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渔阳:万错之源
2015-07-04
中国的意识形态已病入膏肓,其病源就在马大胡子的历史观。他的历史观一言以蔽之,就是全力丑化私有制,全力抵制私有制。其实践不能不是全力摧残社会的进步趋向。到底真正的私有制是什么?马大胡子又是怎样歪曲错解私有制的?今天的我们实在有必要重新讨论,以正视听。倘若按马大胡子的错解,以讹传讹,想要正确为中国意识形态之病把脉,将是永远不可能的。

马大胡子的历史观所谓奴隶制是私有制,封建制是私有制,资本制是私有制,本来就是错误的,先不要说所谓的奴隶制、封建制这些概念,本来就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二者在本质上根本就构不成两种独立的社会制度,按照明末清初黄宗羲的观点,二者不过都是君权社会。如果说二者之间尚有量的区别,那么也应当如易中天先生的研究,封建制在先,集权制在后。总而言之,我认为,君权制或叫神权制,实质上它是一种特权制。效益上就是占有社会的剩余劳动产品和生产者本身,本质上就是维持人身依附关系。所有这些,封建制和集权制是没有本质区别的。为什么封建制要在集权制之先?因为国家机器的发展也是要依赖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的。封建,封建,没有能力直接统治,才需要搞分封诸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能是君权的理想。只有当农业、牧业的发展达到了相当的规模,国家机器才会满足集权制的需要。那么,马大胡子的奴隶制、封建制概念本就是不成立的。

马大胡子把特权制的两种量的区别形态同资本制并列起来,统称之为私有制更是错之又错的。因为私有制应当是特权制的背叛,它是应工业化、商业化的需要才产生完全新型的社会制度。马大胡子所谓的资本制形成和发展的过程,恰恰才是真正的私有制的形成与发展的过程。因为特权制无论其中的封建制,还是其中的集权制,都不仅不是私有制,而且毫无例外都是唯权才能占有的,都是排它的。“受命于天”的君主只能有一个,他要依赖于以他为核心的统治集团的力量才能维持统治,但是,他与他的臣子之间只能是赐予关系。也就是臣子对君主只能是人身依附的关系,无论功臣的功劳多大,赐你你才有,不赐就没有。赐予不是分配,今天赐予了,明天可以收回,权力在君主本人。这就叫特权,哪里是什么私有?无论哪个级别的主人之外的奴仆们,连人的资格都被剥夺了,他们的地位如同牛马猪狗,你所吃的尽管是你生产出来的,也要属于主人的赐予,因为如果他不认为你的生命对他有用,他可以随时取消你的生的权利。这就叫特权,又哪里是什么私有?私有,私有,个人对生产资料具有天经地义的占有权,在人身依附条件下,无论臣子之于君主,还是奴仆之于主人,连自己的人身都是人家的,谁还有资格谈什么“个人对生产资料具有天经地义的占有权”呢?即便是封建之中的领土分封,赐予的也仅仅是管理权,而决不是所有权。不然就不需要《诗经》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样突出政治了。马大胡子把这种权力形态叫私有制,不能不说是神经病的逻辑。

为什么工业化、商业化的社会形态需要私有制?因为以前的特权制社会,政治权力占有的只是剩余劳动产品和生产者本身。资产者要的是利润,利润不是产品,更不是生产者本身。这种社会不需要人身依附关系,它要的是平等交换。因此,它需要使包括社会最底层原本不能称为人的所有人,都具有自由的权利。然后,使所有人对属于自己的社会资源、社会资料,都具有占有权。这样,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的欲望去创造,这样才可以使社会走向进步和富裕。美国的《独立宣言》中“私有神圣”,是私有制社会的最强音。

私有制是民主的根基,是人权的根基,是自由的根基,是法制的根基,是市场的根基。所有这一切,都不是口号,而是需要。因为私有制,摒弃了人身依附关系,它肯定人对于生产资源、生产资料的占有,而人之所以是人,是没有种族、地位、富贵等前提的。它承认的私有是不排他的,所以说,私有制同特权制的根本区别,也可以说是私有制的本质是他有的。我可以占有,你也可以占有,他还可以占有,只要是你不去抢夺,只要是你能去创造、劳动,所取得成果,都是你的。谁都不是谁的主人或奴仆,包括夫妻、父子,乃至于所有人际之间,谁都没有任何义务去无端的效忠于任何人,谁都没有任何理由强迫别人去为自己做牺牲。在中国,好多人不理解、不认可这种人际关系,不是这种人际关系不好,而是特权阶级实在怕这种人际关系。正像皇帝喜欢太监一样,如果人人一旦平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对于皇帝来说,当然是要失去的。

马大胡子混淆特权制与私有制的本质区别,极力丑化私有制,原因在于他要急功近利地兜售他的完全凭空杜撰出来的“公有制”。人类以往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公有制,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公有制。他的所谓原始社会属于公有制完全是胡说八道。原始社会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当时人类的农业、牧业都只处于萌芽状态,人类的生产尚处于采集和狩猎那种基本上直接从自然界攫取的状态,和其他动物种类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就生产对象而言,只能叫物品,而不能叫产品。因此人类群体内部的任何强者,只能凭借他的自身体能取得优先进食权和优先交配权。他没有可以被占有的社会劳动产品,他没有借用别的力量构成国家机器的可能,他也没有自称为天子的必要。这种优先进食权和优先交配权,只能属于特权的萌芽。马大胡子称这种社会状态为公有制,你去问一问野生的猴群中的猴王,就会知道其纯属扯淡。更何况没有国家机器,那么其“公有制”又是靠什么来维系的?马主义的一百五十年来的历史,不外乎对富人的暴力掠夺,美其名曰“消灭私有制”,消灭富人,可以做到,结果是政治权力直接占有一切生产资源、生产资料,还要直接占有生产者的人身,社会不能不又回到“人身依附关系”去了。它“灭人欲,兴天理”,制约生产力发展,谁信他谁受穷。

马大胡子的历史观已经被历史证明它是错误的,他的第一个叛徒就是他的亲密战友恩格斯,恩格斯晚年的修正思想,经考咨基的发展,使西欧马主义走到了尽头。在他的原教旨基础上形成的列宁主义,经过了七十多年的折腾,也在修正主义者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手里寿终正寝。考咨基挽救了西欧,戈尔巴乔夫挽救了东欧。只有中国还在支撑马主义、列主义,在此基础上什么毛思想、邓理论,谁是谁非,根本就没有争论的必要,基础错了,它们还能正确吗?

在中国的意识形态中,似乎私有制的所有西方世界都是很乱的,这本身就不成立。私有制不是没有社会矛盾,而是有了社会矛盾允许人们合法博弈,包括罢工、集会、批评,所以说,西方社会之乱总是乱在社会的外表,其实这等于是社会有了一种自我调整的形式。反之,中国一直在维稳,表面看确实很好看,没有炎症,没有疤瘌,但是一揪出个大老虎,就贪了个上亿、几十亿、几百亿,那他边贪边升,越贪越升的时候,你那制约机器干什么去了?揪出一个,又有多少没揪出来?所以说中国之病绝不会是在外表的疮疖,内在的癌症更可怕。
    来源: 博客 责编: Amy

    上一篇: 中共毁在了江泽民手上(图)

    下一篇: 湖北贫困县40人单位花2300万建豪华办公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