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陷阱与朱允炆的“精分”
2017-09-14

 

/文昭

 

明朝前期的靖难之役中,建文帝朱允炆因为削藩的事情和他的叔父朱棣闹翻了。就是后来的明成祖。遗憾的是明惠帝,也就是朱允炆陷入了“精分”(精神分裂)状态,他多次和他的将领讲,勿使朕有杀叔之名。就是不要让我背负上有杀害叔父的罪名。燕王朱棣是他的叔父嘛。
 
好嘛,这句话被他的叔父朱棣知道以后,可成了他的护身符了。多次两军对垒,对朱棣这边战局不利的时候,朱棣就带头冲锋陷阵。中央军一看,皇上吩咐了不能伤害他的叔父嘛,所以纷纷避让,然后燕王这边就军心大震,扭转战局,多次燕军要撤退的时候,朱棣就亲自垫后。还故意把大旗竖起来,让敌人看清楚,本王在这儿呢。中央军一看又没折了。不能够伤害燕王,回去以后,皇上跟我翻脸,跟我秋后算帐怎么办呢,又逡巡不敢进,所以多次战局不利,燕军也能够安全撤退。
 
你说建文帝削藩,就是削夺这些藩王的权利和不背负杀叔之名,这两个目标矛盾吗?那你要看什么时候,如果要是和平解决,当然不矛盾。但是你发展到兵戎相见,决生死于战场的时候,它当然就有矛盾。你建文帝要平息叛乱结束战争,最低成本的做法是什么?今天地球人都知道,四个字,斩首行动嘛。你把对方的统率一击毙,这事儿就完了。本来由于削藩引起的战争就是你皇家内部的事儿,燕王朱棣一死,它也不干别人的事儿,别人也没有理由再扛旗造反。这个事儿就算完了嘛。可是你看这会儿建文帝就拧上劲儿了。不行,我既要平息叛乱,又不能背负杀叔之名。这就要维持两个互相矛盾的目标了。那人家一线打仗的将领就难办了。
[s] [/s]
我猜建文帝是有负罪感,他当初逼死了他一个叔父湘王朱柏,他不想再制造同样的悲剧。你说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有内疚感,有羞耻心,有人情味儿,他不是个坏事。可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他就成了“精分”(精神分裂)了,他就是想同时维持两个互相矛盾的目标。结果就是降低了几方的军事效率和执行力。而燕王朱棣这一方,他就完全不受这个问题的纠结,他从动机,行动,到效果他是连贯一致的。
 
当然我不能说这是造成朱允炆失败的唯一原因,但是“精分”这种事情他一定是一个重要原因。
 
好啦,今天的故事大体讲完了。那我们能够从中学到什么呢。那当然就是不要“精分”嘛。动机,行动,效果最好是要连贯一致。那放到今天这个国际政治的环境里面来说,对朝鲜不能再管什么颠不颠覆朝鲜政权的事,那就得怎么打赢怎么来。对吧。你的动机和行动必须是连贯一致的。
 
再有呢,习近平所追求的,所谓依法治国,和坚持党的领导,这也是我所说的那种“精分”的状态。想同时维持两个互相矛盾的目标。有依法制国,必然弱化党的领导。你要强化党的领导则无法依法治国。这两件事情是不能并立的。有人可能会说,它为啥就一定矛盾,一定“精分”呢。共产党搞依法治国,它能不能象秦朝的法家政治那样,既巩固君主的权威,又把社会治理的井井有条,在很大范围内能够实现社会公正。
 
我说不可能,因为你不理解近代的政党专制和古代君主专制的区别。秦朝法家所讲的法治,他是只有一人居于法律之上,那就是王,就是君主。因为君主一人,他无法管理众多琐碎的事务,因此他要建立一套严明的制度。让下属臣僚之间,互相牵制监督。君主他居于自己的立场,他也不能随意的干涉制度的运行,包括法律的实施,因为他一旦无节制的介入,造成整个制度体系被破坏的话,那么他就得一个人把别人的工全都给打了。其时于他也不利。所以他只能在关键时刻介入。绝大部分时间让这个制度自发的运行。这是古代法家所讲的治术,治国之术。
 
而共产党专制情况则是截然不同的。你说他是总书记一人居于法律之上,操生杀之权吗。其实不是。你说是政治局常委会七个人,居于法律之上,他们一起操生杀之权吗,也不是。你说你是政治局25个人居于法律之上吗,也不是。什么情况呢,他是整个一个党居于法律之上。以前君主专制他只有一个王,他可以干预法律的实施。现在是每一层级都有一个王,都在干扰法律的实施。你象中央还有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这一层。每一个省有省委书记,省政法委书记,他来管司法,他算一省之王。市一级呢,有市委书记,市政法委书记,他来干预司法,算一市之王,所以等而下之,相当于每一层级都有自己的小王。当然这王,不是说他就能够做一切事情。我是指相对于司法独立,能够干预司法这个角度来讲。每一个层级,都有那么一批人凌驾于法律之上。而每一个层级的书记们都有自己独立的利益诉求,那它每一级都在干扰司法,那么法律的内在连贯一致性就会荡然无存。
 
所以你看类似事情的案件,广西省可以这么判,山东省可以另一个判法。北京可以这么判,广州可以是另一个判法。没有内在的连贯一致性。那么司法公正从何谈起。你要依法治国,就必然弱化各级党的领导,让他们没有能力去左右自己所处的这一层级的司法。所以你真要依法治国啊,第一步,树立法律的权威。客观要求就得取消各级政法委。能做到这一点,算真改良。其实当年胡赵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思路也就是这样。依法治国和加强党的领导,二者不可并立。你要同时维持两个互相矛盾的目标,就会陷入“精分”状态。这就是当今的陷阱,所以我姑且把它称之为习近平陷阱吧。
 
你说习近平在提出依法治国的时候,他有没有想到过,就是依法治国和加强党的领导终究会发生冲突,这个处境。那你有没有想到这个处境,有没有一开始就有这个决心把目标贯彻到底呢。当依法治国和坚持党的领导发生冲突的时候,你能不能不纠结呢。志虑单一者胜,“精分”者败。这就是我今天最后想要说的话。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有格”开路  脸书或进上海

    下一篇: 中国军报:士兵戴耳机听音乐搞砸演习