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危机拉警报 欧盟商对策
2015-09-07
德总理默克尔:欧洲难民危机  正考验欧盟普世民权的核心理想

【看中国记者万厚德综合报导】日益严峻的欧洲难民潮正一波波的蜂拥而入,单单是今年7月份就创下逾10万人的空前纪录。9月1日前的24小时内,匈牙利当局因挡不住难民潮压力,数次开放边界火车让2,200名难民奔赴德国,直接冲击了欧盟边境开放政策。

反移民的极右势力,也因此而持续高涨,阻绝的实体高墙也于各国边境快速兴起。欧盟28国虽将于14日召开紧急因应会议,但在各国不同的移民压力下,联合行动恐难奏效。

移民潮冲击边境开放政策

根据联合国数据,年初以来,总共有超过30万移民冒着生命危险横渡地中海到欧洲,远高于去年全年的21万9,000人,单单是7月份就创下10万人抵达边境的空前纪录。其中近20万人抵达希腊,另外11万人在意大利上岸,因此而葬身地中海的移民多达约2,500人。蜂拥而至的欧洲移民潮,令欧盟不知所措。欧洲在26国申根签证区无边界控管,但要求寻求庇护的人需留在进入欧盟的第一个国家,直到他们的申请受理。这也让面对北非移民首当其冲的希腊、意大利,以及面对巴尔干半岛与南欧移民潮的匈牙利等,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

就在9月1日的前24小时内,在庞大移民潮的压力下,未获德国同意的移民列车自匈牙利出发,穿越奥地利抵达德国南部巴伐利亚邦(Bavaria),每列列车都载来数百名移民。这也是自难民危机爆发以来,抵达德国移民人数最多的一次。匈牙利当局一度因此关闭布达佩斯火车站东站,为阻止接续涌入的移民,约100名警察头戴钢盔,手持棍棒在车站守卫,赶走车站内数10名移民,而车站外仍有约千余人挥舞手中车票、鼓噪高喊“德国!德国!”他们要求获准旅行前往德国。针对随后所采取的强制驱离作业,匈牙利当局表示是为了要恢复秩序,并执行欧盟的法规。欧盟规定,移民必须在他们进入的第一个欧盟国家登记和申请庇护。

默克尔呼吁各国公平分担

这些移民多半先抵达欧盟区的希腊,但未在希腊申请庇护,继续取道马其顿、塞尔维亚、匈牙利、奥地利到德国。单是7月就有17,500名难民涌入欧洲,德国是他们最想去的国家,今年预估涌入80万移民。德国总理默克尔9月1日表示,欧洲面临的难民危机,正在考验欧洲联盟的核心理想——普世民权。她表示:“普世民权和欧洲及其历史一直息息相关,是欧洲联盟成立的推动力,如果欧洲未能妥善处理难民问题,如果与普世民权的紧密连结被打破,那么,这将不是我们想要的欧洲。”但她也表示,解决难民危机恐比统一德国还困难,并同时呼吁,欧洲国家应公平分摊收容难民的责任。

匈牙利的边境开放事件,让体现于申根区域内免护照自由移动的欧盟自由迁徙原则再次陷入争议。英国内政大臣特里萨.梅指出,申根机制造成大规模非法移民问题恶化。英国和爱尔兰都不属于申根国家,但几乎所有欧盟国家都是,甚至部分非欧盟国家也是。德法等国重视申根机制对欧洲经济的贡献。申根允许企业更容易从其他欧盟国家招募人才或外派员工。但申根国家可以国家安全为由,在移民人数暴增时暂时实施边界管制,而欧盟正面临授权各国更多这方面裁量权的压力。

为了合理分配这些移民潮,欧盟执委会此前曾开会进行分配并敦促欧盟成员接受强制性的安置作业,但欧盟部长们多拒绝此一约束性的移民配额,英国更是宣布退出移民配额机制,即便是希腊、意大利和匈牙利等面临横渡地中海和穿越巴尔干半岛而来的移民难题。欧盟内部也因此而弄得关系紧张。德国目前是接受分配额度最高的国家,也是最为支持此一政策的国家,今年庇护申请据德国官方估计将上看80万人。瑞典则居第二,但瑞典人口远低于接受较少庇护申请的英国。虽然外界呼吁东欧国家接受更多庇护申请。但斯洛伐克指出,多数移民仍会前往如德国等较富裕国家,因为薪资和福利更好。

