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泽西反黑钱法令未生效已受挑战
2019-07-02


一个在6月初通过,即将在7月中旬开始生效的竞选透明度法案已经遭受了第一个法律诉讼,希望法官发出禁令阻止其生效。虽然提出诉讼的美国繁荣组织(Americans for Prosperity, 简称AFP)是一个保守派的游说组织,预计许多自由派的游说团体也会加入诉讼行列。

该编号S150的反黑钱法案起先在5月通过新泽西州参众两议院的表决,被州长菲尔‧墨菲(Phil Murphy)有条件的否决了。当州议会在两党高度支持下于6月再度通过法案时,墨菲知道议会有足够的票数推翻他的否决,而决定签署法案。不过他呼吁他在议会里的支持者尽快通过一个修正法案,削减S150的涵盖范围。

“黑钱”(dark money)指的是某些团体打政治广告,如呼吁选民投票给某候选人,或打电话给议员反对某议案,但是观众却不知团体幕后的金主是谁。新州选举官员估计,不知金主的各种独立团体在2017年的选举中花费了4100万美元;他们影响了包括州长竞选和州议会的所有120个席位。

而且政治黑钱目前仍然在新州运作。一个支持墨菲的非营利组织目前正花100万美元买广告,推动他的百万富翁税。

新法律一旦生效,这些社会福利非营利组织(501(c)(4))和527政治组织只要参与政治宣传,他们将须要向新泽西州选举执法委员会报告价值10,000美元或以上的捐款来源,以及超过3,000美元的支出。这些政治宣传可以是支持或反对某候选人,或支持或反对某议题或法案。

支持者认为公布政治献金大鳄可以增加政客的责任感,并且让选民在投票时做出更明智的决定。

“这种报告有助于防止政治腐败,因为它们曝光选举中的支出和筹款,”无党派的竞选法律中心(Campaign Legal Center)法律顾问奥斯汀‧格雷姆(Austin Graham)对英文媒体northjersey.com表示。“这会增加责任感,以确保立法者不会把献金者的需求放在其他选民之前。”

民主党内斗的产物

州长墨菲原本希望删掉法案里要求披露政治议题金主的条款,然而这却是他的宿敌,州参议会主席史帝芬‧斯威尼(Stephen Sweeney)快速推动法案的主要原因。

一个叫“新方向”(New Direction)的亲墨菲政治组织正在大力推广他的百万富翁税。该组织曾承诺公开其资金来源,但后来反悔了。这使斯威尼决定结合州议会内民主和共和党的势力,将这个原先不受重视的法案表决过关。

延伸阅读:新州议会欲修改政府员工福利,州长拒绝

据新闻媒体Politico报导,新州最强大的工会,新泽西教育协会(NJEA),在其2018年的会议纪要中有记载提供250万美元给新方向。NJEA不但是墨菲上台最大的推手,也曾在2017年花费500万美元支持斯威尼的对手,试图将其拉下台。虽然墨菲和斯威尼同为民主党人,出身相对保守的新州南部的斯威尼因此视墨菲为NJEA及扩充政府开支者的傀儡。

同时,墨菲不但亲自为新方向募款,他的一位前竞选助手,现任Essex郡议员布兰登‧吉尔(Brendan Gill),还在该组织任职。

S150还禁止民选官员在这些接受政治献金的组织里任职,因此吉尔必须在法案生效时离开新方向;这也是墨菲原本想要删除的条款之一。

支持保密的论点

反对S150的团体担心,如果金主知道他们的名字将被公开,他们就不会向他们的组织捐款。

“有些提倡争议性话题的组织,如堕胎、枪权、种族歧视和同志保护等问题,如果他们的捐款受到广泛披露,有些人将不愿意在财务上做出贡献,”州长墨菲在第一次否决时说。

在一篇社论中,新泽西州ACLU的执行董事亚默‧辛赫(Amol Sinha)和保守派的自由言论研究所(Institute for Free Speech)主席大卫‧基亭(David Keating)则表示,金主也有其他不愿曝光的理由,如避免其他募款团体的招揽,或因宗教原因需要保密。

率先提讼的AFP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保守派组织,由富豪寇克(Koch)家族发起。他们认为S150违宪,称其威胁美国人的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认为这种大幅度的影响选举、立法和其他政治宣传将“对全国的捐助者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AFP还在法庭文件中辩称,披露其金主可能会使其面临骚扰或更大的风险。

“如果公开,捐助者将面临抵制,人格攻击和威胁,”诉讼文件称。AFP并指出其新州分支的员工就曾收到过许多骚扰信息及死亡威胁。连基金会的创办人,及寇克家族都收到过许多针对他们及其家人的死亡威胁。

州检察长格比尔‧葛雷瓦尔(Gurbir Grewal)的发言人拒绝对此诉讼发表评论。州政府必须在8月5日之前提交答复。如果州议会不采取行动修改法律,州司法部长可能要捍卫一个州长不喜欢的法律。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Henry

    上一篇: 纽约建筑部新互动地图显示8000个工地需安全培训

    下一篇: 这只幼狐竟然从欧洲走到加拿大,科学家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