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秦城监狱 薄熙来如何度过新年
2015-02-19
新年,中国人大都沉浸在与家人团圆的气氛中。但也有一些人是例外。例如那些曾经位高权重,后来身陷囹圄,现在在秦城监狱生活的高官们又是怎样过年的呢?作为中国最为神秘的落马高官监狱,秦城监狱一直没有揭开神秘的面纱。因此要想一窥秦城监狱怎么过年,也只能从一些资料中进行查证。

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兴寿镇秦城村(位于小汤山镇附近),于1960年3月15日落成。现为唯一一座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的监狱和看守所,由公安部监所管理局管理。目前,中国被判刑的省部级及以上高级官员大多在此集中关押。因此目前外界普遍认为,诸如薄熙来、王立军等官员现在都正在秦城监狱服刑。而如果周永康和令计划在接受法律审判后,他们也将前往秦城接受审判。

关于秦城监狱的待遇,一个说法是比较舒适。此前曾有大陆媒体曾报道,秦城里的干部囚徒每天14时到21时都可以看电视,每周单独放风多达六次。报道说,这些下马官员可以不穿黑色的统一囚服,改穿家人提供的衣服。像薄熙来这个级别的囚犯饮食也高人一等。他们早餐可以喝牛奶,午、晚餐两菜一汤另加饭后苹果一个,有时候还调来北京饭店的厨师给他们做饭。

例如曾有在秦城监狱的工作人员回忆,秦城监狱204的监房约20多平方米,铺着地毯,床是沙发床。伙食标准是按部长级待遇,到东华门“高干供应点”采购。早餐有牛奶,午晚餐是两菜一汤,饭后有一个苹果。苹果是刚从冷库里拉来的,放在稻糠里保鲜,拉来时那苹果都冒着气儿。还给他们发固体饮料,一盒12块,一块能沏一杯柠檬茶。方糖分白色和咖啡色的两种。每天如此,即便在困难时期都一样。给他们做饭的则是专门从北京饭店调来的厨师。

统计资料显示,近10年来被查处的副省(部)级以上高官超过100人。其中,除8人被执行死刑外,被判死缓的占11%,无期徒刑者占8%,有期徒刑10年以上者占21%,有期徒刑10年及10年以下者占15%。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被关押在秦城监狱,或在此服过刑。如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原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等等。

在秦城监狱,特殊囚犯的生活待遇,会比在普通监狱优越。

据近年走进或接触过秦城监狱的有关人士描述,秦城监狱关押高官的牢房除了面积较大,有的还配有写字台、卫生间、坐式马桶和洗衣机。据《凤凰周刊》披露,一些在押官员除了“可看书读报”,每天还有一段时间可看电视,一般集中在晚上7点到9点。某些身体欠佳的特殊囚犯,饮食可一日四餐,用餐标准和费用由国家规定和支付,家属亦可私下打理。如衣服、日用品等基本生活用品可由家人提供。监狱虽有统一囚服,但这里的囚犯一般可不用穿。

2009年6月份,一些香港媒体报道称,“(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在狱中享用近200平方米的大套房,每日餐费达200元”等。一时间,关于秦城监狱在押高官待遇问题的新闻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之后,凤凰卫视《有报天天读》栏目对此事做了专门报道。主持人杨锦麟引述内地媒体的报道说,其实,陈良宇是被关押在一个接近20平方米的套间里。这是秦城监狱重要犯人的单间监室,内有单独的洗手间、坐式马桶等。牢门是铁皮包着的木门,门上方及厕所都有“窥孔”,供哨兵24小时监视之用。

陈良宇的房内设施只有一张距地面约一尺高的矮床,需要写材料时,看守会送进一张小学生用的单人课桌供临时使用。没有凳子,床铺就是他平日坐的地方。墙壁也经过特殊处理,以防止其自杀。

值得一提的是,像陈良宇这样的重要犯人,所住的监室基本都在第一层,室内所有永久性设施都被去掉棱角,打磨成圆形。陈良宇的监室设有三道岗哨,有一个独立分队负责贴身看守他。除了没有自由,他可以看报纸,看内容受限的电视,还可读书、写材料。服刑期间,陈良宇可以不着囚服。他多数时间还是穿西装,但不打领带。他平时可在有规律的生活中打发时间。比如,在每天9点到10点的单独放风时间,陈良宇一般会从监室门口开始打太极拳,打到放风地的门口再回去,或者散步。但他到哪儿,两名看守就跟到哪儿。

也并非所有的囚犯都能享受到这种待遇。六四学生王丹在1989年的镇压以后被关押在秦城达19个月,他在回忆录中形容这座监狱的气氛是“阴森而压抑”。王丹说,“当时的伙食很差,一天三顿都是玉米面窝头”,伴以一点黄瓜、土豆和茄子,没有肉吃,青菜也没有油,有时候分量也不够。狱警想方设法阻止他与狱中的其他学运领袖接触,连看一眼都不可以。但是王丹还是与他们有过简短的互动。

有学者认为,在秦城监狱,像薄熙来这种级别的官员“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只不过当他们看到普通百姓合家团圆的时候,这些已经妻离子散的贪官在心情上是作何感想。
    责编: Lisa

    上一篇: 未来3年 80%中国富人将雪崩式返贫

    下一篇: 副省直降副处:这事可能还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