民族主义崛起 反移民浮现

日趋严重的移民潮不仅造成欧盟内部的矛盾与冲突,而早在全球债务风暴后即饱受失业和福利缩水之苦的欧洲人民,对于移民也早有着深深的不安全感,这使得日益崛起的民族主义政党和运动更形活跃,也让其在各国对移民采取更强硬的态度上扮演重大角色。极右派匈牙利运动(Jobbik)2014年国会大选得票率20%,成为欧洲最成功的反移民政党。法国的民主阵线(National Front)则吸引不少右翼和左翼选民。荷兰的执政联盟和极右派自由党(Freedom Party)合作,丹麦的联合政府也和极右派的丹麦人民党(Danish People's Party)携手。芬兰的右翼疑欧政党芬兰人党(Finns)已经入阁。至于过去一向接纳叙利亚难民的瑞典,反移民的瑞典民主党(Sweden Democrats)支持率已经飙至近20%。这让即便是如德、英等欧盟强国的不少主流派政治人物,也对移民政策采取了强硬立场,即使对真正的难民亦然。

更为讽刺的是,原本全球化应能使国界屏障消失,但许多国家却基于安全与担心难民涌入的考量,开始兴起筑墙的热潮。柏林围墙25年前倒塌时,当时世界各地约有16道边界围墙,然而根据加拿大学者统计,目前有65个边境围墙工程已经完工或是正在施工。其中包括隶属于申根国家的匈牙利。该国已在塞尔维亚接壤的边界筑起长达175公里,高达4公尺的铁丝网,阻挡来自叙利亚、伊拉克与阿富汗的难民涌入。虽然匈牙利试图维护申根规定:“难民应由他们抵达的第一个国家处理”,但最终匈牙利还是举起双手表示无力处理涌入的难民潮。到今年第一季,匈牙利也有高达3万2,810件申请庇护案件,其中70%来自科索沃,不过多数科索沃人离乡背井是为了摆脱贫穷,而不是政治或宗教因素。因此申请大多被打回票。如今,申请庇护的多为逃离内战的叙利亚人,有申请庇护的合法理由。

冰岛民间要求政府收难民

不过在这股反移民浪潮中,全国人口只有30万的冰岛人倒是对叙利亚难民伸出了双手。冰岛一位女作家伯格凡斯多提儿(Bryndis Bjorgvinsdottir)发起了协助收容难民行动,一天内就吸引上万名冰岛人在脸书上表示愿提供住家给难民,迫使原本仅同意在今年只收容50名叙利亚难民的冰岛政府表态愿意收容更多难民。

目前难民或移民潮的路线主要有3个,其一是中地中海路线,从北非横渡地中海到意大利或马耳他。其二是东地中海路线,透过希腊、保加利亚南部或赛普勒斯,途经土耳其前往欧盟国家。其三则是西巴尔干半岛路线,分为两股主要移民趋势,其中一个来自西巴尔干半岛国家本身,另外就是大多数亚洲移民经由保加利亚-土耳其或希腊-土耳其陆地或海界,然后经由西巴尔干半岛前往匈牙利,再由匈牙利转奥地利到德国。

根据欧盟法规,寻求庇护者有权获得食物、急救和临时安置。他们可能在当局首次审查时取得庇护,如果审查不过还可向法院提出上诉。对于这一波危急程度远超过欧债问题的欧洲难民危机,欧盟各国莫不殚精竭虑苦思对策,欧盟部长们也将于9月14日举行特别会议,商讨非法移民急剧增加的问题,不过基于各国所面临不同的移民压力,外界对于是否能达成一致性的对策,抱持怀疑。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Lisa

    上一篇: 中共阅兵余波 台湾朝野谴责连战卖国贼

    下一篇: 日民调:安倍支持率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