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帝国突破口 车峰案牵出五大家族
2016-02-21


香港上市公司数字王国实际控制人、中共央行行长戴相龙女婿车峰去年被捕一案,近日出现新进展,大陆媒体披露他目前被关押长沙,涉案官员“级别很高,案情绝对保密”。

出身寒微的车峰,靠“豪门女婿”身分打通中共高层的“通天关系网”,车峰案牵出了岳父戴相龙与张高丽、曾庆红、刘云山、贾庆林、梁光烈等江派五大家族的贪腐丑闻,而且直接涉及了大陆金融界“黑金帝国”的秘密。

有分析称,车峰案是习近平、王岐山撬开江派金融黑箱的关键突破口,一旦突破,“贪腐总教练”江泽民的地位也就不保了。

数字王国背后的车峰拥有数百亿

2016年1月25日,香港电影特效公司“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集团有限公司宣布,将以1亿3500万港元的总代价,收购由谢霆锋创办的电影后期制作公司(PO朝霆)85%的股权。原本一个普通的商业收购,却因其幕后控制人的身分特殊而引起外界关注,这个人就是车峰。

现年46岁的车峰,1970年出身在安徽合肥,只有初中学历,早年在上海开服装店卖牛仔裤,但因外表俊朗高大,被戴相龙的独生女儿戴蓉相中并结婚,火速上位,奔向飞黄腾达之路。

车峰在中国股权投资界和香港资本市场知名度很高,顶峰时期曾至少控股30多家公司,其中10家在北京。《财新网》报导称,车峰持有或曾经持有至少4家香港上市公司的股份,包括高阳科技、MI能源、数字王国和大庆乳业,数字王国是车峰在香港资本市场获利最大的一单投资。

截至2015年12月31日,数字王国尚有98亿股、总金额39亿2000万港元(转股价0.04港元)的未行使可换股票据。根据其2015年的中期业绩报告,这98亿股未行使可换股票据分别由魏火力以及车峰的个人公司持有,其中车峰持有47亿6280万股。

2015年6月车峰被中纪委带走。有消息称,车峰凭藉戴相龙这个中共央行行长的特殊信息管道,顺利拿到内线消息与问题贷款,并时机精准的入市与出市,纵横中港两地股海13年,至少攫金上百亿元人民币。

牵出戴相龙:贪腐还当内鬼

戴相龙一度是中共金融业的最高监管者。1985年至1995年,戴相龙先后出任中共农业银行副行长,交通银行总经理、副董事长、中共央行副行长等职。

1995年6月起,戴相龙执掌央行。2002年12月至2007年12月28日,戴先后出任天津市委副书记、天津市代市长、市长等职。

2008年1月30日,戴相龙执掌中共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在戴的运作下,全国社保基金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的专业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总资产达到8688亿2000万元人民币。

2013年3月,戴相龙卸任社保基金理事长,一年后正式退休。

2015年6月2日,车峰因与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关系极为密切而被带走调查。在没有音讯的半年之后,2016年1月27日,大陆网易的新闻栏目“路标”引述两个独立信源称,车峰目前被拘于湖南长沙,所涉案情仍在调查,尚未被提起公诉,因为“牵扯人员级别很高,案情绝对保密”。

外界观察发现,在车峰被调查之初,大陆媒体报导比较隐晦,用迂回方法暗示案件背后存在着更深层次秘密。另有媒体则称,“从传奇到传说,只因为车氏身上背负的‘红色’烙印,从坊间到圈内,关于其岳父家的身分并不是一个不能言说的秘密。”

不过至今官方还没有公布对戴相龙的调查。

据说车峰案之所以受关注,不只是其巨额财产来路不明,他还涉嫌利用中共国安部的旗号在海外胡作非为,与西方某些国家情报机构有联系,“交换情报”,使国家利益受到难以想像的损失。

温家宝说的内鬼是谁?

