接向杭州市检察院报案。

咨询完毕后。律师感叹道,在中国,要和“人民警察”打官司,那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本案中,一旦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如果不出意外,估计又会出现雷洋一案中类似的经典桥段:执法记录仪又适时地罢工了;小区和派出所里的监控也无缘无故地坏掉了;拘留所的体检记录会证明金先生身体非常健康,身上连最细微的伤痕都没有一个;现场群众从来就没有看到过有人戴着手铐走过;所有的法律手续都是完备的,治安传唤书是金先生愉快地在家里签署的;妖娆女子可以在记者面前信誓旦旦地讲述给金先生做“大保健”的各个细节,绝对是儿童不宜,直接可以当成人小说来阅读。笕桥派出所的涉案警员会一脸正气地在记者面前否认有任何违规违法的行为,一切都是国际反华势力和美分公知背后造谣。

不过,……,律师话锋一转。“你应该很满足了,应该庆幸自己没有成为雷洋第二,应该感谢“人民警察”的不杀之恩。至少现在你能从里面出来,有机会重新沐浴在杭州醇厚的老雾霾的穹顶下,欣赏着为迎接G20峰会而到处呈现的漫天建筑烟尘。你真的应该很满足了。”

最后,律师郑重地忠告各位男士以下几点:

1、晚上睡觉时打死也不能随便开门,家里没有防盗门的赶快去安一个,铁门越厚越好。

2、平时要多留心认识一两个有能力的律师,不要太抠门,没事时多请律师朋友吃吃饭,这个投资是有回报的。万一哪天被嫖娼了,只要当时没有被往死里打,一定要大叫:“我是有律师的,律师来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的。”然后,你就安安静静地坐着等律师来看你。或许,这样你就有救了。

3、尽量不要单身,最好身边随时有一个女人跟着,能及时证明你没有嫖娼的机会。虽然这样可能会比较痛苦,但总比半夜三更被指认是嫖客,用手铐烤走强吧。

以下照片是金先生从拘留所出来后手腕依旧留有的疤痕。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差点被整死  王立军秘书忆重庆黑幕

    下一篇: 中共江派前常委李长春的旧部被查 江泽民大秘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