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人惊人结论:四大因素致反腐必败
2018-10-30
【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过去五年来,北京当局反腐之势凌厉,备受海内外关注。不过,即使目前仍继续不断有腐败官员落马,经历中共十九大这一分水岭,中共治下的反腐给人的观感已悄然变化。学者披露,有与高官权贵密切的知情商界大享更断言,反腐败已然必败,并指出四种决定性因素。

中国商人给反腐泼冷水 原因令人心惊
《新世纪》10月22日刊发八九学运领袖、时评家王德邦文章,披露了他的一位经商旧识,现时是高官座上客的商人有关言论。

王德邦说,当日在酒桌上脸红耳热之时,该商人对大家热议的反腐一事大泼冷水,让人闻之心惊。

那商人说,反腐是一场必败的战争!他并分析了四大原因,照录如下:

其一、资源上,中国绝大部分资源已经牢牢掌握于这些被称为腐败者手上,天皇老子来也无法将这些换掉,或改变,甚至可以说这些反腐者也必须依靠这些掌握资源的贪腐者,否则寸步难行;

其二、队伍上,中国现在官僚体制内,经过这几十年的市场化,身上干净的能找出几个?就算有几个,靠这几个人能改变中国?所以干部队伍不管挖出来谁,也很难脱得开过往那些权力与金钱的千丝万缕联系。这么个队伍,这么批人,就不要担心会出现与过去彻底割断。相信这世界没有真能将自己脑袋割下而重新换个的;

其三、理念上,这个社会依然信奉打江山坐江山,无论是官二代还是红二代,不管有多少分歧,但都有一个共识:国家是权力集团的国家,贪腐与否是权力集团内部事务,与天下百姓无关,而权力绝对不能与天下百姓分享;

其四、社会风气上,权贵虽让百姓仇视,但也让民众羡慕。社会普遍还是以权贵为能人,以成为权贵为追求。所以,延续权贵统治依然有深厚的社会基础。

该商人据此断定,中国今日反腐根本不可能长久,也不可能深入,更不可能改变这个体制。中国反腐只能是治标,不可能走向治本。因此,不管今天反腐多猛烈,那都是暂时的,一阵风似的,过后一切照旧。

王德邦:腐败势力强大致三大不可能
王德邦在感慨之余认为,该商人之所以能发出如此宏论,皆因他经常混迹于北京与省府的一些官员中,经常听他们私下谈论时局。如此一来,该商人事实是表达出了他身后一大批官僚与官商的共同立场与见解。

王德邦表示,反腐走到今天,从种种迹象可见,官僚队伍已经由起初的惊惶失措,进入了淡定面对。现在官员谈论谁被查了时,再无早前那种忧虑之情。这就说明,反腐对官员的震慑力已经过去,大家对这种反腐风暴已经麻木或者习惯了。由此证明,中国反腐的风暴显然已经在这种体制性强力的消化磨损下,变得日益衰竭、乏力。

他认为,现在恐惧的不是贪腐集团,反而是反腐集团。因为腐败势力在强大的同一色的体制性团体力量下,有绝对的把握确保任何涉及根本性改革的政策不可能出得来。他认为在这一基础上,三大改变已不可能。

其一决不启动任何真正落实公民权利的政治改革;

其二决不吸收体制外那些没有污泥的人士入体制内,或将那些人打入冷宫,彻底压死;

其三坚决阻止权力集团中个别理想主义者的异想天开式“妄动”,保证国家不出现大的突发性变动,使政策与法律反映统治团体意志。

王德邦最后指出,如此反腐之下,那些权力与资本通吃的势力依然是中国的主导,而中国政体和国体依然是代表权贵集团统治。

中共十八大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已有254名副部级(包括副军级)以上官员落马。除67名副军级落马官员的贪腐情况未通报外,已有30名贪官的贪腐金额超过了亿元。这些贪官,从村官到正国级都有。

其中,组建于2011年11月的以周本顺为首的上届中共河北省委常委会,到今年7月31日,河北前政协副主席艾文礼被调查,业已全军覆没。

赵紫阳秘书鲍彤8月2日在自由亚洲网站发文表示,中共的这个省委,领导班子成员个个都是罪犯。对此他“不惊讶,也不高兴。”因为共产党内罪犯累累,这是常识。但是“我的感觉是恐惧。”

他说,中共从上到下大大小小的类似的“领导班子”覆盖全中国,密密麻麻布满了战斗堡垒的党组织,这种现实才令人恐怖。

中共陷越反越腐死结 政权继续腐烂直至倒下

今年4月落马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前董事长赖小民10月15日被“双开”。陆媒报导,赖小民案情令人瞠目结舌,不但被现场搜出近3吨现金,其老母亲帐上被发现还有3亿存款。

中国学者邓聿文在英媒BBC发文认为,赖小民本人去年曾放言,华融之所以得到快速发展,是由于抓党建的缘故。可未料中国最大的贪官就出在这儿,这意味著这场反腐运动的失利。

英国《金融时报》曾报导称,北京高调的反腐败行动,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一项研究显示,中央当局比当地政府更加腐败。而中共官员因贪腐而被严厉处罚的可能性仍然非常小。绝大多数涉及的官员,仅收到警告或者记过处分。

以有“腐败总教练”之称的江泽民为代表的中共众多权贵家族,并未被这场反腐运动触及。并且,韩正、郭声琨、李鸿忠、吉炳轩、陈润儿、阮成发、傅政华等一批丑闻缠身之徒仍然获晋升。

中共官场爆出的贪腐淫乱和胡乱作为或干脆不作为的情况有增无减。不时查办的大小贪官案件似乎对后来者毫无震慑力。官媒也称,不少官员在落马官员的“忏悔”中吸收经验,“学习”怎样避免自己出事。

据反腐败监督机构“透明国际”2017年3月份发布一份调查报告说,中国有73%受访者认为,虽然当局开展了反腐行动,但是中共的腐败情况却变得严重了。

《美国之音》曾援引学者表示,中共有一种贪腐的文化,腐败已经成为中共官场中无处不在的病状,这种腐败文化是2002年江泽民用“三个代表”将经济新贵们纳入政治体系而滋生的,这样的腐败文化最终会拖累经济的发展。当局不可能会查办所有官员,所以,这不是一个行政命令或是反腐运动可以解决的。

最新一例引起疑云四起的是,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10月20日在澳门住所坠楼身亡。官方迅速声明郑晓松患有抑郁症,但外界质疑或涉腐败被自杀。郑是第一个“出事”的十九届中央委员。

时评人士郑中原在《看中国》撰文表示,皆因中共体制使然,中共党性注定其党贪腐和暴虐恶习难改,新当选十九届中央委员的郑晓松这一惊心一跳,或拉开了这届中央委员会成员倒数,政权继续腐烂不推而倒的序幕。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AC米兰前班主    被限制出入境

    下一篇: 法公布王健案结果,疑点却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