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琏堂堂之师死不渝 苍苍者天佑忠诚
2018-05-12

文︱赵长歌

在国军将领中,胡琏被认为是最能逢凶化吉、死里逃生的“福将”。其“福”应验于曾告山川神灵的誓言:“我今率堂堂之师保卫我祖宗艰苦经营、遗留吾人之土地,名正言顺,鬼伏神钦,决心至坚,誓死不渝。……然吾坚信苍苍者天必佑忠诚……”

敏而好学前途无量
胡琏(1907~1977年),字伯玉,陕西省华县(今渭南市华州区)人,出身贫寒,敏而好学。

1925年,胡琏参加关中地区毕业会试,名列前茅,同学们以“子奇”称呼他。当年9月,胡琏来到广州,报考黄埔军校,成为黄埔四期学员。

胡琏曾对人说,自己这辈子就干了两件事,打仗和读书。胡琏读书主要读史,为“以史为鉴,匡正谬弊,归本人心”。黄埔军校毕业后,胡琏参加了国民革命军北伐。1931至1934年,跟随陈诚参与了第三、四、五次的剿共。

石牌镇告山川神灵
1937年抗战爆发,国府西迁,将四川作为“复兴民族之根据地”。1943年5月,日军意图夺取四川门户石牌要塞。石牌扼守长江天险,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如若石牌被攻陷,在日军水陆空的配合下,重庆乃至中国将无险可守。5月22日,蒋委员长发电令:“石牌要塞应指定一师死守。”

胡琏领命后,沐浴更衣,率十八军第十一师全师将士祭拜天地。

胡琏书写两封与亲诀别书。与父诀别书中,胡琏写道:“父亲大人,儿今奉令担任石牌要塞防守,孤军奋斗,前途莫测,……有子能死国,大人情亦足慰,……恳大人依时加衣强饭,即所以超拔顽儿灵魂也,敬扣金安。”

与妻诀别信中,胡琏写道:“我今奉命担任石牌要塞守备,原属本分,……诸子长大成人,仍以当军人为父报仇,为国尽忠为宜,……家中能节俭,当可温饱,穷而乐,……十余年戎马生涯,负你之处良多,今当诀别,感念至深,……接读此信,毋悲亦毋痛,人生百年,终有一死,死得其所,正宜欢乐,匆匆谨祝珍重。”

5月25日,日军逼近石牌要塞,以10万兵力直面扑来。国军以胡琏率第十一师驻守核心阵地,第十集团军第九十四军主力掩护右翼。

在日军强大火力的摧攻下,十一师奋勇苦战几日。30日,在曹家畈附近的大小高家岭上,枪声沉寂3个小时,二战中规模最大的白刃战爆发……1500名国军将士阵亡,日军几乎付出同等血肉之代价,败退而去。此役,“成功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的胡琏,获颁“青天白日勋章”。

南麻戡乱扭转困局
1945年抗战胜利,共军全力袭击国军。1947年5月,共军于孟良崮以人海战术围攻张灵甫整七十四师,七十四全师近乎殉国。7月,共军窜犯猛扑胡琏整十一师驻守的南麻,以多个纵队、5倍的兵力50余万人围攻胡师,企图将“整十一师这个硬胡桃咬碎吃掉”。

胡琏率部构筑能够火力交叉支援的独立碉堡,以抗击共军人海战术。

7月15日,南麻战斗正式爆发。整十一师凭借既设的工事,沉著迎击,运用炽盛的火力,痛歼共军,昼夜不停激战7日。22日,整编第九师、整编第二十五师、整编第六十四师分别挥师全力剿匪,解南麻胡师之危。3天后,共军攻势被击垮,因伤亡惨重从南麻逃窜。南麻战役被国军视为24个典型战役之一,胡琏率部收复了鲁中沂蒙山区,把共产势力逐出老巢。

徐蚌会战两赴危城
国共主力决战前,整十一师恢复为第十八军,胡琏任军长,再扩编为第十二兵团,黄维任兵团司令,胡琏任副司令。1948年11月1日,十二兵团接令,一周后向徐州开拔。11月3日,胡琏接父亲故世特急电报,痛哭失声,回西安丁忧。

