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脱北者首次自曝身份:姐妹俩逃亡 16亲人遭连坐身亡
2015-01-29

香港首位自曝身份的脱北者刘淳一

香港首次有隐居城中的脱北者公开透露,近四十年前她和胞姐为逃离朝鲜政权而逃出国境,之后其16名家人有可能已遭迫害身亡。

  45岁的刘淳一因承认犯下欺诈罪,前天在观塘法院被主任裁判官练锦鸿判处6个月监禁、缓刑两年,并罚款1.6万港元。之后她公开了自己的秘密身份。她说:“为了拯救两个女孩的性命,牺牲了16条人命。”

  据她一个逃往美国的叔叔称,她的16名家人全被关进劳改营,父母都在营内死去,其余亲属则生死未卜。她得悉此消息时才15岁,其后再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家人的消息。若非刘淳一去年底因骗取一家手袋厂商7万港元而被告上法庭,她这段痛苦往事便不会为人所知。

  法庭上月聆讯时,案情指刘在该厂商担任经理,并患上第三期骨髓癌,其丈夫失业期间,为了筹措治疗费而诈骗。刘承认以欺骗手段取得财产及伪造两项罪名。

  辩方代表律师日前在庭上表示,刘淳一已还清骗款,而且身体虚弱、精神状态极差,不适合服刑。律师还引述一份报告则指,刘承认伪造订单及骗取公干津贴是愚蠢的行为。至于其健康及家庭状况,刘淳一称“情况已大有好转。”

  早前,庭上供词指刘淳一生于朝鲜,6岁时与胞姐逃离这个国家,其余家人则留在国内。她日前在庭外透露了更多详情。刘淳一说,39年前的一天早上,她的父母唤醒她们两姐妹,并把她们交给一个中介,让她们搭上火车。

  “父母叫我们跟着这个男人,未来开开心心过日子。当时,中朝之间以火车运输食物……这是唯一出逃的方法。”她和姐姐躲在箱子之间,后来平安到了中国东北。

  她的姐姐被一名传教士收养,去了美国。而当时7岁的她则坐船去香港,被一户家庭领养。她说,聆讯前只有她的抚养家庭知道她的真正身份。刘淳一谈及父母39年前将她们姐妹两人送上脱北之路的那一天。当时她才6岁:“我离家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会是永别。”

  她们的火车之旅只去不回。整个行程经其父母仔细安排,也付足了钱,好让女儿们能够永远离开朝鲜。刘淳一说,父母聘了一个中介,把她们偷渡出国:“爸爸只对我们说,我们要跟着这位叔叔,才能去一个幸福的地方。我们登上火车之后,那人叫我们躲在箱子之间,这时我们才知道这是什么回事。”

  她忆述称,其父母本是公务员,因职位所致,他们一家比非公务员家庭所获发配的食物多四分之一。他们有更充份理由不去背弃祖国。但刘淳一4岁那年,有一天她问妈妈:为何妈妈替她做了双鞋子,她们却要感谢“亲爱的领袖”金日成?

  “妈妈马上捂住我的嘴,说:要是邻居听到这话,就会向政府打小报告,以换取粮票。”这件事是她父母日后将女儿们送出国的先兆。

  刘淳一和胞姐逃到中国东北后,她本人被一户香港家庭领养,胞姐则被一名传教士带到美国。1980年代,刘淳一以其原有的出生证明,成功申请韩国护照。她虽然没有推动朝鲜改善人权状况,但不时会造访韩国驻港领事馆,与馆内人员讨论政治问题。

  但即使如此,此次聆讯前,全香港只有其领养家庭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她说,就连与她结婚两年的丈夫对此也毫不知情,尽管她并非刻意隐瞒。“在朝鲜,政府视人命如草芥,不会因社会地位而有所区别……所以所有脱北者都不愿向他人表明身份,因为这是一道伤痕、一个沉重的负担。”

  大多数脱北者都会采用新身份,原因之一是为了避免朝鲜对其报复。刘淳一说,另一原因是很多人都不愿回想自尊被践踏的那段日子。以她为例,她们两姐妹逃走后,包括她父母在内的16名家人都被关进劳改营。当问及她曾否后悔离国,她答道:“18岁那年我非常难过,但如今我只感到心情沉重。”

  关于朝鲜劳改营,大公网注意到,曾出版《逃出十四号劳改营》的脱北者申东赫于本月承认,书中有部分内容并不准确,他为此向公众道歉,但同时呼吁支持者们继续为那里的人权状况而努力。

  申东赫是截至目前为止,唯一出生在朝鲜劳改营且成功逃脱的人。《逃出十四号劳改营》一书就是根据他在劳改营受到欺凌和逃亡的故事所写的,曾名列畅销书排行榜,并被先后翻译成27种文字版本。申东赫本人也成为了批评朝鲜人权状况的最知名人士之一。

  不过,《逃出十四号劳改营》的执笔者哈登(Blaine Harden)本月17日表示,虽然申东赫故事中的重点部分都是正确的,但是这些事件的时间和地点不属实。哈登对《华盛顿邮报》指出:“从人权角度来看,他仍然受到了折磨,但是他把一些事件做了变动。”

  申东赫声称,自己在逃脱之前于朝鲜劳改营被关押了23年之久。在劳改营期间,他缺少食物和备受折磨,并亲眼目睹自己的母亲和哥哥被处决。哈登表示,他得知申东赫对朋友讲述自己的生活与书中的有很大不同,并和申东赫证实了有关的变动。

  据报道,在韩国的脱北者对申东赫的故事表示质疑,并威胁要予以暴露。申东赫因此被迫承认书中有不实的内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其中一个不同的地方,是他母亲和哥哥是被处决的地点。在书中,申东赫说,他们是在十四号劳改营被杀害的,但申东赫现在表示,他们是在另外一个十八号劳改营遭到杀害的。

  另外,在原书中,申东赫表示自己13岁的时候被烫,但他现在的说法是,发生这些事情时,他已经20岁了。  

  申东赫本月18日也在社交媒体Facebook上坦承,自己“一直想要掩盖和掩藏部分往事”,并表示对此非常“抱歉”。他还表示,自己可能会结束针对朝鲜劳改营的工作,但呼吁支持者们继续为那里的人权状况而努力。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朝鲜此前曾希望损害申东赫的信誉度。平壤曾公布了一个声称是申东赫父亲的视频,申父表示,自己的儿子从来都没有在劳改营中呆过。有人权问题专家表示,申东赫故事出现出入只是小的问题,他受到折磨的程度没有改变。但也有意见担心,这次事件可能会打击到关注朝鲜人权问题的行动的努力。
    责编: Lisa

    上一篇: 加国已十度发出极寒警告 300飞美航班取消

    下一篇: 英国暴躁熊孩子与父亲对着干视频爆红网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