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欣赏
2019-03-24

在狱咏蝉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侵。

哪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骆宾王(西元640年~684年),婺州义乌(今浙江省义乌县)人。少年时就熟通文学,工于七言歌行。七岁时便写了〈咏鹅〉诗,显露文采。最初在道王府供职,后任长安主簿、侍御史。高宗时,武后专政,曾上疏论政事,被关后赦,任为临海县丞,弃官而去。西元684年,徐敬业举兵,骆宾王参与其事,起草了著名的〈为徐敬业讨武曌檄〉。徐敬业兵败,骆宾王遂亡他乡。中宗时,曾诏求其文,得数百篇,今有《骆临海集》传世。

这首五言古诗,写于唐高宗仪凤三年(西元678年)秋,骆宾王时任侍御史,因数次上书议论政事,为武后诬陷,而被关入牢中,他在狱中写了这首诗。诗中借对鸣蝉的歌咏,寄托作者蒙冤时的悲愤感情。

本诗开篇以比兴手法起,由秋蝉凄鸣引发出作者因无辜遭囚于狱中的深沉愁思。秋蝉凄鸣与南冠客的处境,相衬相生,更加令人不堪。三、四句以“哪堪”与“来对”作转进一层描写,自己正如蝉之“玄鬓壮年”,却受此不白之冤,并以卓文君作〈白头吟〉欲自绝相如作比,表达自己难以忍受的愤怨的心情。五、六句,从蝉的处境著眼,全是想像之词,用“露重难飞”、“风多响沉”,写蝉的困难处境,比喻自己被关押在狱中,遭受打击、迫害的艰难处境。结尾二句,以“无人”由蝉转入自身,直接抒发情怀,借蝉之高洁,表达作者含冤受屈、自持高洁,至为沉痛心情。

全诗运用比兴手法,以蝉起兴,以蝉自况,以情收结,既是写蝉,又是自写,曲折委婉,含蓄深沉。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我应该更……

    下一篇: 《幼学琼林》笔谈:雪神滕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