11月7日,十二兵团挥兵东进。然徐蚌会战的作战方案是由身为作战厅长的共谍郭汝隗制定,黄维在关键时刻,也遭其下属共谍廖运周误导……期间,战局大坏,十二兵团陷入重围,黄维电报向蒋公求救,蒋公派专机接胡琏晋见。胡琏自请搭乘小飞机赴危城查看实际情形,再来回报。27日,胡琏第一次降落,回禀蒋公后,29日第二次降落危城。

胡琏抵达后,迅速调整作战方案并向国防部请求突围,但因国防部参谋次长刘斐也是共谍,发出“坚持不准突围”的命令。12月15日,第十二兵团在双堆集战役中被歼,兵团司令黄维被俘。

胡琏在突围中负重伤,乘战车被打断三根背肋骨。在同车官兵因地形生疏等顾虑踌躇之时,胡琏利用星斗指引方位,让战车驶离公路脱险。后赴上海施手术,取出大小弹片32粒,几处受伤部位距离肺部仅一纸之隔。

艰危受命重整兵团
1949年1月,胡琏在上海住院养伤,奉蒋公电召入南京谒见,蒙示“迅速整训旧部,以备续为国用”。

胡琏领命于时局艰危中,后迅速派员分赴京、汉、沪、长江沿线,收容昔日旧部。成立第十二兵团军事政治干部学校,简称怒潮学校,对新生培养训练。
1949年7月,经过半年重整训练,胡琏迅速将十二兵团壮大成三个军,伸展到闽西、粤东。正当第十二兵团正将从事扫荡叛变时,忽接曾任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吴奇伟电报,劝胡降共,胡琏回电说:“苍髯老贼,皓首匹夫,降『匪』媚仇,廉耻何在?……”

古宁头战役转危安
1949年9月中,闽、赣形势大变,胡兵团南撤。9月底,陈诚秉承蒋公意志,在厦门、金门危急时,使罗卓英冒越权之名,向胡琏调军。由于新组建的十二兵团在国防部的名单上仅有2个军,但实际却有3个军,胡琏几经筹思,以国家兴亡为大局,调所属第十八军增援金门,令共谍和共军未能获悉金门实际防守兵力。

10月17日厦门失守,第十二兵团急援金门。10月24日晚,共军大举渡海,古宁头战役爆发,高魁元为军长的第十八军作为战斗主力,在海军、空军、战车部队的密切协同下,经3昼夜激战,全歼万余登陆匪军。

这场关乎台湾生死存亡的战役,影响深远,军民自此士气大振,蒋公对此战给予高度评价:“古宁头大捷,不仅保住了金门,更保住了台湾。”战后在阳明山官邸,蒋公对胡琏面赐嘉勉说:“你能如此,我殊欣慰!”12月1日,第十二兵团就地改为金门防卫司令部,胡琏任司令。

金门炮战逢凶化吉
1958年8月23日,共军发起八二三炮战(金门炮战),在第一波突然而至的炮火中,三名金门防卫司令部副司令中弹殉职。正陪国防部长俞大维散步的胡琏,在共军第一次炮弹没打中时,立即进入地下坑道,躲过一劫。这次幸运不仅是上苍的再次护佑,也得益于在接防金门后,读书一生的胡琏深感“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全力推动军事地下化的部署。

此役,胡琏与刘玉章稳守金门,中华民国国祚得以绵延,胡琏后被誉为金门的现代恩主公。

出使越南死里逃生
1964年,越共攻势增兵,美军向越南增兵,中华民国为应对亚太地区情势演变,特任胡琏为驻越全权大使。年届60岁的胡琏学会了英文,使节集会时能用英语演讲,同时也成了阮文绍总统的特别军事顾问。

1967年5月19日,两共军混入使馆,意图暗杀胡琏。爆炸物放于胡琏二楼办公室下面,一声轰然巨响,大使馆楼板全部震塌。当时胡琏正在办公室隔壁主持会议,座位背靠隔墙被震塌,胡琏幸免于难。

1972年,胡琏晋升陆军一级上将,卸任越使归国后,研修历史。1976年出版《金门忆旧》,1977年6月22日于台北病逝。蒋经国裁定于金门建“伯玉亭”以“深怀伯玉”。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The Concept of “Being Content with Poverty and Happily Pursuing the Way” (Part 1)

    下一篇: 北岳恒山的神仙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