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红通人员”30人到案 在国外混成啥样?
2016-06-28


自中共开展海外“猎狐行动”以来,外逃贪官一直备受海内外媒体的关注。6月22日,“红通人员”第36号唐东玫从澳大利亚回国,投案自首。截至目前,“百名红通人员”已有30人到案。

扎堆“潜伏”,美加澳三国最多

2015年3月,中共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启动了天网行动,目标是从中国逃往境外的腐败分子。2015年4月22日,中纪委网站公布了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和重要涉案人员名单。

按照100名“贪官”外逃的国家来看,美国名列第一,共有40人可能逃往该国。可能逃往加拿大的人数排名第二,为26人。此外,澳大利亚、新西兰、泰国和新加坡都是外逃人员相对集中的国家。还有一些甚至潜逃到加纳、几内亚比绍、秘鲁等非洲及南美洲国家。

在归案嫌犯中,先后流窜到多个国家的人员占了近3成,有些潜逃超过10年。潜逃时间越长、追逃的难度越大。很多外逃人员在出逃前拟定详细周密的计划,变换身份。其中,上海倍福来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张丽萍外逃达17年,1999年8月逃往泰国,后长期藏匿于秘鲁,直至今年3月27日被劝返回国。

逃亡中的奢侈派

德国之声6月26日报导引述中纪委的系列文章中还列出潜逃海外贪官的种种行径:有的人“神通广大”,有多个名字和多张身份证,办了多本护照、港澳通行证,跑出去神不知鬼不觉,似乎从人间蒸发了。有的拿着贪污受贿来的不义之财,在国外开公司做生意,甚至当上侨领,成了公众人物,国家却从不掌握。

一些外逃的贪官,在国内有人前呼后拥,在国外也不甘寂寞,他们的生活是“很舒适”的。距纽约曼哈顿一小时车程的新泽西州爱迪森市(Edison),几乎成为华人天下,至少有100万多中国人在那里居住。那里的房房价位这两年连连攀升。山东某副厅级官员在去年赴美“治病”期间,曾一口气买下12处房产,均在爱迪森市,然后就开始申请“政治避难”。

在一些西方国家甚至已经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贪官一条街”、“贪官二奶村”和“贪官子女村”。

南方周末2015年4月报道,有人总结过贪官外逃的七步法:转移资产→家属先行→准备护照→疯狂捞钱→辞职/不辞而别→藏匿住所→获得新身份。

公开报道中,多数外逃人员选择将香港作为中转站,从香港离境后再辗转其他国家。像程维高之子程慕阳,就是从香港转道去往加拿大。

据国际刑警组织官网资料,程慕阳1969年出生于江苏常州,身高1.77米,是原中共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的儿子,被位列100名外逃人员红色通缉令之中。

程慕阳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离开中国前,他是北方国际广告公司北京分公司经理、香港佳达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2000年8月,程慕阳经香港逃亡加拿大,居住至今。

2015年初,当面对加拿大华文媒体的访问时,程慕阳的女儿程颂莲如是回答“爸爸给我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在别人眼里他是成功的商人”。

程慕阳只是特例,多数外逃加拿大贪官都很低调,只与圈子里的人交往。有时,外逃官员会跟有钱人出没在高档中餐厅里,但却极少参与华人社区活动。

外逃到加拿大的贪官基本以花老本为主。有些资金雄厚者看准加拿大房地产市场比较红火的时机,靠做房地产生意赚了不少钱。

加拿大《环球华报》总编辑黄运荣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中国外逃人员在温哥华主要居住在两个地方,一处是距离温哥华三十多公里的卫星城,那里的房价比温哥华最好的区稍低一点,消费水平与市区相当,“风景优美,重要的是比较隐蔽”。

很多时候贪官出逃并不只是为了“自己”,或为了家人,更多时候还要保护更多的利益相关者,包括更高级别的领导,因为贪腐很多时候是一条链,所以暗中互相帮忙出逃的人很多。

逃亡中的悲惨派

但也有外逃贪官说,逃亡其实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浪迹天涯,日子并不好过。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亲人不得相见,恐惧无所遁形。

逃往美国长达13年的工商银行四川省分行沙河支行保卫科原经警朱振宇,因没有合法身份,语言又不通,靠打工为生,过得很辛苦。实在待不下去了,只能潜回国内工地打工。

广州市增城市新塘镇大敦村原党支部书记吴权深,外逃期间过著颠沛流离的生活。因为担心警察盘查,不敢入住酒店,更不敢与亲友联系,只能整天待在偏僻的出租屋里看电视。在移交回国的那一刻,吴权深反而长舒一口气:我终于得到了解脱!

被称为“中国第一女巨贪”的原温州市长助理、温州市副市长杨秀珠,出逃后曾辗转新加坡、美国、荷兰等多个国家,最后藏身于鹿特丹市一间地下室里惶惶不可终日。被捕前,她时常一个人绝望地哭泣。当荷兰警察宣布对其实施拘捕后,她的情绪反而平静下来。

西方国家不愿和中国签引渡条约

德国之声6月26日报导指,中国在追缉外逃腐败分子的“猎狐行动”中寻求加强国际合作。但西方国家不愿与中国签署引渡条约,原因之一是对中国司法体系怀有质疑。在中国犯罪嫌疑人受刑讯逼供的问题仍然存在,同时司法独立性难以得到保障。此外,一些国家表示,中国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嫌疑人的犯罪事实。

路透社报道称,在追拿外逃贪腐人员的过程中,中共政府一直尝试获得更多国际层面上的支持。但许多西方国家并不愿意提供协助,或与中国签署引渡协定。有人权组织表示,刑讯逼供在中国的情况相当严重。此外,一些国家表示,中共当局不愿意提供被捕嫌犯的犯罪证据。

中共官员此前曾抱怨称,西方国家不愿与中国签定引渡协议。中国与美国和加拿大没有引渡协议,而美加两国均是中国经济犯罪嫌疑人喜欢潜逃的国家。

中共官方至今未公布确切外逃贪官和资金数字,根据社科院2010年的数据指约1万8000人左右,携带款项达80000亿元人民币。不过中国多数已退高官和学者证明,中国贪官卷走资金是天文数字,至少2万亿美元(2万亿美元,近13万亿人民币),大部分流入欧美发达国家。
    来源: 苗薇 责编: Kitt

    上一篇: “国级虎”的主播情结 央视的主播情妇海外爆火(图)

    下一篇: 军中大震荡又一波 许其亮发声有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