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突然交权 周恩来大小便失禁(图)
2015-12-21

林彪事件发生后,在中共政坛掀起巨大波澜,不仅高层人士任命出现真空,这位二号人物的突然消失,也令毛泽东与周恩来的关系变得复杂起来。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一书中披露,林彪去世后,毛泽东大病一场,自认为已经沉疴难起的毛曾向周恩来交权,随后又对此感到后悔,急于安排后事的毛非常担心自己活不过周,为此在大病初愈后就开始用心思,设法给周抹黑,并在周治病的问题上做手脚,有意延误治疗,把周往死路上推。这是共产党同室操戈的又一实例。

毛交权让周大小便失禁

据《晚年周恩来》一书记载,林彪事件发生后,周恩来处处小心谨慎,尽量表现出对毛泽东的忠心。但一向相对稳定的毛、周关系开始亮起了红灯。疑心极重的毛对周的猜忌日深,在政治上处心积虑地整治他,使周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他天天想害人,又怕有人要害他,因此拒绝服药。加上参加陈毅追悼会受了风寒,导致病情恶化,由肺炎转成肺心病,全身浮肿,整日昏昏沉沉,出现心力衰竭的现象,曾一度昏厥过去。

书中称:“闻讯赶来的周氏心情紧张到了极点,以至当场大小便失禁,许久下不得车来。”当毛泽东从昏厥中醒来后,作了交权的安排:“毛向周恩来说:‘我不行了,全靠你了’周立刻插话说:‘毛的身体没有大问题,还是要靠主席。’毛摇摇头说:‘不行了,我不行了。我死了以后,事情全由你办。’”

以往毛在考虑他的接班人时从来就没有把周算在内,开始是刘少奇,在刘下面,毛考虑的是林彪和邓小平,一直在他们两人之间搞平衡,先是在党内不断放风,让邓当总书记总揽全局,在反右运动中扮演要角。后来对邓跟着刘少奇跑大为失望,才用了林彪。这次毛泽东在病中突然交权,让周恩来一点精神准备也没有,诚惶诚恐而难以从命。

实际上,江青已经为这件事在政治局会议上反咬了周恩来一口,责问为什么要逼毛泽东交权。为此,周在毛的病情转危为安后,特别郑重其事地让负责警卫毛的张耀嗣带话给毛,说:“等主席精神好一些时,请你向主席报告,我们还是在主席领导下工作。”

毛对周杀人不见血

在毛泽东病重期间,周恩来的精神压力比任何人都大。直到毛泽东被抢救过来以后,周恩来才大大松了一口气,但他知道有一件事情必须马上要做,那就是赶紧表态推掉毛向他交权一事,周实在太了解毛嗜权如命的为人了,如果不立即对这件事作个斩钉截铁的表态的话,今后恐怕就要大祸临头了。

尽管周恩来行事如此小心谨慎,还是在劫难逃,遭到毛泽东越来越大的猜忌。

当毛刚刚在政治上渡过难关(尼克松访华的机会),随即就对他在病中向周恩来交权一事感到后悔。虽说周本人马上就推掉了,但此举毕竟在实际上承认了周作为自己接班人的地位。而且与林彪不同的是,周本人握有实权,掌控着党,政、军日常工作的运转。在这种情况下,万一周在政治上存有异心,将会比林彪更加难以对付。

毛泽东很清楚周恩来的为人,不至于有什么非分之想,但经过林彪事件的重创后,原本就生性猜忌的毛变本加厉,处处疑神疑鬼,总是担心别人怀有二心。这种心情,随着毛发现周在林彪事件后党内外的威望大增而他自己一落千丈时,愈发强烈起来,成为毛的一大块心病。

这年五、六月间,中共召开了有各地党、政、军负责人参加的批林整风汇报会。毛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做文章,在党内高层中当众抹掉曾向周恩来交权这件事。为此,他以总结"党内路线斗争的历史教训"为名,点名让周在大会上现身说法,自揭历史上曾几次犯过路线错误的老底。