据知情者披露,温家宝时期,中共国务院有关金融的重大决策,文件刚出中南海,还没发到省部级,西方国家就已完全洞悉。有报导引述北京消息称,西方情报机构对车峰的背景了若指掌,视之为探听中共财经和金融政策机密的重要管道。

2015年4月,有多家海外媒体报导,车峰被控制前,戴相龙已被中纪委调查。3月初中纪委、中组部直接告知:戴相龙被境外中资机构、金融机构举报,指称其用代名开立帐号、以假名进行经济活动已有十多年,要他“反思、交代”,不要给以后造成被动。

据称,“戴相龙当即痛哭流涕”,3月23日,他带着“交代书”向中纪委“自首”,他的自首和举报,引起金融界震荡。

比如据港媒早前报导,2005年人民币升值,温家宝称国务院的相关决定是“出其不意”,但人民币升值的决定公布前,大陆高达228亿美元在同时间段被兑换人民币,仅仅90分钟内,就使国家损失约37亿元人民币。

据查,相应时间段内,兑换集中发生在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深圳、福州、大连、武汉、南京、珠海、重庆、济南、厦门等13个城市的金融机构、党政部门小金库、国企和私有富豪帐户。

外媒分析,泄密者在高层,而且泄密者绝非一人。据称,温家宝听了报告后怒斥:“有鬼!鬼就在内部。一定要追查。”但之后一直没有下文。

车峰案爆发后,媒体联想到2002年至2007年间,戴相龙先后出任中共天津市委副书记、天津市代市长、市长等职,被媒体称为“金融市长”,2005年发生的人民币流失与曝料的案情高度呼应。

牵出张高丽包庇、戴永革洗钱

据港媒报导,车峰在被抓之前,因求托自己老丈人的搭档中共原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向中纪委说情,车峰回到北京第二天中午,就在北京饭店贵宾楼被捕。

该文章说,车峰被抓后,把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儿媳蒋梅伙同东北黑社会戴永革一起超千亿洗钱案“交代得干干净净”。

其中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也是千亿洗钱案的保护伞之一。天津海关就是曾伟、戴永革走私、贩私毒品、汽车、粮食、食糖、进口机械装备器材、名贵奢侈品、石油化工、矿产资源产品的“重要合法通道”。

天津海关官员也积极参与了曾伟等人的数十项犯罪活动。在张高丽任天津市委书记期间,曾伟等人在天津上述走私活动就变成了“合法”行动了。

据说,在中共公安部内部24局(即缉私局),来自多省市缉私局的分支机构和各地检察机关政府部门的公务员,向公安部实名举报戴文革的哈尔滨仁和地产,在澳门、珠海、北京、上海、河北、黑龙江等地非法集资,但这一起涉及千亿非法洗钱的案件和澳门赌场地下钱庄犯罪活动,却被中共公安部高层扣押。

同时下令不得向公安部和最高检、中央政法委和中纪委反映问题。

报导称,2010年戴永革转向把澳门赌场作为巨大的洗钱机器。于是戴永革与曾庆红的儿媳蒋梅商量,在全国成立地下钱庄,专门做高干、大陆富豪向海外转移资产,收取1~5%的手续费。

由于戴、蒋等人利用大批政府官员发财心切和无知,在深圳、珠海、大连、北京、上海、长沙大搞非法集资洗钱活动,掠夺和转移赃款超过千亿之多。

据报,2015年8月12日发生爆炸的天津滨海新区,就被视为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主政天津时的主要“政绩”。

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张高丽任天津市委书记。他到天津后,即大力推动了滨海新区开发。当时滨海新区开发开放领导小组组长是张高丽,副组长除了戴相龙,还有杨栋梁和黄兴国。

