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军黑幕曝光 有人想用巨款买王军霞人头
2016-02-06

日前《马家军调查》一书的作者赵瑜向陆媒证实了马俊仁强迫其手下队员使用兴奋剂后,马家军的黑幕持续曝光。有文章披露,王军霞离开马家军后,有人为了阻止王军霞参加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出价500万买她的人头。

近日一篇节选自大陆《人物》杂志2012年8月刊的文章在网络流传。当时王军霞在伦敦奥运会前接受了该杂志的采访,回顾了过去二十多年来的往事。不过那时王军霞并未直接回应是否服用兴奋剂的问题。

文中提到,马俊仁极端严厉,立下队规:不能留长发、不能读书、不能谈恋爱。队员间禁止交流。马家军最兴盛时,马俊仁一个命令,队员们就要收拾行李,陪同他参加各种活动。

王军霞回忆,教练常说,“你们这些丫崽子,离开我什么都不是。你们就是一群驴,就是畜生,就不是人”,“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等。

文章说,1991年加入马家军时,王军霞18岁。此后的3年,王军霞从身体到精神都经历着外人难以想像的痛苦。1994年王军霞终于决定离开马俊仁。

但当时在辽宁省,马俊仁的势力如日中天。王军霞备受打压,没有人敢做她的教练。直到半年后,在该省体育局某官员的帮助下,另外一位知名教练毛德镇才接过王军霞的教鞭。

文中还提及,王军霞结婚后,与她丈夫黄天文谈过很多做运动员时的遭遇。其中最让黄天文震惊的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前,有人为了阻止王军霞参赛,出价500万买她的人头。于是,2009年黄天文扛着摄像机,叫一名朋友陪同,亲自去向毛德镇询问了相关事情。

当时,已身患癌症、生命垂危的毛德镇在病床前,含泪讲述了亚特兰大奥运会前后的遭遇:300万买教练人头,500万买王军霞人头,死亡威胁、除夕夜送到家中的白色花圈、师徒为保证训练安全东躲西藏,深夜里遇到怀揣匕首的陌生男人,等等。

在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王军霞夺得5000米冠军、万米银牌。可回到辽宁省队后,教练毛德镇被调去广州,她被控制起来,不能接受采访,不能收发信件,吃饭也不是冠军灶。她身体变得很差,长年精神上所承受的压力,让她吃不下任何东西,患上了神经性呕吐。

1998年,马俊仁升任辽宁省体委副主任。王军霞回忆,自己的“处境更加糟糕”,就连训练都难以保证。此后,在朋友的帮助下,她“逃”到美国。

1993年,马俊仁率领“马家军”在斯图加特举行的第4届世界田径锦标赛上夺下女子1500米、3000米及10000米三面金牌,垄断女子中长跑世界冠军。中共国家体委、辽宁省委频频发出对马家军的表彰,马俊仁一时成了风云人物。

马家军兴奋剂事件内幕曝光

今年2月2日,《马家军调查》的作者赵瑜接受腾讯体育独家专访,披露了马家军使用兴奋剂的内幕,引起内外关注。

赵瑜表示,该方面的部份内容实际上包含在1998年的《马家军调查》一书中,出版时因该章节话题过于敏感被删除。

尽管如此,出书之后赵瑜还是遭到辽宁官方的全面声讨,中共时任大连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还专门写书挺马俊仁。

17年后《马家军调查》再版发行,补上了此前被删掉的内容。目前这一章节的内容在网络流传。内容主要是关于马俊仁从1991年开始给队员亲自喂服或者注射针剂兴奋剂,并且列举了在这些女队员身上出现的多种不正常变化,如声音越来越粗、不来例假、肝病越来越多等。

2009年,中共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在专著《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中,首次从官方角度证实马家军队员因服用兴奋剂,尿检超标而无缘参加2000年悉尼奥运会。

一名前中国体操队医生曾向澳大利亚媒体披露,80年代至90年代,大陆运动员使用违禁药物是中共官方的政策。所有运动员无一幸免地都要接受这种安排,否则就会受到批评或者处罚。

大陆媒体人徐祥今年2月4日向海外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官方现在允许“另类曝光”事件,相信有政治考虑:17年前应该是江泽民时代,选择在这个时机曝出马家军的丑闻,也是在揭露江泽民的丑事。1993年8月25日,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曾在大连接见了马家军成员。
    来源: 庄正明 责编: Kitt

    上一篇: 苹果推出“以坏换新” 烂屏iPhone换购新机

    下一篇: 演讲进帐两千万美元 希拉里不能说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