据悉,在会议中间,毛泽东单独找周恩来谈话,专门谈了一通“党内路线斗争的教训”,拐弯抹角地示意周在大会上围绕建国前党内六次路线斗争的问题作一发言。江青随后在政治局会议上干脆把话挑明,指明要周联系个人实际,“多讲点历史事实”。

此文,毛泽东软硬椎施,对周恩来进行笼络。实际上,深知伴毛如伴虎的周在林彪事件后,就已经预感到今后他和毛的关系会变得更加微妙难处,因而有一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心情。他很清楚,毛泽东从来没有在政治上真正信任过他,想整他也不是一朝一夕了。虽然几十年下来总算大体上相安无事,但那是因为他长期以来只是党内第三号人物的缘故,从来没有在政治上对毛构成过真正的威胁。

周本人非常清楚。他太了解毛的为人了,刘、林二人分别曾是毛泽东长期以来政治上坚定的盟友,最后尚且遭致杀身之祸,更何况曾在历史上几次反过毛的他了。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周恩来在林彪事件后,暗中为自己的处境提心吊胆,变得疑心很重,处处小心戒备,以至于竟闹出在陪同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前往上海访问途中飞越长江时,不相信专机机长的解释,怀疑自己所乘的飞机正在飞往海外的事情来。

在和毛泽东单独谈话后,周恩来知道他的预感已经成真,毛的猜忌日深,正在用心思来对付他,如果不尽早打消毛的这个念头,事情就会越闹越大。在此之前,他刚刚被确诊为膀胱癌,急需做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不过,为了打消毛泽东对他的疑忌,周还是把手头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一边,专心准备大会上的发言。开始,周恩来只写了一个提纲大要,但是江青一定要他清理思想,具体"联系实际",为此,周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翻箱倒柜,查找资料,整整花了十天的时间,准备发言稿,再一次对当年的历史老账上纲上线,进行自我批判。

据周身边的人说,他写得很辛苦,整日伏在案头,很少起来活动。这期间,他的精神压力很大,既要清算批判自己,又要揣摩上意,忧心劳神,每天连胡子也不刮了,饭也吃的很少,最后写得脸都浮肿了,两腿肿到膝盖以上,连鞋子都穿不下了。

毛的意图就是让周恩来当众自揭历史老底,并不大在乎具体写的如何。在得到毛的同意后,周连续用了三个晚上在中央批林整风汇报会上作了题为《对我们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六次路线斗争的个人认识》的长篇发言。

当然,周恩来非常清楚光是检讨历史老账是过不了关的,还必须说出毛泽东真正想听的话来,那就是他不配作为毛的接班人。为此,周专门在发言末尾当众声明:“我觉得由我来谈谈前六次路线斗争,更着重说说对我自己犯过的路线错误的个人认识,确有其必要性和现实性。”“我一直而且永远自认为,不能掌舵,只能当助手。”

……

周是在一九七二年五月间被确诊为“膀胱移行上皮细胞癌”,按照中共党内保健制度的规定,凡是政治局委员以上领导人的治病方案,必须经由毛泽东批准后才能实施。然而,毛的表态却令人感到十分蹊跷,他通过汪东兴向负责周恩来保健的医疗专家们传达了四条指示:第一要保密,不要告诉总理和邓大姐;第二、不要检查;第三、不要开刀;第四、要加强护理和营养。

这样一来,对周的治疗工作便拖延下来。由于这件事涉及到毛为人品质中最恶的一面,明摆着把周推上死路,时至今日仍然三藏其口。大陆官方更是讳莫如深,唯恐这种杀人不见血的事情揭露出来……

但在毛看来,这件事已经初步达到了目的,从中央到地方的党、政、军领导干部都知道了周在历史上反对他的老底,是个路线错误的屡犯。而且周本人眼下也已经得了癌症,不打自倒,因此不必在政治上再大动干戈了,只须在他治病的问题上做点文章就可以了。

……
    来源: 网络 责编: Hai

    上一篇: 蒋介石早年为何要求自己“寡欲”?

    下一篇: 【三国故事】贤明智慧的阮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