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源调中共人大外界解读多
2016-03-05

刘源退役后出任中共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或有多重用意。(Getty Images

 
226日,中共官媒证实,现年65岁的刘少奇之子、前军队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已出任中共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刘源曾协助胡锦涛、习近平拿下军中巨贪谷俊山,从而牵出了军中“大老虎”徐才后和郭伯雄,被陆媒称为“军中反腐先锋”。去年12月初,有传闻称刘源确定出任军改后的中共军纪委书记。但1231日,中共军方证实刘源退役去职。
 
军改幕后智囊
 
据海外媒体披露,刘源原本要出任新的军纪委书记一职,由此进入新的中央军委。但军改方案正式公布后,刘源看到军队中的高层反弹强烈,主要是中高级将领考虑个人得失,抱怨多多。
 
经再三考虑后,刘源于去年12月初两度约见习近平。刘以放弃自己的办法,为习近平在军队高层将领中推行军改铺路。
 
刘源任职中共人大财经委后,与2013年退役的军队前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章沁生同列。被外界称为中共军中“战略家”的章沁生,20133月进入中共人大财经委任副主任委员。
 
今年1月中旬,海外曾热传章沁生已成为习近平军改的“高参点将人”。据称,此次军改后的军委总部、五大战区的主将名单,有不少是章的建议。有分析认为,刘源或许与章沁生一样,以此新的身分成为习近平军改的幕后智囊。
 
纽约时报中文网去年928日刊文《习近平的核心集团》,指出,“习近平从前任胡锦涛的经历中习得了有关掌权重要性的一课:江泽民退休之后仍然在幕后操纵权力,令胡锦涛工作起来束手束脚。”
 
文章分析被习近平信任的最核心人员,包括王岐山、刘鹤、栗战书、刘源等。文章认为,习近平会听取“太子党”成员的非正式意见,其中之一的是帮助习推动军中反腐的刘源上将。
 
看紧“钱袋子”
 
中共人大财经委委员主要职能是审议案、报告及各种调研,虽不像政府一线官员拥有实权,但在审定议案、报告及建言方面具有一定的作用。此外,委员获取信息的渠道广泛,可以接触社会不同层面的诸多方面。
 
228日,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女士在《美国之音》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财政危机:距悬崖还有一公里》的评论文章。文章指出,在中国财政危机“距悬崖还有一公里”的关键时刻,刘源被任命为“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一职,恰恰反映了当局“要看紧钱袋的决心”。
 
文章认为,目前,中共财政部的收入支出明细帐显示“财政困难确实已显山露水”。刘源以前从未在财经口任职,现在当局让他担任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要的不是他的专业经验,而是他的太子党要员身份”。
 
财政安全是政治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让刘源去充当人大财经委的“顶门闩”,帮助财政部“招架各省要钱的苦情陈诉”,目的就是替财政部“看紧中央的钱袋子”。
 
还有海外政论人士认为,习近平安排刘源任职人大有双重目的,一个是帮助其解决经济问题时,起到把关和建言作用;另一个重要目的是防范江系色彩浓厚的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在经济等层面的搅局、配合习近平、李克强在经济领域推行改革。
 
另一秘密任务
 
陆媒《南方都市报》去年4月报导,李克强为首的中共国务院一次提交26部法律70多个条款修法提议,涉及行政审批项目、工商登记前置审批项目、价格改革等三大类事项。但中共全国人大委员以“审议时间仓促”、“一次性审议通过不严肃”、“关系到对代表审议资格的尊重”等理由予以拒绝。
 
香港《动向》杂志去年3月号披露,北京一名副国级“红二代”私下说,张德江已进入习近平、王岐山的“射击范围”。原因有三点:第一个是“吉林帮”问题弄不动,“原因在张德江那里”;第二个是中共政协已经有两个副国级落马,“人大一个都没有”;第三个是周徐苏令四大要案,“张德江一个也没表态”。报导称,张德江有“吉林-浙江-人大”三重堡垒。
 
有着“打虎”背景的刘源进入人大,除会让张德江不安外,显然也让那些退居二线、到人大任职且深知自己贪腐罪行的高官们内心忐忑,如前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现任中共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秦光荣。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王岐山扩权至“一行三会”

    下一篇: 中共驻韩官员 餐厅当众淫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