有消息说,天津大爆炸后,张高丽在政治局常委例会上做了检查,并提出辞去副总理职务。但消息暂未获官方证实。

小马奔腾李明惨死 牵扯李东生案

车峰案牵扯的不仅仅是戴相龙一家。这里我们先从数字王国集团公司的持有者说起。

2012年9月24日,小马奔腾美国公司联手印度媒体巨头“信实媒体”共同出资3020万美元收购美国特效制作公司、好莱坞大名鼎鼎的数字王国,在中美电影界轰动一时。

2013年7月,小马奔腾随即将数字王国转手卖给香港奥亮集团,同年10月改名数字王国集团,自此在香港借壳上市。而奥亮集团的股东,就包括车峰。

小马奔腾的董事长李明亦是一个神秘人物,特别是他的突然死亡,更是令他的案子扑朔迷离。

1966年出生的李明,1989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摄影系,后以代理中共央视广告发家。前中共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2013年12月落马后,李明也随即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

然而几天后的2014年1月2日,47岁的李明突然死亡,官方称是死于心脏病,不过有消息说,李明接受审问时情绪激动,注射了镇静剂而导致其死亡。

据查,李明旗下的广告公司,早于90年代就与中共央视密切合作,取得《新闻30分》等头牌节目的独家广告代理权,而这些节目的创办人,正是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心腹、早前被判刑15年的前公安部副部长、前中共央视副台长李东生,二人据报关系密切。

李明其后转投电影业务,旗下的小马奔腾2009年起投资十几部电影,其中一部《建党伟业》,电影顾问就是中共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胞弟曾庆淮。

外界有人怀疑,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派人在镇定剂中做了手脚,致使中纪委一时失去了迅速查出李东生在中共央视的贪腐罪证,而李东生又是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一手提拔的心腹,知道很多周永康与其情妇汤灿、以及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等中共江派要员的丑事。

据香港《大纪元》报导,车峰案披露了中共江派高官涉足中港娱乐界的轨迹。据知情人士披露,曾庆红家族在中港娱乐圈涉水很深,2003年,时任国家副主席的曾庆红接管港澳事务,同年10月便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接待香港影视界访京团,与明星握手合照。

作为文化部特别巡视员的曾庆红胞弟曾庆淮,亦一直活跃于香港和内地政、商、文的圈子,影视圈里的“潜规矩”都是他为首开创并实践的。

他不仅自己染指文艺界女明星,还和李东生、车峰等人大搞美女外交,为曾庆红等其他高官拉皮条。据说这些人中,宋祖英也在其内,她先是跟了曾庆红,其后才跟江泽民。

有分析指,车峰案估计一是涉及为某些高官圈钱、洗钱,提供资金;二是涉及李东生、曾庆淮的美女外交,以换取好处,所以咬出的人会很多,或引发娱乐圈震荡。

牵出曾家马仔郭文贵、肖建华

还有消息说,李明的离奇死亡也与他把数字王国转让给车峰等人背后的神秘交易有关。令江派色彩更深的是,与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及其心腹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关系密切的商人、盘古氏投资实际控制人郭文贵,在“小马”买下“数字”8天前,以每股0.083港元的价格购入奥亮集团8亿4550万股股票。

半年后,数字王国资产被注入奥亮集团,股价暴涨。媒体形容,郭文贵“投资”眼光堪称精准,哪知背后有这些内幕交易。

在2015年大陆股灾中有传闻称,车峰、郭文贵及令计划的胞弟令完成等都疑涉卖空,消息指,他们利用恒生电子的一套系统做空。

有香港媒体称,车峰、郭文贵等少数利益集团以中国股市“超规则”对中国普通股民公开抢劫。这些资本巨鳄已提前几年做局。

2015年8月7日中纪委通报18大后证券系统首个落马高官──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被开除并移送司法调查。

据说李量在证监会创业板发行部期间,收受贿赂,将许多瑕疵公司批准上市,包括令完成控制投资而在A股IPO皆有着奇高命中率的私募基金汇金立方,据说也与车峰的上市公司有关。

