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造成了影星上官云珠的悲剧?
2016-05-22

1968年11月23日,正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形势越来越好的红潮岁月,也是“阶级敌人”被杀和自杀最的恐怖日子。这天凌晨三点,上海滩一栋高层楼房,一个美丽漂亮华贵雍容,身段苗窕淡装素裹肩披长发的妇女,轻轻地摸下床头,步著清冷的月光移向窗前。

她推开门窗探头向外张望,试着往下跳跃的姿式,却又停了下来,嘴里唧唧自语:“这样值吗,死能说明甚么呢?”欲退步回去,突然听到远远传来“东方红,太阳升”的歌声,突然紧张一愣,闭上双眼咬紧牙关,敞开细嫩的喉管大大地喊一声:“我没有勾引伟大领袖毛主席啊!”然后纵身往下一跳,在未触地面前她还想:哪是我勾引“伟大领袖毛主席啊”,是“伟大领袖”估著硬上的呀!但她不敢说出口,只能以一死划上个句号。

喊声惊动了四邻,大家藉著稀微的鱼肚白晨光,探头望去,在那绿草茵茵的草地上,躺着一具玉洁冰清光艳照人,口里还冒着殷殷血液的软件。围观的人一下辨认出,呀!这不是“中央文革专案组”重点揪斗的电影明星上官云珠吗?昨天还在开她的批斗会呢。

上官云珠上海奉召见毛

上官云珠生于1920年3月2日,原名韦均荦,小名亚君,江苏江阴长泾镇人。她因在《一江春水向东流》、《丽人行》、《希望在人间》、《万家灯火》和《乌鸦与麻雀》等经典名片中塑造了性格各异的人物形象而蜚声影坛,成为中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但中共建政后,影坛再见不到她的倩影,好像失踪了一般。

1957年7月,毛泽东到上海布署掀起反右运动的高潮,华东局书记兼上海市市长柯庆施殷勤接待。柯庆施深知毛寡人有疾,遂委派亲信张春桥约上官云珠与毛泽东谈话。情场上拼过来的上官云珠聪慧超人柔情似水。两人在锦江饭店跳舞游泳,之后又在领袖下榻的住所长谈。

在这之前,上官云珠因主演过不好的“坏电影”,已被厂里列入“右派”名单,却想不到一下峰回路转,成为“重点保护对象”,接着主演了《小白旗的风波》、《南海潮》等影片。1962年还入选“新中国二十二大电影明星”之一,和上海市政协第一、二届委员和第三、四届常务委员。真叫时来运转!

上官任上海政协委员

美丽,对于一个女人既是高贵的资本,也是倒霉的灾难,故有“自古红颜多簿命”。上官本有国色天香之美,加之此时又对“伟大领袖”温柔恬静应对如仪。毛大喜过望,圣心大动。两人相契,遂订私情。其间,柯庆施特意把毛住在上海的前妻贺子珍(其实没办过离婚手续)送往外地疗养,以策万全。以后,毛悄悄把上官带到北京,在丰泽园小住。此时这位中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是个神秘人物,对外身分是御用的专职“按摩师”。
其后,毛泽东或专机或专列临幸上海,也召见上官云珠重温旧情。但是后来“伟大领袖”渐渐地把她淡忘了,但上官云珠却钟情于毛。她哪知毛就是这么一个喜新厌旧的“君王”,玩过的女人上千上万,谁不是下床就忘。更何况他每天没女人陪就睡不落觉,心里哪还有上官云珠。而上官云珠却痴心不改,秋水望穿。1961年11月,她用练就的瘦金体书法写下陆游的〈卜算子咏梅〉,寄给毛泽东以诉相思之苦: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毛泽东为其真情所动,写了一首〈卜算子咏梅〉的词回赠她: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与毛的私情惹祸上身

毛这首词本是偷情之作,不久公开发表,却被马屁文人们大肆捧颂,认为是首斗志昂扬,豪情万丈,“反帝反修”战斗的“革命号角”。于是人人背人人诵,视为“一句顶一万的真理”,这是何等的无知与可笑啊!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不久,江青在保密处截留了一封字迹娟秀的信,是上官云珠从上海寄来的。江青拿着铁证找老毛大闹。毛只好让步,于是打破延安时代的“约法三章”,结束了江青20多年没有名分的生活,亮出毛夫人的底牌。1962年9月29日,毛与江青双双会见印尼总统苏加诺夫人,报纸上第一次称江青为毛的夫人。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大权在握的江青,立即下手报复上官云珠,对其残酷批斗反复抄家。上官云珠盼望领袖出面救她。可是“一句顶一万句”的毛泽东,硬不肯为她说一句话。

从1968年9月开始,由江青直接操纵的“上官云珠专案组”和林彪秘密成立的“上官云珠特别专案组”,相继逼迫上官云珠写出更翔实的与毛泽东以及其它首长在一起的交待材料。可是,能写的都已经写了,上官云珠搜肚刮肠,也实在写不出令“专案组”满意的材料。

1968年11月22日,一个周末的傍晚,上官云珠又被专案组提审。对审讯人员的威逼,上官云珠无话可说,审讯人员一阵猛搧耳光,拳打脚踢,折磨了她两个多小时后,把上官云珠踢出门外,并下最后通牒第二天必须交代,否则后果自负。她不知该怎么办?就这样跳楼了。

两阕词留下了时代见证

文化大革命千千万万被迫害的死难者临死前,大多喊得是:“我没有反党,我没反毛主席”,只有上官云珠的这一声喊极特殊。她为甚么要这么喊?有人认为她勾引了毛泽东,而上官说:“我没有勾引毛主席!”

那就法庭上见吧,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如此,文化大革命就不是一场浩劫了。那么,上官承认她勾引了毛泽东,事情会怎样?也得让人弄死,而且你还承认了。林彪至死坚决不检讨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文化大革命那个不讲理的年代,你跳楼了也洗刷不了你的污点,你死也白死。至今有人为上官上法庭吗?正义审判了吗?即使偶尔提及也不会让人们听到看到,因为它牵涉到毛泽东。

那么,该怎么看上官临死前的这一声喊?她勾没勾引毛泽东老百姓不会知道。但她和毛肯定不是接触过一次,而且是非正常接触。

不说上官是怎么接触的毛泽东了,也不说都是谁安排的了。(参见《毛泽东和她的女人们》、《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但大山认为:给上官十个胆她也不敢勾引“伟大领袖”。那么,即使她和毛真有甚么,她又没勾引,是毛勾引她吗?也不会,毛泽东喜欢上了上官,还用勾引她吗?

这里,得用一下“临幸”这个词儿了。毛泽东和上官真有甚么,不过是一个现代皇帝睡你一晚或几晚而已,还用勾引你?是你祖宗积德,三生有幸的荣耀。

类似的情节应该是:上官让皇帝叫去了,男人即使知道了也得忍气吞声,或者和女人一样激动,这种男人不是没有?终于文化大革命来了,和毛泽东接触过的孙维世和上官云珠都死得不明不白。而今这两个女人都死了几十年了。一些事,这两个女人都带走了,你永远不会知道了。不过留下“伟大领袖”的词〈卜算子咏梅〉,却永世不衰,可谁又敢去如实诠释呢?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亭、台、楼、阁” 有甚么区别, 你知道吗?

    下一篇: 若问后世果 但看前世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