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丞相招安
2016-05-28

北宋真宗景德年间,江西虔州大旱,赣江河边,大庾岭中,啸聚了一伙专劫官方运输船只的“盗贼”。他们本领高强,陆地上快马驰骋,水中蛙泳鳖伏。所用劫掠办法:在赣江滩浅水急处,投掷巨石,官船顺流而下,撞上巨石,盗贼们呼啸而来,把财物抢劫一空,随之呼啸而去。

他们把抢劫来的财物,散发给赣江沿岸的饥民。这支队伍平时化整为零,藏匿在村庄和深山中。地方官府多次派重兵清剿,就像举起拳头打跳蚤,跳蚤没打着,拳头却伤得不轻。

贪吃的张丞相

事件呈报到宋真宗皇帝面前。这是棘手大事!大庾岭赣江一线,是广东广西进入中原的交通大动脉,皇帝立即派两名将领率东路军、西路军巡检赣江两岸。另派禁卫军长官康怀琪坐镇虔州,和虔州知州尹玘,通判李宿,协调两路军的军事步调。

清剿行动进行了一年,官军死伤无数,盗贼却一根毛发也没抓到。官船依旧被劫。康怀琪和虔州知府尹玘一筹莫展。他们唯一的收获是,查清了这股盗匪是一个叫刘法定的人,带领八个本家兄弟,各领一支小分队组成的。他们聚则一百余人,散则各自为战,短小精悍,各怀绝技,尤其擅长使用一种强弩,力大无比,一箭能洞穿六人胸背,且箭有毒。官军见了他们人影就心里发毛,两腿筛糠。

无奈之下,真宗皇帝只能把老丞相张齐贤请出来,说:“看来,只有麻烦你老人家走一趟了,爱卿总能于危难之时力挽狂澜。现在,我安排你以江南转运使的身分去虔州,便宜行事。”

张齐贤确是个降服悍匪的人才。此人不同凡响。外表胖乎乎的,胖的原因是他贪吃。年轻时,他见人家杀牛,馋涎欲滴,人家丢了张牛皮给他,他竟拔毛烤煮,生生把整张牛皮独吞下去。他还把这口腹功夫到处吹嘘,期望人家还会给他第二张牛皮。

那年,他还是个求学青年,浪迹洛阳街头,饥寒交迫,正碰上太祖皇帝赵匡胤西巡洛阳。他突然跑到路中间,一跪拦住皇上的马队,说要向皇上提建议,献国策。赵匡胤一听,便把他带回宫里,张齐贤不提建议,闻到了御厨飘出的肉香,他跟馋嘴猫似的。

宋太祖看在眼里,便吩咐侍卫:“让这个人先吃饭吧。”张齐贤也不客气,一大盘牛肉,抓起来就吃,三口两口就解决了。旁边的人惊得目瞪口呆,宋太祖也很吃惊,对侍卫说:“再给他端些肉来。”侍卫又端来一盘牛肉,张齐贤风卷残云,舔指咂舌,侍卫端来第三盘牛肉。

宋太祖看张齐贤吃起来没完,说:“你吃了我的饭,还没有向我提建议呢。你就一边吃,一边说吧。”张齐贤连头也不抬,一个劲儿往嘴里塞牛肉,边塞边向皇上说了建国十策。由此,宋太祖记住了这个人物,就建议他回家苦读,参加以后的科举考试。

张齐贤逐奴

赵匡胤去世后,弟弟赵光义接位当皇帝,张齐贤也考中了进士,做起官来,政绩卓著。这时,名将杨业,被辽军包围,箭尽粮绝而撞“李陵碑”身亡。大宋北部边疆裂开了个大口子。张齐贤临危受命,数次重创敌军,使大宋的北部边界赢得了暂时的安定。

西北边陲的党项人建立了一个西夏国,最后采用张齐贤的计谋,交好西夏周边国家,唆使他们对西夏边境骚扰,西夏自顾不及而无力东向。大宋收复江南后,张齐贤又出谋划策,颁布了一系列的便民政策,安定了江南人。张齐贤的大才大德,使他当上了宰相,一直从太宗朝当到真宗朝,当了三十多年。

张齐贤在江南当地方官时,有一次,一个叫王富生的仆人端了大鱼大肉进来,出门时,偷偷把几件银餐具藏在怀里。张齐贤在门帘后看见了,只当没有看见。张齐贤做了几十年宰相,家里的仆人大多推荐给官府当差。只有王富生仍在张齐贤身边伺候。

一天,王富生瞅了个机会,跪在主人面前说:“我侍候相爷时间最长,比我后来的人都有了官差,您为甚么单单遗忘了我呢?”张齐贤同情地说:“还记得在江南时,你偷盗银餐具的事吗?我将这件事藏在心中已有三十年了,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现在位居宰相,任免官员,激励贤良,怎么能推荐一个小偷去做官差呢?看你侍候了我很长时间,现在给你三十万钱,你自己选择一个地方安家吧。”王富生十分吃惊,哭着拜别而去。