有关车峰与曾庆红家族的关系,可从数字王国收购案来举例说明。车峰引入两大幕后金主共同吃下小马奔腾的股权,一是政泉控股人郭文贵,一是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郭文贵与曾庆红的心腹马建是铁哥们,而肖建华又是曾庆红儿子曾伟的密友。

目前持加拿大护照常住香港的肖建华,此前媒体报导过与曾庆红之子曾伟的私谊甚笃,在他2008年涉太平洋证券内线交易案潜逃出境之前,曾是A股十大炒手之一,也曾以旗下公司权充曾伟2007年鲸吞山东第一大企业鲁能集团的前台白手套。

此外,肖建华以明天系(生命人寿)名义持股的H股佳兆业(深圳龙头房企)进行利益输送对象就是周滨,以及曾庆红、曾庆淮兄弟。

香港《苹果日报》2015年6月5日报导,曾以上海天健房地产名义,车峰获得上海浦东香格里拉酒店附近一块约2万6000平米地皮,价值约6亿元。

通过中共某中央领导人儿子的海外基金,车峰转手售出这块地产,获利60多亿元。有消息指,这个海外基金就与曾庆红之子曾伟关系密切。

牵出刘云山儿子刘乐飞

2016年1月27日大陆门户网站网易的新闻栏目“路标”发表长文,起底车峰在香港的发迹史、炒股与收购控股攫金上百亿和其政商交友圈,其案件牵扯人员级别很高。

报导援引一位与车峰接触颇深的商人的消息透露,车峰在香港总共有3架私人飞机,聘请的机组成员全部来自俄罗斯,共8个人。

一架买得比较早,车峰自己用;另外两架是最新型的庞巴迪公司BD700私人专机,对外出租,一般朋友是要付租金的,但是部分高级别的“官二代”可免费“借用”。

在借用名单中,最突出的就是现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夫人李素芳和儿子刘乐飞,其中李几乎每年都“借用”30多次,这个借用频率可算是自家的私家东西了。

为何车峰与刘家关系如此亲密呢?报导称,刘乐飞跟车峰是生意上的密友,车峰仗此成为刘云山家的座上客。

据说中共国安部副部长马建2015年1月被拿下后,车峰自知不妙躲到香港避风头,后以为事件平息,于5月31日由香港飞回北京。

不料6月2日在北京宴请生意伙伴时,专案组突然出现,车峰连同同桌吃饭的10多名生意伙伴一起被带走。

也有消息说是戴相龙为了自保,就劝车峰回来看看病中的岳母,哪知一回来就被中纪委带走了,而戴相龙也因为举报多名高官,至今没有被公开调查。

牵出贾庆林、梁光烈

时政评论人士陈思敏在〈车峰被起底涉五大江派家族〉一文中总结说,车峰案还牵扯到更多江派人马。

据说车峰在炒股与藉收购控股之余,还曾任茅台会副会长、副理事长。圈内周知,茅台会的发起人兼秘书长是北京昭德董事长李伯潭,也就是贾庆林女婿。车峰在众多官二代中雀屏中选担任协会要职,足见他与李伯潭的好交情。

茅台会成员还有前中共国防部长梁光烈儿子梁军。媒体曾有议论,一个时期以来,梁光烈等军头们令七大军区与茅台集团搞共建,因而茅台酒厂曾是世界上唯一由军队负责安全警卫的酒厂,谷俊山被查后,仅从他家地下室就搜出茅台酒1000多箱(约1万多瓶),曾传2011年有人喝挂时,还说郭伯雄搞不好还能再干10年。

在车峰2014年底回到北京被抓之前,他在香港与梁军一起住在奢华的四季酒店的同一层楼,显示两人非泛泛之交。

车峰的美女外交

有消息说,车峰虽然靠戴蓉而发家,但两人夫妻关系并不好,后来甚至于形同虚设。据说车峰一度沉迷于三流女星,他不但经常出入风月场所,而且自己还建立了多个类似“天上人间”的色情场所。这与李东生把中共央视变成中南海的后宫一样。

