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忧中共不会停止人类胚胎基因改造研究
2015-07-03

今年三月份,一群美国科学家请求全世界科学家不要改造人类胚胎基因。他们认为,这项技术还没有准备就绪。但是,不到一个月之后,中国的一群研究者就做了这件事情。

《石英》7月2日报导说,这项技术被称为CRISPR,可以用来比以往更精确的改造基因。它就像一个生物上的查找和替换工具:你可以设定系统来寻找细胞里的某段基因序列,然后用另外一段序列来取代它。

这种方法廉价且容易使用,某一天可能很快被用来治疗遗传性疾病,诸如镰刀状细胞贫血。然而该技术的另外一面是被用来制造基因改造人类,这可能会带来社会动乱。

中国科学家试图在胚胎当中修复造成地中海贫血的缺陷基因。他们给他们的实验合理性找的借口是,他们使用了不正常的胚胎,反正是要被丢弃的。但人们担忧中国科学家将不会停止人类胚胎基因改造的研究,一些人可能会采用可存活的胚胎来做实验。

胚胎试验可能改变人类

据《石英》报导,有三名诺贝尔奖得主在6月29日德国的一个会议上表达了这种观点。迈克尔•白夏普、理查德•罗伯茨和伊丽莎白•布莱伯恩都是国际知名的遗传学专家。他们说,虽然西方科学家将能够对使用CRISPR达成全球共识,但他们不确定中国的科学家是否同意暂停人类胚胎基因改造的研究。

他们认为CRIPSR技术还没有准备好用于人类试验。如果这样的试验在胚胎上进行,那么这种改变将被传递给他们的下一代,那将可能对人类未来产生负面影响。虽然CRISPR是基因改造迄今最精确的工具,但是它还不够精确。

如何管理基因工程技术

报导称,科学家们在四十年前曾面临一个类似的情况,他们向全世界展示了如何就带有未知风险的基因工程达成一个全球共识。

在1974年,斯坦福大学生物化学家保罗•伯格(Paul Berg)发现了通过混合不同物种DNA来制造杂交生物体。伯格实验涉及的物种是猴子病毒SV40和人类肠道细菌E.coli。

更广泛而言,伯格的技术可能允许混合更危险的物种。这是为甚么,即使杂交DNA准备就绪,伯格也从未将它注入宿主细胞。相反,他就重组DNA技术召集一个会议。

在这次被称为Asilomar的会议上,科学家们就安全使用重组DNA的共同原则达成一致,设定了指南,诸如禁止在传染性、致病性生物上做这种实验。今天,重组DNA技术广泛使用,但是还没有出现任何重大问题,因为科学家们遵守指南。

西方科学家担忧中国人不遵守规则

《石英》报导说,现在科学家们在寻求召集一个类似Asilomar的会议来讨论将CRISPR技术用于人类基因工程的风险。然而这一次,世界已经不同了。1974年的会议有140名科学家参加。而如今CRISPR技术运用如此广泛,以至于一个房间根本装不下参与的人。

更重要的是,当年140名科学家仅仅来自于几个西方国家。而现在,研究者有来自于非西方的国家,包括中国。没有人可以肯定,这个花费巨资努力成为生物医学领袖的国家是否将同意西方人设定的规则。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在2013年,中国大陆共有逾1900亿美元投资到科研和开发。这些天,当你拿起一本生物杂志,作者名单无一例外都包含一个或多个中国人的名字。

香港中文大学生物伦理中心主任Huso Yi说:“我不认为中国想要暂停。人们说他们无法制止中国大陆遗传学的列车,因为它跑的太快。”

在2014年,深圳一家公司测绘数学天才基因,企图筛选胚胎以挑出最聪明的一个。

北京协和医学院教授翟晓梅说,在中国,有人以文化差异为由反对国际标准。这股力量有时候非常强大。


大纪元
    来源: 大纪元 责编: Lisa

    上一篇: 大陆股市暴跌内幕疯传 遭即删(组图)

    下一篇: 大陆高校现奇葩考题 老师上课喜欢穿啥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