赒济饥民 解决匪患

回头说张齐贤来到虔州,虔州知州尹玘和禁卫军长官康怀琪像见到了救命菩萨。他们急忙向他介绍这里贼寇的嚣张气焰,官军剿匪的英勇壮烈。康怀琪说:“当前最要紧的事,是表彰杀贼英烈,扩充官军队伍。贼寇即使像藏在草野的蝨子,我们也能用篦子把他们篦出来。”

张齐贤接过话头说:“我看,现在老百姓吃饱肚子最要紧。虔州旱灾,老百姓饿著肚子,这好像干柴烈火,随便一点小火星,都能引发燎原大火。我们先把老百姓的肚子填饱了,干柴就成了湿柴,再猛烈的火焰也燃不起来了。”于是,虔州开仓赈灾,赒济饥民。粮食物资源源不断输送到赣江两岸。

张齐贤又问:“闹匪患后,积压在大庾岭南的物资,还有多少?”

康怀琪说:“运输线路不通,那边的物资堆积如山,急着等待启运。”

张齐贤说:“传令下去,把那些物资立即装运上船,押运到京。物资中,有能填饱肚子的东西,全部赒济饥民。”

“万一盗贼来抢劫,怎么办?”

“放心吧。盗贼已经剿灭了。”
康怀琪和尹知州大惑不解。如此悍匪,他们周旋了一年有余,这个胖家伙来了三两天,就全部解决了,真是天方夜谭!

事不如愿
张齐贤说:“兵法云,‘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我调查了刘法定这几个匪首的作为,他们遭受灾荒,不得已而为匪,尚不失良知。他们又有一身武功,是我们朝廷用得着的人哪!我已经通过熟人,对他们实施招安。刘法定他们也已答应,所以,我们的运输船只,可以早日起程了。”

招安?尹知州想不通,康怀琪更是耿耿于怀,因为他手下许多官兵都死在这伙盗贼手上。

正在张齐贤等待刘法定一伙人来投诚时,皇上降旨,浙北遭水患,命张齐贤火速前往救灾。

张齐贤前脚离开虔州,刘法定一伙人后脚就来州府投诚。康怀琪是个年少气盛的将领,见到刘法定,气就不打一处来。自己手下官兵,死伤累累,现在他站到面前来了,岂能将他放过?私下跟尹玘、李宿商议:“不杀刘法定,我们无法向死去的官兵兄弟交代。这伙盗贼非死不可。”李宿不同意,说:“这是相爷定下的大策,我们如果出尔反尔,如何取信于民?”

康怀琪不睬李宿,他和尹玘写了封奏章,飞告皇上:“刘法定旧党散潜山谷,以后,如有水旱灾荒,他们依然会啸聚山林,为患州郡。求皇上下令,将他们用峻法处死。”宋真宗听了这一面之词。也就同意了他俩的请求。

刘法定和八个头领,被活钉在虔州城闹市区示众。康怀琪和尹玘前去看人犯,刘法定破口大骂:“张丞相答应赦免我们死罪,你康怀琪和尹玘耍两面三刀,将我们兄弟斩尽杀绝。我们此去阴曹地府,一定向阎王爷控诉你,你们不得好死。”康怀琪大怒,叫手下兵勇用铁锤砸烂人犯的手足,弃尸荒野。

过了几个月,张齐贤回到虔州,听到刘法定一伙人的遭遇,感慨唏嘘。

张齐贤对康怀琪和尹玘说:“近来赣江水运的货物锐减,我要去大庾岭查个究竟。”尹玘说:“大庾岭是盗寇余党出没的地方,那里极其危险,还是叫个办事人员去了解情况吧。”张齐贤说:“我是江南转运使,维护漕运畅通,责无旁贷。”康怀琪说:“我也去,沿途保护你。”张齐贤说:“不必了。你俩结怨于盗匪,去了更大危险。”

张齐贤带了个随从,就去了大庾岭。走了大约三十里,张齐贤猛听得后面人声喧哗,转首一看,康怀琪和尹玘赶上来了。

当夜,他们住在大庾岭驿站,半夜里,康怀琪和尹玘惊呼数声,暴病身亡。

据张齐贤向皇上报告的两位官员死亡经过,他俩到了大庾岭:“惊恐万状,面若死灰,口中只说我有罪有罪。早晨鸡啼,两人凄厉地叫了几声,就死了。”

张齐贤回朝廷做宰相,他胖乎乎的身体似乎瘦了一圈。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围魏救赵 不与强敌    正面冲突!

    下一篇: 三位义薄云天的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