据说车峰在北京有个私人会所,位于东城区一条胡同内,是一古色四合院,外表普通但内里堂皇,据悉单装修费就花了两亿人民币;车峰没出事前,只要在北京多是在此宴请款待客人。

消息指,车峰生意和社交最忙时,会所请有12位女大学生做“管家”,名义是服务员,实则为公关员,全是舞蹈学院、电影学院、戏剧学院等艺术院校的美女,她们以独特的魅力为中共领导们提供服务,常常使首长们流连忘返,欲罢不能。

曝料称,车峰宴请款待客人,除了狐朋狗友,更多是中共高官政要、金融界猛人,如中共现职省市长、部长,银行行长、证券行老板等。

在香港车峰也设有豪华会所,据说在某座四星级酒店的地下。一名去过一次的匿名商人表示,车峰会所内有非常高档的色情服务,所内女性服务人员都是“空姐”标准。他亲眼见到十几个女性围着车峰的朋友、一位在大陆政商两界颇有影响力的人士“唱卡拉OK”。

据香港股评人周显在专栏中披露,车峰在香港被称为“车哥”,其在北角有一个2万尺私窦,里面应有尽有,不应有的也尽有,而且周显强调,“这个私窦在金融界人人皆知,入口就是在地面。”

车峰在港时,常租四季酒店高级套房,用来办公会客,与神秘大鳄肖建华常在此一同饮茶,许多明星走马灯式的出入四季酒店。有知情人披露,车峰专找女明星,为大陆富豪、官员拉皮条,打通关系。

戴家摇钱树海通制造股灾

虽然车峰与夫人戴蓉关系不好,但他对岳母柯用珍却不错,他也是因回北京看岳母而被抓的。戴相龙的夫人柯用珍曾任海通证券的董事长,女婿车峰曾藉海通上市赚了几十亿。海通证券也成了戴家的摇钱树。

据说在2002年,车峰凭藉戴相龙的影响力,向天津一家上市公司融资,收购海通证券。由于长期不赚钱,车峰一度想卖掉海通,但戴相龙让他再等等,结果几个月后,海通被批准上市,戴家从中大赚了一笔。

海通证券在2015年6月的股灾中也干了不少坏事。2015年11月26日,因涉嫌参与制造股灾,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中国人相信,用不正当的手段得了不该得的钱财,代价很大。柯用珍发财后生活反而不顺,首先是老公有了外遇,据说戴相龙迷上了一位香港女星,气得柯用珍寻死寻活也没用。

最可怜的是,柯用珍后来被查出患有癌症,哪怕车峰用他公司研制的最新抗癌药治疗也无济于事,在查出绝症半年后,痛苦地离开人世。

死后她被埋在八宝山,据说出殡那天还去了不少关系户,停车场变成了豪车大聚会。

王保安落马 戴相龙恐被重罚

2016年1月26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局长王保安涉“严重违纪”被调查。王保安是2015年4月出任中共国家统计局局长的,此前他曾长期在财政部任职。

有港媒报导暗示他涉嫌参与非法挪用社保基金。据说中共前央行行长戴相龙与王保安有着不少交集。

有分析称,假如戴相龙不是因为检举揭发而从轻处理的话,戴相龙恐怕要遭到习近平的严厉处理,因为习特别痛恨三种贪腐,其中包括戴相龙涉及的社保基金。

2016年1月29日,中纪委官网发文,以〈抓纪律就要敢于板起脸来批评〉为标题,公开了2014年1月14日习近平的讲话内容,据说习特别痛恨挪用“社保基金、扶贫资金、惠民资金等关系千家万户切身利益,历来贪污挪用这种钱要罪加一等。”
 
    来源: 王净文 责编: Kitt

    上一篇: 军改藏变数?中共少将吁“杀开一条血路”

    下一篇: 曝肖钢免职内情:习近平深表不满 肖钢脸色灰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